第七百四十章 我要做伊尹霍光!沒錯,我們也想讓您做!

    “卿等何必如此苦苦相逼,孤只願為伊尹、霍光,如何卿等不肯相助孤效仿先賢,成就一番美名?”

    正所謂“黨外無黨,帝王思想。黨內無派,千奇百怪。”和任何一個政治軍事團體一樣,南粵軍內部也是不可免俗的存在著五花八門的山頭和派系、小圈子。

    按照所謂的從龍資歷來劃分,有所謂的守備府派,大多成員就是當年守備府的老人,以當初李守漢的兩個小跟班,許還山、左天鵬以及章呈、、章玉田父子,謝應龍等人為主,隱隱然奉大太太鹽梅兒為精神領袖。然後就是所謂的蠻子派,以最早投效歸順的苗人、克欽人、撢人、佤人為主,隱隱然奉王寶為首領。然後便是所謂的江南派。大多數是靈江以南的漢人和安南人等組成,很奇特的是,他們的精神領袖,居然是葉琪。大概是這位追潮葉相公當年最先突破靈江防線,並且制定了日麗三原則的緣故。

    更有陸陸續續到來的以閩粵等處移民為主體的內地派,以鄭芝龍海商集團為主的福建派等等。

    這是按照加入南粵軍在李守漢麾下資歷早晚來劃分的。除了這個標準之外,還有按照地域籍貫、族群、宗教信仰等等的。但是,最為可怕的是,在對于中原政權的態度上,也有截然不同的兩大派系。一個便是南中本土派。這些人,要麼是南中土著,要麼是一生下來便在南中生活,對于中原祖宗故地沒有什麼太深厚的感情。在他們眼里看來,中原,只不過是一塊戰亂頻仍,災害不斷,政府管理無能的土地。對于南中來說,頂多就是一塊可以提供源源不斷的勞動力、提供原材料和商品市場的土地。能拿到手自然再好不過,拿不下來,也可以繼續通過貿易手段來獲得自己需要的利益。這些人的代表人物和精神領袖,就是已經在戰場上不幸陣亡了的大公子李華宇。而與他們態度涇渭分明的,便是所謂的中原派。他們認為,南中雖然眼下強盛,但是根子卻是仍舊在中原。而且,主公的官職名義以及合法地位,都來自于中原大明王朝的冊封。自開天地以來,不論地方政權如何強大,如果不能得到中原王朝的承認和冊封,那都是不能說你具有合法性的,自然,生命力也不會長久。

    如果不趁著眼下大明朝廷國運衰微,氣數將盡的上好時機,一舉拿下中原,讓主公做了中原的皇帝,只怕大家的子孫就要面對著中原王朝的巨大壓力了。

    在擁戴李守漢做皇帝,進而奪取中原的這個問題上,南中派和中原派取得了驚人的一致意見。

    眼下,甲乙丙三個方略便擺在了李守漢的面前。這份新版的萬民折上,密密麻麻的滿是簽名和手印,看得李守漢眼前直冒金星。但是在別人眼中,這份萬民折上的簽名和手印,無疑就是擁戴主公做皇帝的投名狀,子孫世世代代食用不盡的資本。“看看老胡家,人家現在是什麼成色?!不就是當年最早向主公表了忠心,最先投順的嘛!從來都是從龍要趁早!”

    甲案,便是南中派和中原派最願意看到的結果。要求李守漢立刻便昭告天下,祭祀天地祖宗,正式宣布自己是腳下這塊大地的唯一合法統治者,是上天選定的“總理山河社稷之人。”至于說什麼明朝殘余,滿清韃虜,根本就不在話下,只要主公登基稱帝,這些人識時務的早點歸順,以保全項上人頭和榮華富貴,不識相的,只管負隅頑抗。等候天兵一到,立刻便是如湯潑雪的局面!

    這個方案,看得李守漢心驚肉跳,搖頭不已。“荒唐!太荒唐了。”

    而所謂的丙案,則又是另一個極端。收兵撤退,從上海、寧波這些地方撤回。以五嶺、仙霞嶺等處山脈為防線,閉門自守。“咱們在咱們自己的地方過好自己的日子就是了!管他中原誰做皇帝!”

    這樣的極端,也是李守漢所不能接受的。

    “如果孤哪個方案都不選呢?!”李守漢也有些慍怒了。他將丙案丟到了一旁,看著站在面前的李華梅、李華寶、張小虎、李沛霖等子女文武。

    “主公,要是那樣的話,我們也無話可說。只能說是向主公告罪,交出官職,解甲歸田,到南中鄉下種田去。以後,南粵軍的事情便任憑主公自己來搞。臣等絕不多說一句話。”張小虎的匪性也上來了。這個人幾十歲的年紀了,但是,姜桂之性老而彌堅。說起話來仍舊是火藥味兒十足。這就是擺明了車馬,跟李守漢攤牌了。“要麼,您在我們提出的方案里選一個,作為咱們南粵軍以後的戰略方向。要麼,我們大家伙都不干了,各自回家抱孩子去。以後南粵軍就隨著您隨便的去折騰,我們大家伙不管了!”

    見這君臣二人之間氣氛驟然緊張,李沛霖急忙出來打圓場。“張大人,切莫過于操切,讓主公把這幾份文書都看完再說。主公,這些都是南中軍民百姓的民意所向,張大人雖然粗魯了一些,但是,卻是一顆赤子之心。”嘴里為二人打著圓場,手里將標注著“乙案”的文書遞到了李守漢的面前。

    無可奈何之下,李守漢只得打開來繼續看。

    這份文書,倒是能夠勉強的讓李守漢看下去了!它所提出來的操作步驟,勉強的能夠讓李守漢接受了。

    “不尚虛名,追求實務。得寸進寸,得尺進尺。”這是李守漢給乙案的評價。

    “二丫,時候也不早了。是吃午飯的辰光了。今天這麼多人來看本王,你作為我李家的長女,自然有招呼客人留下來吃飯的道理。這樣,你先去陪幾位叔伯吃午飯,飯後,咱們再行商議這個事。”李守漢搖了搖手中的文案,吩咐李華梅帶著幾個弟弟們去招呼大家吃午飯。

    這餐午飯,自然是杯盤羅列,五味雜陳。雖然現在形勢對南粵軍來說不是很有利,但是這些南粵軍的代表人物們卻是對他們的統帥和領袖充滿信心。“沒啥!當初咱們面對的哪個敵人不都是氣勢洶洶的,不都看上去比咱們都強大?結果呢?眼下上哪里去找他們?也就是能夠在礦山、林場的亂葬崗上能夠找到他們了!”

    數十張八仙桌排列的整整齊齊,各界代表們落座開始享用這頓午飯。只可惜,因為下午還要繼續向李守漢陳情,所以,在李家兄弟的安排下,所有人都只能是悶頭吃飯,絕對不敢喝酒。倒是冰鎮的南海仙露,大家可以隨便的喝。

    “我說兩位李先生,你們說,主公這到底葫蘆里賣的什麼藥?咱們這個事,有幾分數?”同李沛霖李沛霆兄弟坐在一處的張小虎,兩手並用的同一塊肥大的花糕也似水牛肉做著斗爭,嘴里塞滿了牛肉,口中含糊不清的發問。

    “照我看,主公其實內心是千肯萬肯的。不然,他也不會說出要做伊尹、霍光這樣的話來。”李沛霆端起碗來喝了一口湯,滾燙的湯汁讓他嘴里不住的唏噓著,放下了湯碗,用湯匙攪動著,眼楮卻只管看著湯匙在湯碗里攪動風雲。

    “這話怎麼說?!伊尹霍光?那不都是史上的大賢臣嗎?輔佐皇帝中興的人物。這如何是說主公肯听咱們的話了?”張小虎眼楮里滿是迷茫,倒是坐在他下首陪同的李華梅眉開眼笑的給他夾了一筷子菜,“師傅,早就說讓你好好的讀讀書,不要自己的住處除了海圖、火炮手冊之外就是賬本和商號的章程。您看,這二舅舅都已經說得這麼明白了,您還不明白?!”

    “怎麼了?我窩里都是海圖和火炮手冊還有賬本怎麼了?你師傅我就是喜好這海,還有船和火炮,然後,用咱們的船和炮去賺錢。”張小虎面對著徒弟的戲謔,不但不曾有半點惱怒,反而頗有幾分歡喜。本來嘛!他一個海盜世家子弟,做夢也不曾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能麾下擁有數萬水兵,船炮無數,縱橫海上數萬里。至于說錢財,在眼下的張小虎看來,也就是一個數字了。他已經和殷雷商鋒私下里商量好了,準備此事有了眉目之後,便正式向總督許還山上個文書,在殷商之地購買幾處天然良港,建設屬于自己的港口,進而開通航線和商路。“我老張家的子孫是靠海吃飯為生的,但也不絕僅僅是在海上打劫的!”

    “張統領。大小姐所說的,是你不關心你專業領域之外的東西。自古凡是在某個行當里做到頂兒尖兒地步的人無不都是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你就是將海洋作為你人生最大樂趣的。”李沛霖很好的捧張小虎一下,但卻也是實話實說。

    “哎!還是李大先生說得對!咱小六子,這輩子最喜歡的就是這片海。大先生,方才二先生說伊尹霍光,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李沛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熱茶,在嘴里漱漱口,將茶水和食物一同咽下。這才緩緩的為張小虎介紹這個典故。

    “世人都說伊尹霍光二人是輔政賢臣,與周公並列。殊不知,此輩卻是盛名之下其實難副。咱們便先說說這伊尹。竹書記年里記載,伊尹廢太甲自立,然後太甲逃出後刺殺伊尹復位。而霍光則是輔政後,將劉弗陵玩弄于鼓掌之上各種篡權,之後又弄死劉弗陵廢掉劉賀立劉洵,劉洵常年戰戰兢兢朝不保夕。最後劉洵隱忍多年發動,誅霍光三族。至于說周公,想來都听說周公恐懼流言的典故,但是,如果沒有那些專權架空皇帝的事實,又怎麼有謠言的基礎?你如果當真是像各種文藝作品當中塑造的謙謙君子,沒做虧心事,怕什麼鬼敲門?”

    “正是如此!你屁股下面沒有爛賬,用得著徒子徒孫們給你各種的涂脂抹粉嗎?”李沛霖的話,深入淺出,言簡意賅,頓時讓張小虎听得明明白白的。不由得拍著大腿大聲稱贊。

    “咱們所上的乙案當中,便是以這個方略為藍本進行的。先尋覓一個大明宗室,奏請鄒太後允許,立他為大明皇帝,仿照當年正統皇帝先例,遙尊弘光天子為太上皇。然後,事權集于主公一身。絕不可再有南京之時的各種亂象。便是內閣首輔,也要在主公帳下听用,以主公鈞旨為先!”

    “然後,咱們再行出兵反攻,只要拿下來了杭州、南京,主公的威望便會無人可以比擬。到那個時候,咱們或是勸進,或是讓咱們擁立的這個皇帝禪讓,那不是簡單得很?”

    “我懂了!我懂了!甲案是一步到位。而乙案,則是要分了幾步走,每一步都走得極其穩定!”張小虎這會算是徹底明白了。

    不但張小虎明白了,所有的南粵軍各界代表們都明白了這個套路的奧秘所在。當即,吃飽喝足之後,稍稍休憩了片刻,便繼續上午的行為。

    這一次,情形的進展讓李守漢和李沛霖李沛霆兄弟都大跌眼鏡。在張小虎的帶領下,先是水師的將領們跪地大聲疾呼︰“我等願意追隨主公,輔佐主公成就伊尹霍光事業!”

    “我等願意追隨主公,輔佐主公成就伊尹霍光事業!”

    “我等願意追隨主公,輔佐主公成就伊尹霍光事業!”

    緊接著,便是各營各鎮的陸軍,各界的代表,便是若水道長和幾個出家人的隊伍,也是跪地高呼,以各自宗教的手勢禮節來表示自己的態度。

    原本,李守漢在看了乙案之後,也準備勉為其難的接受部下的條件,出來充當這個輔政元戎。可是,沒想到的事,一頓午飯的功夫,面前的這些上午還氣勢洶洶逼宮的部下們,居然態度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擁戴他成就伊尹霍光的偉業?

    他卻沒有想到,他心中的伊尹霍光是修改後的P圖版本,同熟讀史書,學得就是帝王之術的李家兄弟心中所知的那幾位,完全是兩個人。也算是同一個人物,各自的表述了。

    于是,事情就在兩下里的各懷鬼胎懵懂著向前進行。

    不料,卻突然發生了一個誰也沒有想到的意外,也是一個令人驚喜萬分的小插曲。

    正當李守漢接過萬民折,準備宣布,按照萬民折所提出的乙案,在大明宗室親王當中選擇一位英明賢能的人物出來,作為大明朝廷的合法統治者,來領導大家興復明室江山,驅逐韃虜于關外的時候,天後宮外面卻是一陣喧囂。人群外,似乎有人急匆匆的想沖進來。

    “什麼人,膽敢在這里滋擾?!來人!”

    幾位南粵軍的高層人物,不約而同的發出了同樣的聲音,在天後宮外執勤警戒的南粵軍兵丁向著人群中那一處焦點紛紛奔跑過去。

    片刻之後,一個聲音在人群外面高聲響起︰“臣,琉球王世子尚賢,奉父命求見爵帥大將軍!下國小邦,受鄙國數十萬軍民所請;有一事還請大將軍俯允!”

    琉球又出了什麼事?幾乎所有的南粵軍高層們腦海里登時都冒出了這麼一個念頭。琉球,在南粵軍打造的航海體系鏈條和商貿系統中,扮演著一個十分重要的中轉站、補給站、倉庫的角色。當真這里有事。對于南粵軍來說,可謂是牽一發而動全身。

    “莫非,是倭國的那些矮子們知道我們要在中原打大仗,一時無暇東顧,趁機又對琉球打起了什麼主意?亦或是泰西哪個國家打算切斷我們往殷商之地的航線,先對琉球下手?”

    看著人群波開浪裂般自動分開一條道路,讓風塵僕僕的琉球國使團一行人小跑著走過來,李守漢心里也不由得有些打鼓。但是,他旋即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倭國那些矮子動手?只怕德川家的將軍或者別的大名剛剛集結兵馬,立刻就被自己的家臣或者是鄰居給舉報了。沒辦法,誰讓眼下的東瀛三島是歷史上日子過得最好的時代?只要你有貿易資格,只要你有南中老爺們需要的貨色,什麼,沒有貨色?那人口你的封藩之地總有吧?把合適的人口男的送去南中做勞工,女的,想辦法送去嫁人。然後什麼大米、通寶、布匹、絲綢,就會水一樣的流價過來。只有哪個昏了頭的家伙,才會拿著眼下的好日子去博取看不見摸不著的幻象。當然,要是有這樣的傻子,大家也不介意用他的人頭,在南中老爺們面前給自己掙點好處回來!

    便在李守漢腦子里電光火石的分析著琉球到底遇到了什麼事,會讓世子如此緊急的到自己這里來申訴的時候,琉球王世子尚賢,已經被人簇擁著來到了李守漢面前。

    “嗯?”李守漢立刻否決了自己的看法。眼前的尚賢,還有琉球使團的人們,雖然一個個都是面有風塵之色,看得出,舟船勞頓讓他們很是疲勞。但是,精神面貌卻是喜氣洋洋的。而且,每個人都是身著全套的冠冕袍服,絕對是應對萬分莊重神聖的場合禮儀。

    再想想今天自己遭遇的這個事,李守漢不由得暗叫一聲,“苦也!莫非這尚家也是來勸進的?!”

    “臣,琉球王世子尚賢,奉父命面見大將軍,謹代琉球數十萬軍民跪陳,懇請大將軍允許琉球去國號,內附南中!”

    尚賢手里捧著地圖和土跪倒在李守漢面前,音調高昂,鏗鏘有力的說出了這一番話,頓時令全場歡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