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4章 我會替你好好疼愛她的

    “你以為,之前你能奪下我的鬼面斧,是你夠厲害麼?哼哼,那是因為我故意讓你奪過去的,為的就是將鬼毒注入你的體內!”

    “那時候,斧頭上的鬼面不是咬了你一口麼,以為是幻覺?”

    “哈哈哈哈哈!當時你看到的傷口,還有感受到的疼痛,確實是幻覺沒錯,當時那幻覺的用,並不是為了嚇唬你,而是為了讓你分神,感受不到鬼毒已經被注入體內!”

    “剛才那番打斗,我承認你確實挺厲害的,居然赤手空拳的,硬抗了那麼久。”

    “但你不知道的是,你拼的越久,隨著你的運功,在你體內的鬼毒就越能融入你的身體,一旦時機成熟,等我念動咒語,在鬼面斧的催動之下,你之前中毒的位置,就會產生和幻覺一樣的傷害!”

    “嘿嘿嘿嘿,我說過,這個鬼毒是無藥可解的,大羅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你。”

    “而且,時間越久,鬼毒在你體內就擴散的越厲害。”

    “就算我現在放你走,你也不可能活到明天太陽升起來了!”

    林天低頭看了看,只見在手腕附近的那些皮膚上,已經布滿了不少黑色藤蔓一樣的黑斑,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的向周圍蔓延。

    正如神秘人所說,那個什麼鬼毒,正在他體內像是生根發芽一樣的茁壯成長。

    林天緊緊咬著牙關,身子不受控制的微微發抖,渾身上下不斷冒著冷汗。

    他現在,感覺渾身都說不出的難受。

    不僅受傷的手腕疼的鑽心,身體其它部位也都有種古怪的難受,好像重感冒一般渾身無力,提不起勁。

    大意了,實在是太大意了!!!

    林天心中懊惱,他怎麼也想不到,那柄斧頭居然厲害到了這種地步。

    誰他媽的能想到,一柄斧頭還能給人下毒,還搞出那種逼真無比的幻覺來聲東擊西,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哈哈哈哈哈!我跟你說過吧,這個地方就是你的葬身之地,是不是沒有騙你!”

    “看在你要死了的份上,反正我也閑著沒事干,回去也是找個小妞睡覺,不如在這多陪陪你,陪著你走完最後一程!”

    “你自己好好瞅瞅,看看哪塊地適合做你的墳墓,自己去挖個坑躺進去等死吧!”神秘人嘻嘻哈哈的笑道。

    “對了,你那個小女朋友長的挺不錯的,想不到當年那個小丫頭,長大了居然這麼漂亮!”

    神秘人話鋒一轉,突然又扯到了夏雨柔的身上,而且說完還舔了舔嘴唇,一副垂涎的模樣。

    “閉嘴!你的敵人是我,與別人無關,你別把她扯進來!”林天頓時怒道。

    “呵呵,說是和別人沒關系還行,和她怎麼會沒關系呢,她可是夏家的千金大小姐!”神秘人呵呵笑道。

    “夏家大小姐都被你搞到手了,你也挺有一套的,要是讓人知道了,不知道多少人眼紅呢。”

    “不過那丫頭一看就還是個雛,看來你倆還沒到那種地步嘛,你說你那麼緊張她干嘛。”

    “我告訴你,夏家的人最擅長利用人了,她身上流著夏家的血,同樣不是什麼好東西,和她老爹一樣,都擅長讓別人為其賣命。”

    “瞧你為她五道三迷的,沒上床都甘之若醴,調教的跟條狗一樣。看來就算沒長在夏家,骨子里的精于算計也是與生俱來的,還真是個會利用男人的,和她老媽一樣,哈哈哈哈!!”

    神秘人哈哈大笑道。

    “你他媽的,找死!”

    林天頓時怒氣沖冠,被人當著自己的面罵自己心愛的女人,但凡是個男人都沒辦法忍。

    一道寒光閃爍,殺神劍憑空出現,被林天緊緊的握在了手里,沖過去對著神秘人就是一頓狠劈。

    “真是把好劍!”神秘人早就料到林天會抓狂,輕松的用鬼面斧將殺神劍擋下,看了一眼殺神劍,贊道“等你死了,我會笑納的!”

    林天怒極,將劍揮的更加凶狠快速,卻都被神秘人一一擋下。

    “不錯!悟出劍意的人就是不一樣,就算是在盛怒之下不帶腦子的亂揮,也別有一番意境和威力。”

    “我必須得承認,若是一開始就公平對決,就算我有鬼面斧在手,也很難打得過你。”

    “不過現在嘛……”

    神秘人話還沒說完,找到個機會將殺神劍架開,猛的抬起腳狠狠的踹在林天的胸口上。

    砰!!!

    林天整個人倒飛了出去,飛出老遠,接連撞斷了後面樹林里的好幾顆大樹,才一頭栽倒在地,手里還緊緊的捏著殺神劍。

    本就止不住的手腕傷口,如今更是流了一大堆血,將林天的衣服大半都染成了紅色,臉色因為失血過多而變得蒼白。

    他用殺神劍撐著地面,想要站起來,剛起來不到一半,胸口一陣翻涌,哇的一大口血就從嘴里噴了出來,臉色變得更加蒼白。

    好一會,林天才從地上費勁的站了起來,身子搖搖晃晃的,眼楮看著前面都感覺一陣陣犯暈和模糊,只能用殺神劍撐著地面,才能夠站穩。

    “我說,看你那個樣子,恐怕到現在還不知道你那個小女友真正的來歷吧?”

    “也對,別說她沒告訴你了,就算想要告訴你,恐怕他們家那些破事,她自己都說不清楚,畢竟那麼小就被送出去了。”

    “哈哈哈哈哈!可笑的是,他們夏家還以為一切做的神不知鬼不覺,沒有人知道她被送去哪了呢!”

    “之前我們家一直忍著沒出手,是沒有必要,現在時候到了,是該用那丫頭做點文章了!”

    “我這次過來的目的,說起來主要還是為了她。”

    “家里給我的要求,是把她活著帶回去,至于是不是缺胳膊少腿還是怎麼樣,那就隨便我高興了。”

    “嘿嘿嘿,我這人沒別的愛好,除了殺人,也就玩女人了,沒被的雛我最喜歡了!”

    “他們夏家的女人,我之前也玩過不少,但還真沒玩過他們家直系的女人,尤其是這麼年輕漂亮的大小姐!”

    “你就安心的去吧,你的女人,我會替你好好疼愛的,至少在她的價值被榨干之前,我們是不會殺了她的!”

    神秘人緩緩的走向林天,淫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