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6章 你配不上我兒子

    第二天一早。

    餐廳。

    趙小寧看著正在吃早餐的趙一盈,隨口道︰“盈盈,我听說你談男朋友了是吧?要不中午或者晚上把他帶回家讓爺爺看看?”

    “奶奶,你為什麼把這件事告訴他?你不是答應我誰也不說嗎?”趙一盈略顯不滿的看著林菲菲。

    林菲菲微笑著道︰“你這孩子,這有什麼好隱瞞的?再者說你爺爺又不是外人。”

    “我吃飽了!”

    趙一盈放下手中的碗筷,然後騎著電動車離開了別墅,很明顯她生了林菲菲的氣。

    “這丫頭!”林菲菲笑著搖搖頭,顯然有點拿她沒有辦法。

    吃過飯後林菲菲也回公司了,這已經成為了她的日常習慣,哪怕趙小寧回來她也不想整天膩歪在一起,這會讓彼此都感覺到疲累。

    “爺爺,您自己玩吧,我走了!”趙一天叼著煙,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

    趙小寧白了他一眼︰“你干什麼去?”

    “嘿嘿,我花錢拍了幾部電影,想去劇組看看。”趙一天訕訕一笑,對于趙小寧他並無任何隱瞞,因為他知道根本就瞞不住他,只要他想知道,這地球上就沒他不知道的事情。

    趙小寧道︰“你投資的戲應該不少吧?”

    趙一天想了想︰“前前後後加起來差不多有二十多部了吧!咋了?”

    “投資了這麼多戲難道就沒有賺錢?”趙小寧似笑非笑的看著他,他必須得想方設法在這個孫子身上弄點錢,否則如何給穆千柳她們幾個買車?

    趙一天愣了下道︰“爺爺,我是花錢找人拍了幾部電影,和投資拍電影是截然不同的,我是在花錢,並非投資,又怎麼會賺錢?”

    趙小寧皺眉︰“恩?”

    趙一天嘿嘿一笑︰“那啥,我就是喜歡女明星,也沒啥特殊的愛好,就算賺了錢也都是給她們,我真沒錢!”

    “滾!”趙小寧沒好氣的喝了一聲,顯然沒想到這家伙如此敗家。

    趙一天哈哈一笑,然後離開了別墅,此時偌大的別墅里也只剩下趙小寧一個人,雖說趙小寧很不喜歡趙一天如此敗家,可換位思考,讓他敗家遠比讓他像當年那樣辛苦賺錢要好得多吧?

    好吧!

    他現在也得想法賺錢給穆千柳她們買車。

    趙小寧嘆了口氣,而後隔空一抓,幾片綠葉出現在他面前,然後化成了翠綠色的丹藥,其實他這是在售虛假偽劣產品,因為樹葉變成的丹藥根本就沒有任何卵用,不過服用這種丹藥可以變成元嬰期境界的修真者,他一共煉制了五枚丹藥,一枚一億應該會有人購買吧?

    時間轉眼到了三天後。

    夜幕降臨,趙小寧帶著趙一天和趙一盈離開別墅,出現在了城西的鳳凰山莊附近,鳳凰山莊前身是一座土坡,是的,萬物復甦之後據說有一只金鳳凰落在這里,然後被人花重金買了下來,將這里建造成了一個山莊。

    可能是鳳凰降落過的緣故,自打鳳凰山莊開業以來就受到了很多權貴的青睞,普通人壓根就沒有資格來這里。

    “爺爺,你帶我們來這里做什麼?”趙一天不解的問,對于這鳳凰山莊屬實有種不屑一顧的感覺,莫說鳳凰山莊,他甚至還吃過鳳凰肉。

    趙小寧︰“自打回來之後還沒好好逛逛這縣城,今日踫巧你們兄妹有空,就陪我這個老人逛一逛,讓我也享受下天倫之樂吧!”

    “我以為你只喜歡女人。”趙一盈撇了撇嘴,這丫頭一般的時候不和趙小寧搭話,每次搭話都會懟的他想要吐血。

    趙小寧苦笑一聲︰“盈盈,你還小,不懂得什麼叫做感情!”

    “對,你個小丫頭狗屁不懂。”趙一天道︰“雖然在你心中男人應該一心一意對待一個女人,可是對于我們男人不同,大多數男人都花心,尤其是優秀的男人,他們會得到無數女子的仰慕,可能有些人會拒絕她們的青睞,但是像咱爺爺這種擁有仁愛之心的男人又怎會舍得傷害她們?是的,爺爺寧可當你眼中的負心漢也絕對不會傷害她們,我說的對吧爺爺?”說到這遞給趙小寧一個你懂得眼神。

    趙小寧微微點頭︰“我雖然不敢說自己是聖人,但是在感情方面我卻從未欺騙過任何一個人,所有人都知道我有很多女人,這是我事先告訴過她們的,試想一下,她們連我擁有很多女人都能接受我?我為何不能接受她們?我知道你怪我濫情,其實有時候我也怪自己,可又能怎樣?誰讓爺爺這麼優秀?”

    趙一盈愣了下,而後慢吞吞的說道︰“你真的很不要臉!”

    “吱!”

    而在此時,一陣急剎車的聲音驀然響起,就見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停在了趙小寧爺孫三人面前,車窗降下,露出一個年輕男子的面孔,只听他大喝一聲︰“你們是不是活膩了?沒看到有車過來嗎?趕緊滾蛋!”

    “敢在小爺面前耀武揚威,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趙一天可是三界之中最大的紈褲,怎能容忍別人騎在他頭上放肆。

    “飛哥?”

    趙一盈看到了駕車的男子,眼中露出驚喜之色︰“你怎麼在這里?”

    于飛愣了下,沒想到會在這里遇見趙一盈,反應過來後不耐煩的說道︰“我在這里和你有什麼關系?”

    刷!

    趙一盈臉上頓時變得毫無血色,她萬萬也沒想到于飛會說出這種話來,更沒想到他的態度會惡劣到這種程度,這讓她感覺心髒像是被人用刀子劃開一樣,有種近乎窒息的疼痛。

    此時趙一天視乎也明白趙小寧為何帶他們來這里了,有情況啊!

    “你就是趙一盈吧?”

    車門打開,一個劍眉星目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此人正是于飛的父親于敏杰,也是一位元嬰期中期的修真者,這身修為在縣城中固然強大,可在趙家人眼中甚至還不如螻蟻。

    未等趙一盈出聲,就听于敏杰道︰“我听小飛說起過你的事情,雖然你喜歡他,但我希望你不要在騷擾他,因為你壓根就配不上我兒子,言盡于此,好自為之吧!”說到這消失在原地。

    于飛滿臉厭惡的看了趙一盈一眼︰“听到了嗎?以後別來騷擾我。”說著駕駛著汽車絕塵而去,只留下趙一盈滿臉蒼白的站在那里。

    趙小寧和趙一天並未出聲勸解,只是靜靜的站在那里,片刻後,趙一盈的表情歸于平淡,眼中更是閃過一抹精光︰“爺爺,我要變強,我要讓他後悔!”

    趙小寧隔空一指,趙一盈頓時擁有了聖人境界的修為,而後微微一笑︰“要不咱們也去這鳳凰山莊瞧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