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四十六章登高望遠


    也是讓恆從身心里面將自己的獸性給開發出了。恆將這龜息**一看!這才知道說這輔助的手段比較的重要吧!恆這龜息**是和這腰帶結合在一起的,自己只是需要開啟這個龜息**就會自動開啟腰帶的增強增益效果。

    你要是注入靈力在腰帶里面了也是能開啟龜息**的說。也就是說恆有體力或者是有靈力的情況之下都可以進行所謂的隱藏。很快俞明這邊就已經看不見恆了,自己這邊也只能慢慢悠悠的走出去了。冷哼一聲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差距了。你要問恆去做什麼功課了。恆在彩排,就是如果說這就事發地的時候這鬼修會從什麼方向過來呢?然後會不會選擇原地開戰還是說選址呢?那麼最佳的位置又是會在何處呢?

    其實都知道鬼修是無影無蹤的,不過說鬼修出現的時候的確是有一些特別的陣仗說,所以你要是有經驗的話還是能夠感覺出來的。很明顯恆都登高望遠了,這就是在看著周圍的地形地圖了,也不是說自己信不過俞明的,而是說自己喜歡用自己的思維去思考問題的。恆要收集到自己所想要的點才可以繼續下去的。

    因為自己的獨特的隱藏屬性來說,恆隱藏起來並不是這麼困難的事情。甚至就是說恆就是已經攀爬到最高峰的塔尖之上去觀察這附件的一個情況都不會有人發現的說。恆大致看了一下這周圍的路徑,其實這城邦只所以是被稱為城邦而不是所謂的小城市這是有道理的。除了這防御結界和系統來說,其實你能夠看見的就是說這里面的一些建築的位置或者是說一些街道的建設都是有講究的。這城中基本上也是沒有住人的,全部都是商鋪。

    除非你真的是這城中的守衛或者是時候城主之類的在城中比較偏的位置安置一間當然也是可以做到的。這城邦來說基本上除了這一些人之外一般情況之下都是過來做生意或者過來做交易的,這地方人口密集來說也是沒有啥**的,所以在特定的一些房子或者建築物里面你是連這神識都無法開啟的,也就是一些城中的守衛會有這個權限能夠開啟,這也是變向去控制進城的修士。

    這獨特的建築風格,和建築物的位置。恆只是看一眼之後就能夠知道了,這完全就是一個簡化版的法陣了,就是在中心地段這個位置是有第二層保護的。那麼第一層的保護是限制你使用靈力的,第二層的保護是限制你使用神識的。當然就是說了在第一層防御線的時候恆也是看見其實這限制里面也是包含了魂力一說的,就是說全部有能量波動的生物都是被限制在門外的。其實看起來是挺完美的,這結界之類的也是日久失修吧!不然的話這鬼修也不會是有辦法進來的,這個才是恆一直在懷疑其實這鬼修是有目的性報復行為的。

    如果說這里的防御是如此的一個完美的情況之下,你這邊是完全不需要有任何擔心的。就是說最怕的鬼修這家伙已經是知道了或者是比較熟悉這防御系統的。這才會如此容易進入其中的說。這才是恆懷疑這鬼修應該就是之前有熟悉過這里情況的人,可能是生前吧!

    其實關于這當中的事情來說自己也不太清楚的說,畢竟自己也不是神,也不是什麼都知道的說。這分析的重擔就交到了禹森的手里了。不難能夠發現的就是說其實這城邦防御結界已經破破爛爛了。特別是在針對這魂力之上的設置。對于魂力的限制禹森這邊也是使用魂力的,所以自己只要按照自己舒服的方式去感受就能夠知道這漏洞在哪里了。自己放射魂力就像是一個探雷針一樣的去探測就可以了。結果還是能夠發現說有這麼幾個方向來說還是能夠感應出來的。

    “正南,丑東!”

    “什麼意思?這個兩個方向怎麼了?前輩你是發現什麼了?”

    “我剛才用魂力探測了一些,這兩個地方對于魂力的限制是比較弱的,當然也還是會有一點的。感覺就像是一層薄膜紙一樣的,一捅就破了。意思就是說我們從這里面突破的話還是有點困難的。”

    “就像是一單向門一樣的道理是不是?意思就是說如果從外面進來的話就比較的容易嗎?”

    “是的!你只要是純魂力的一個存在的話是可以繞過第一道防線。這兩個位置外面可能是要多加注意一點了,你要說其他的方位來說也有可能只是這家伙不可能花費這麼多時間在突破上面的。這兩個處地方就好說了,如果目標是在這個位置的話,你只要死守這兩個地方的話基本上也就不會差多遠了。要麼是進來的路線要麼就是出去的路線了。”

    說到這里恆就將海岬獸放出去了,放在了其中的一個出口的地方,如果說這個口子被為來訪通道的話,那麼另外一次就會是出口。好在的就是說距離這自己設置下去的陷阱來說都不是太遠的一個距離。天助我也,基本上也不需要怎麼去改變自己的規劃了。這兩個位置是需要時時刻刻盯著看的,然後這後面的事情就需要操心了。

    “前輩什麼時辰左右這家伙會過來,這個能夠推算出來嗎?”

    “月黑風高助長氣勢的時候,我估計著也是在月亮最亮堂的時候會出現吧!**不離十也是在寅時了,所以我們這邊也抓緊時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