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笑容逐漸凝固

    不過佩佩琪之前訛人的時候,曾經進去過兩次。

    里邊免費吃飯是挺好的,但是沒有自由,其實一點也不好。

    佩佩琪都是考慮過了的。

    然而,在沈紅這佔了點便宜竟然沒被叼,佩佩琪也是有些意料之外的。

    “按理說沈紅這樣式的女人,對這些還是很保守的,恐怕不動手的很少。”

    佩佩琪這就開始琢磨了,他覺得一個女的要是被人摸了屁股,那肯定要炸毛的,除非是遇到自己不討厭的那種。

    所以佩佩琪覺得沈紅是不討厭自己的。

    而且,這也算是有點末世背景在里邊,可能其中還有點說不清的成分。

    畢竟佩佩琪也算是幫了沈紅,在個就是沈紅也不是傻子,現在誰能依靠誰能管事,她難道看不出來嗎?

    她是溫柔,但不是傻白甜。

    不然要是傻白甜能一個人活到現在?佩佩琪打死都不信。

    “既然如此,不管怎麼說,那就算是有戲。”

    佩佩琪嘿嘿笑笑,笑容逐漸猥瑣。

    他這也是為了給自己找個對象,活了半輩子了,沒搞過對象,既然現在有條件了,干嘛不去追求。

    他瞅著沈紅就挺合適的,這就是追求人家呢。

    不過追女朋友嘛,也得講究點戰術。

    要是沈紅剛才直接給佩佩琪一耳光,那佩佩琪直接就改變戰術了,不然只會讓人家更反感。

    但沈紅沒動手啊,還害羞了吶。

    即使沈紅一直強調她結過婚了,而且還有孩子,但她的家庭已經破碎了。

    “難道還要讓沈紅一直沉浸在過去的悲痛之中。忘掉過去的最好方式就是重新開始!”

    人吶還是要向前看。

    佩佩琪覺得自己這是拯救失足婦女吶,可比那扶老太太過馬路做的貢獻大多了。

    反觀沈紅呢。

    因為了解佩佩琪的性格,沈紅反倒覺得這樣的人才最真實,可能有點猥瑣,但是起碼她感受到的都是不摻假的。

    所以沈紅對佩佩琪其實是有好感的。

    雖然暫時不是那方面的好感,但是不討厭就是了。

    沈紅覺得要是有一個人跟她呆一塊,但是她卻猜不出那個人心里想些什麼。那樣的人才最可怕。

    所以這倆人也算是西門慶偷潘金蓮,綠王八對上了眼。

    于是,沈紅做飯,佩佩琪就在一邊瞅著。

    佩佩琪問沈紅。

    “沈紅,你會炒方便面嗎?就夜市上那種,不會了我教你,我打算給我家丫頭炒個方便面,但是手上不怎麼利索了。”

    佩佩琪說的淨是廢話,不過就是為了撩騷沈紅。

    沈紅轉過身來,看向佩佩琪,眼中帶著感動。

    “佩佩琪大哥,你可真是個好父親,手都受傷了,還要給你女兒做好吃的,我不如你。”

    頓了頓之後,沈紅又說。

    “我不是個好母親,我的孩子走的時候,我連口水都找不到。最後他就那樣走了。看到你對自己的孩子這麼好,我很感動,我願意听你的,你說怎麼做,我就怎麼做。”

    沈紅意思是要佩佩琪教她炒方便面。

    佩佩琪感覺沈紅話中好像有點弦外之音,但是他知道,不能再往這些話題上引了,瞅著沈紅又快哭了。

    佩佩琪趕忙化身泉水指揮官,然後教沈紅怎麼炒這東西。

    佩佩琪見沈紅已經把方便面拆好了。

    于是佩佩琪就站旁邊給沈紅說著,沈紅則按照佩佩琪所說,開始了兩人炒方便面的獨處時光。

    佩佩琪說。

    “沈紅,你先煮水,把那桶里邊的水倒上小半鍋,完了呢就把方便面擱里邊煮。”

    沈紅點點頭,水桶有點沉,佩佩琪就在一邊幫著把水給她倒好。

    隨後沈紅把火打開,鍋放在上邊就開始煮了。

    這一步是要把方便面煮透。

    沈紅看向佩佩琪,手指上還帶點水光,倆人合作的挺好,她也有點欣喜。

    于沈紅她撩一下遮住眼楮的頭發問佩佩琪。

    “大哥,我現在該干啥,是不是跟煮面條一樣把水燒開再把方便面放進去就行?”

    沈紅說話時,臉上不經意一笑,把佩佩琪給看的呆了。

    佩佩琪有點沒仔細听沈紅說的啥,因為他現在注意力不在哪兒。

    那他干啥呢這麼專心。

    原來是沈紅胸口哪兒走光了,佩佩琪瞅見了,然後他就一直盯著瞧,生怕錯過了。

    但是听到沈紅說話後,他還是反應過來了。

    因為怕被沈紅發現,佩佩琪擔心到時候再給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就不好了。

    于是佩佩琪趕緊轉過頭看鍋,裝作等水開的模樣。

    實際上他余光還在偷偷瞄著呢。

    不過他這時候也想到︰“原來忘記給沈紅找內衣了,我說呢一直瞅著不對勁,沈紅一彎腰就啥都瞅見了。”

    “等會還得給她找套紫瞳的內衣去。”

    佩佩琪心里合計著,這時候沈紅卻又問了佩佩琪一遍。

    沈紅還是問佩佩琪下一步干啥。

    佩佩琪一愣。

    他看了看水,已經開始冒小泡泡了,很小很小那種,就鋪在鍋底,這是水已經開始熱乎了。

    佩佩琪就對沈紅說。

    “沈紅啊,你現在整盆涼水,待會把煮好的方便面給過一下吧。算了,我幫你吧,你去拿盆。”

    佩佩琪把水桶抬起來,等沈紅把盆子端過來。

    倆人把涼水倒好了,這時水也差不多要開了,夏天什麼不好,就煮東西特別快,一會就好。

    沈紅把四塊方便面放進鍋里煮,隨後拿筷子一邊攪拌。

    看沈紅做飯的架勢,佩佩琪感覺沈紅做飯應該是很嫻熟的,不過怎麼瞧著她對方便面的吃法好像不怎麼了解。

    佩佩琪湊近了一點,現在沈紅彎腰呢,他就一邊過過眼癮,一邊問沈紅。

    “沈紅,你平常做飯不。”

    沈紅轉過頭。

    “嗯?做啊,不過我做的都是我和孩子吃,因為我是在學校里和孩子一塊,只有星期天了才能回家。”

    听沈紅這麼說,佩佩琪有點奇怪,心想就算沈紅是老師也用不著星期天才回家吧。

    于是佩佩琪又問沈紅。

    “你只有星期天才回家?那你老公同意嗎?你們是不是關系不和呀?然後這算是分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