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6章送牛肉

    中午吃飯的時候,特培的教官,心里很不是滋味,一營的戰士們吃的那都是大塊的紅燒肉配米飯。

    特別是紅燒肉濃郁的湯汁,澆在米飯上的時候,戰士們吃的那叫一個香啊,特別是吃的心滿意足的樣子,讓他們都直勾勾的咽口水。

    而自己手里,孟川做的烙餅雖然也香,但餅再好吃也是餅,跟肉還是沒法比的。

    一個正在負責警衛的教官,此時看向旁邊的人,小聲說道︰“老鄭,你說咱們孟主任平常也不是一個小氣的人啊,怎麼這次就給咱們吃烙餅,讓咱們看著一營戰士們吃紅燒肉?”

    老鄭是三級士官,見過的場面著實不少,但像今天這種情況,他還真是沒見過,想了一下,說道︰“或許是想鍛煉咱們接受心理落差的能力吧。再說咱們手中拿著的餅是主任親自烙的,我看咱們吃的一點不比一營戰士們差。”

    警衛教官听到老鄭這話,見他想到倒是開,也就不再言語,但心中還是想︰“盡管烙餅再好吃,我還是想吃紅燒肉。”

    小胖子此時啃完了兩個烙餅,肚子漲的圓滾滾的,但眼神還依舊盯著百十米外的紅燒肉盆內,雖然吃飽了,但還是想吃肉啊。

    孟川看著小胖子的眼神,笑道︰“是不是特別想吃肉。”

    小胖子點了點頭,隨後連連搖頭,“倒也不是,就是覺得人家一營沒打好仗,還能大口吃肉,咱們特培打出成績來了,卻還是啃大餅,心里不太平衡。”

    孟川點點頭,“心里不平衡是正常的,不過你得學會適應才行,人家一營按照這種標準,還得吃上兩天呢。”

    這話听的小胖子有點納悶,“師父,雖然我不是專門干後勤的,但是我也知道一營的伙食標準。不說今天中午吃的其他菜了,就光說這麼滿的一盆紅燒肉,他們就至少吃掉了一天的伙食標準吧,他們還要按照這種標準吃兩天,錢從哪來?上級可不會批的吧。”

    孟川指了下跟著最後的特培後勤車,“一營吃不起,咱們特培給他們吃,這一頓紅燒肉最多能提起他們兩個小時的士氣,而連續兩天大魚大肉,才能讓他們充滿精力對付集訓隊員。”

    “這次沙塵暴很危險,特培的教官我不擔心,他們都是太老太老的兵了,有自己對付危險的辦法。但一營官兵還很年輕,義務兵都還有不少,他們沒見過這種陣勢,趁著現在多儲存一點脂肪總是好的。”

    小胖子听到這話,頓時就不盯著肉盆了,他又不進沙塵暴區域作戰,他沒臉去盯著那些肉。

    不過他還是說道︰“師父,關鍵是咱們的肉都給了他們,咱們的教官沒有怨言嗎?他們看著一營戰士頓頓大魚大肉,自己頓頓啃干餅,心里會受不了吧。”

    孟川听到這話,笑了聲,“他們有的吃就不錯了,想想現在還在全力奔襲的集訓隊員們,他們還有臉去吃肉嗎?”

    小胖子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這倒是。”

    午休吃完飯,一營戰士的士氣變的很是高漲,一直到晚上扎營的時候,一開飯又都是大魚大肉,特別是土豆炖牛肉,那牛肉塊都快趕上大拇指一樣粗了。

    這種待遇的土豆炖牛肉,一營戰士從沒見過,特別是一營指揮部,見到這麼滿滿一盆的牛肉,一營長氣的直拍桌子,“去把司務長給我叫來。”

    一營司務長很快就跑了過來,一營長看著這麼多大塊牛肉問道︰“是不是中午的紅燒肉吃昏了頭,照這種吃法,要不了兩天我們就要斷糧。”

    參謀長見到一營長語氣很沖,連忙出來打了個圓場,“營長,您別著急生氣,老袁不是那種不知輕重的人,咱們一營的伙食問題,在老袁的手里從來沒出現過差錯,我們還是先了解清楚情況再說,老袁,你快解釋一下。”

    司務長連忙說道︰“營長,這些肉不是我們的,全是特培孟主任送來的。本來我還推脫不想要,您說咱們一營伙食再差,也沒有到吃兄弟部隊肉食的程度吧。但孟主任說是提前跟你說過了,我這才收下的。”

    司務長說完,一營長頓時沉默了,看向周圍的參謀問道︰“孟主任跟我說過要送我牛肉的事情嗎?”

    參謀們紛紛搖頭,“今天一下午您都在指揮車內,我們從沒听到過孟主任說這事。”

    一營參謀長小聲說道︰“會不會是孟主任看咱們營戰士士氣不高,所以才想著給我們一些肉食,以此來提升我們的士氣?再說特培的伙食標準可比咱們一營高多了,分給咱們一些牛肉,權當是兩支部隊的友誼交流了,我看也沒什麼。”

    一營長不是個愛佔便宜的人,立刻擺手阻止,“那也不行,人家特培的伙食標準雖然高,但人家人數少,牛肉的價格本身就貴,我估計這些牛肉是他們所有的牛肉儲備。司務長,你看看咱們這里還有什麼肉食,準備一些給特培送過去。”

    司務長听到這話,頓時不言語了,語氣支支吾吾,“營長,我看就不必了吧,咱們倉庫里剩下的肉不多,還不如留著給咱們自己的戰士改善一下伙食。再說,孟主任是這次拉練的指揮員,他給咱們肉,肯定是從大局出發的,不然何必饒過你呢。”

    參謀長看到司務長是個只進不出的貨,也有點忍俊不禁,“行了,別因為一點點肉食,讓咱們被特培看扁了,我們丟不起這人,快去準備。”

    誰知話音剛落,指揮車外就傳來了孟川的聲音,“看啥扁啊,咱們一起出任務這麼多天,我是什麼人,你們還不了解?這次你們一營幫我們特培訓練集訓隊員,我們特培多少得給點表示,不能讓你們出工又出力,那我成什麼人了。”

    一營參謀長見到是孟川來了,連忙起身給孟川讓位置,“孟主任,您還沒吃吧,來我這個位置吃。您看您這麼客氣,還專門給我們送肉來,真是謝謝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