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4章 驚嘆

    一旁的錢範看著自己兒子的神色,心頭不由有些疑惑,他本意是想要讓自己兒子,認清現實,知道莊弈辰的險惡用心,但是如今看到自己兒子如此振奮的神色,反而有些

    擔憂。

    該不會自己兒子知道自己被信任的朋友所欺騙,如今承受不住打擊,反而精神錯亂了吧!

    他心中暗自憂慮,若是自己好生培養的兒子,遭到這樣的打擊,自己說什麼也絕對不能夠讓女兒嫁入草堂,這害了自己兒子,還想坑走自己的女兒,絕對是門都沒有!

    錢範暗自擔憂,看著自己的兒子不由暗自發愁。

    只是在錢玉的身上,此刻竟然多了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力量波動,周圍的天地靈氣,在這個時候,竟然在不斷的向著自己兒子匯聚而來,也是讓錢範有些目瞪口呆。“不可能的,他說他與商峰傳承有緣,所以才如此之快的感悟了商峰傳承,可是他從頭到尾只是釋放出了神識,加起來還不過一刻鐘,怎麼可能這麼快,就算是吹牛也有個

    限度,我不信!”錢範喃喃自語,神色之中,帶著幾分難以置信的神情。

    沒有任何波瀾,就領悟出了商峰傳承,錢範怎麼也不相信。只是看著自己兒子身上,那逐漸變得濃郁起來的商道氣息,錢範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對方出現的那麼巧,而唯一有的可能性,也只能夠是因為那玉佩上,莊弈辰所

    說的傳承。

    原本所預料的自己兒子憤恨的怒罵一聲,“莊弈辰欺我!”的話語沒有出現,反而是對方開始了感悟,這樣的結果,實在是讓錢範心中也是忍不住為之一動。

    總不能是自己兒子被莊弈辰所欺騙,氣糊涂了,然後突然之間,大有所悟,然後商道突飛猛進。

    拋開所有不可能,那麼剩下的即便在難以置信,那麼也必然是真正的答案。

    傳承,終究是星辰學院各峰峰主心中最為迫切的希望。

    只是習慣害人。

    先前劍峰,書峰動靜多大,這也讓錢範覺得自己商峰傳承,必然要鬧出極大的動靜,憑什麼我商峰就這般悄無聲息。

    難道傳承還有分出現的波動差距?

    你們其他峰就比我商峰要來的強?

    憑什麼我商峰沒有動靜!

    錢範心中極為不服。當然若是莊弈辰按照正規的方式,去感悟商峰傳承,或許引得商峰共鳴,傳承出現,或許能夠鬧出極大的動靜,可是莊弈辰自己本就沒有感悟,只是將所獲得商峰傳承交

    出來,沒有動靜,那可是自然。

    錢範最終還是決定,看一看這個玉佩里,莊弈辰所留下來的傳承,只是這個時候,錢玉忽然發出一聲厲嘯。

    而隨著這聲厲嘯一出,只見銅柱之上,頓時綻放出光芒。

    只見那同住上,所有的商文,這個時候,不斷的閃爍著耀眼的光芒,與銅柱上的光華,遙相呼應,讓人睜不開雙眼。

    那原本正在默默感悟的秦扶甦與司馬師,皆是被這個震動所驚醒,反倒是謝安不為所動,反而整個人如同老僧入定,沒有任何聲息。

    頓悟!錢範好歹也是一峰之主,眼見謝安的狀態,心中不由生出幾分羨慕,若是讓他知道就在先前不久,對方就在音峰听雨亭里頓悟的話,他恐怕要破口大罵,這草堂里面各個

    都是妖孽!

    如今他已經確定了,這個玉佩之中,確實有著傳承,否則的話,也絕對說不通自己的兒子,突然之間天賦資質暴增,唯有傳承可以解釋這個事情。

    只不過錢範如今知道先前自己一系列猜測,都只不過是自己的臆想,神情不免顯得有些羞惱。

    還好自己先前沒有說什麼怪話,不然的話,這張老臉往哪里放。

    草堂弟子果然不愧是草堂弟子。

    這草堂之名一出,盡是妖孽之輩。

    就算是片刻之後,要讓他相信這莊弈辰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就已經感悟好了自己商峰,數代人都感悟不出來的傳承,他恐怕是打死也不會相信。

    如今一切都是真的,也不由讓他感慨起來。

    不過旋即他就開心起來,莊弈辰是自己兒子的好朋友,不,是好兄弟!

    自己的女兒嫁給草堂的六先生,自己將要與草堂成為親家,這樣一來,自己商峰日後,必然是成就不可限量。

    這次機緣,就讓自己撞上了,如此一來,自己當真是好福氣。

    羨慕的看著自己兒子正在感悟,錢範越發的開心起來,女兒有了好歸宿,商峰有了傳承,兒子修為大進,自己成為了最大贏家。

    這筆原本以為大虧的買賣,總算是大賺了一場。

    當真是讓人愉快至極!秦扶甦與司馬師看著錢玉的變化,不由感到驚訝,只是他們也是發現了不見的莊弈辰,心中不解,先前他們感悟的時候,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莊弈辰知難而退,直

    接無顏離開了這里?

    “恭喜峰主,令郎此番竟然有如此際遇!”秦扶甦與司馬師同時恭喜錢範。

    只見錢範一臉高深莫測的神色,︰“只是略有所得,當不得兩位太子恭喜。”

    秦扶甦與司馬師兩人也不過客氣一番,倒是並不在意錢玉,只听司馬師開口,“那草堂十三先生如今何在?”

    “已經走了。”錢範不由說道。“可是因為感悟不出商峰的傳承,所以自知不敵,故而離開?”司馬師一听,臉上頓時浮現出喜色,莊弈辰的妖孽,他自然早有耳聞,他與秦扶甦原本還惴惴不安,倒是沒

    有想到,對方會這麼快灰溜溜的走了。

    至于說,莊弈辰領悟出傳承?

    那怎麼可能,對方來到這里,都沒有商道感悟,怎麼領悟商道傳承?

    原來這小子也不過是想來踫踫運氣,只不過他對于自己太過自信了,如今看來倒是顯得有些不自量力了!

    秦扶甦與司馬師對視一眼,心中如此想到。錢範聞言,臉色頓時變得無比古怪的看著兩大強國的太子殿下,心中不由一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