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戰甲的防御力



    當然,作為實戰派來說,葉英凡更關心的還是戰甲的作用,光是好看不行,中看不中用那不就是擺設一樣嗎。

    不過他也不太擔心戰甲會讓人失望,畢竟有之前的戰靴和護膝作為參照,想來就算是再怎麼差勁,也不會差到哪里去。

    想到此處,葉英凡穿著戰甲,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客廳內所有人都呆住了,這特麼是要拍戲嗎?

    “這就是昨晚上,你在夏家挖出來的東西?”黃思雨眼前一亮,率先發問道。

    “是的,曉楠和趙兄跟我出來,幫我試驗一下這戰甲的威力。”葉英凡招招手,率先走到了院子當中。

    趙曉楠和趙九江對視一眼,兩人跟隨著一起走了出去,順帶也叫上了方欣和黃思雨。

    觀摩高手作戰,總歸是有所幫助的,雖然不能直接提升實力,但開闊眼界總是可以的。

    另外,還可以對之後的戰斗思路,以形成自己獨有的作戰風格。

    而要說葉英凡穿上戰甲是什麼感受,其實還真沒有太明顯的感受,跟戰靴和護膝一樣,像是完全沒有重量一樣。

    至于測試的方法,其實也十分簡單,以實戰切磋的方式,試驗一下抗擊打性就可以了。

    畢竟這玩意兒也不是科幻電影里面的鎧甲,還能變個身,後背出現噴射器飛天那樣,試驗起來也相對容易一些。

    當然了,那胸前光滑卻並不反光的護心鏡,葉英凡還是期待它能有別的作用的。

    好歹也是單獨的一個零件,要是沒有點特殊用途的話,直接跟戰甲做成一體的不好麼?

    不過這也只是葉英凡的一個猜想,具體有沒有特殊作用,還要經過試驗之後才能下定論。

    “你們兩個一起來吧。”葉英凡擺出一副應戰的架勢,對著兩人發起挑戰。

    趙九江且不提,單說趙曉楠就能在短時間內跟葉英凡打一個平分秋色,這是之前已經驗證過的。

    有這一點為基礎,就算趙九江再怎麼實力不濟,可只要不是故意放水,葉英凡只會是必輸無疑。

    不過這只是常理,在兄妹二人的眼里,葉英凡顯然不是一個能用常理來判斷的存在。

    所以,當葉英凡提出要一打二的時候,兩人除了有些許的驚訝以外,倒也沒有懷疑葉英凡能不能應對的了。

    既然他想試,那就放開了試一把又能如何?!

    沒有太多的客套話,隨著方欣小手舉起又落下,三人齊齊做出動作。

    趙九江揮著重拳,如疾風般撞向葉英凡胸口,而趙曉楠則靈巧的繞到其身後,從相反的方向進行夾擊。

    葉英凡並沒有如以往那般使用玄武真氣覆蓋在體外,而是只用了最基本的護體真氣。

    這麼做是為了更準確的判斷出戰甲的防御能力,為此就算是受些傷也在所不惜。

    “鐺!”

    一聲清脆的聲響出現,趙九江只感覺像是打在了一塊鐵板上,不,應該說比鐵板還要堅硬。

    以他如今的力道,就算是打在鐵塊上,也能留下一個印記,但打在葉英凡的戰甲上,卻是連一個印記都沒有留下,反而大半的力道都被阻擋下來,真正有效的傷害竟是不足一半。

    葉英凡對這個結果同樣感到訝異,他對趙九江能打出的力道再清楚不過,即便是第一回合並不足以發揮全部戰力,但相比一般的散修還是強上許多的。

    別的不說,單就昨晚在夏家遭遇的江家高手,如果穿上這戰甲的話,即便是站著不動讓他打,恐怕連防御也是破不開的。

    換言之,這戰甲竟是連通玄境高手的打擊都能隔絕大部分。

    這特麼就有些犀利了啊!

    要知道當今修煉界,通玄境就算是不少,但也沒有想象的那麼多,更多的還是築基期高手大行其道,佔據主流。

    如此一來的話,只要是對上築基期高手,僅僅穿著這戰甲平趟過去就行,完全是如入無人之境一樣。

    那場面,簡直是想想都覺得拉風。

    正想著,卻听“鐺”的一聲響起,卻是背後迎來了趙曉楠的一擊。

    跟趙九江不一樣,趙曉楠在見到趙九江肉搏上去沒有太大作用之後,便立刻轉換戰術,拉近距離之後將真氣釋放出去,自己則借著這股反震的力道再次將距離拉開。

    玄陰體質,加上配套的功法,趙曉楠如今能造成的傷害當真是非同小可。

    葉英凡在控制不住的向前一個趔趄之後,背後的戰甲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凝結出一層冰霜,在白色背景下顯得極盡瑰麗。

    然而,這種瑰麗之下隱藏的是凶險和殺機,冰霜自出現之後,便一點點的侵蝕著戰甲。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葉英凡身軀一抖,猛然將身體直立起來,那一層冰霜瞬間崩碎消散,隨著晨風一道遠去。

    在崩碎的那一刻,似乎還能听到一種隱隱的破碎聲響。

    趙曉楠瞳孔瞬間收縮,想不到這一層戰甲,居然能給葉英凡帶來如此強悍的戰斗力增幅。

    倒不是說她對自己的實力自信,她當然清楚即便是沒有戰甲,葉英凡一樣能破的了她剛剛的那層冰霜。

    但如果沒有戰甲,葉英凡想要做到這麼輕松寫意,是絕對沒有可能的。

    葉英凡握了握拳頭,對戰甲表示十分滿意,隨即嘴角勾起一個笑容,腳下一點之余,一連串的殘影便出現在場中。

    幾乎是同一時間,葉英凡跟趙九江便交戰在一起,打的難舍難分,而從場面上來看的,處于下風的明顯是趙九江。

    趙九江對此是萬萬沒想到的,他一向自信的就是近身作戰的能力。

    這一點葉英凡也認可他的實力,所以在以往的切磋中,葉英凡采取的都是揚長避短的作戰方式,盡可能不給趙九江貼近自己的機會。

    然而現如今,葉英凡竟是實打實的跟趙九江打在了一起,而且絲毫不落下風的意思。

    趙九江心中叫苦不迭,在自己最擅長的領域被擊垮,這特麼還有比這更憋屈的事嗎?

    他不是不知道葉英凡能這麼死死的在近身戰斗中壓制他,是因為那純白色的戰甲,但他覺得這不是自己不服氣的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