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恍然身入桃源路

    三月不閃不避,拳頭松開,其間握著一只小小玉瓶,塞子已經拔出,正是她在天都弄玉處買到的毒藥。

    中劍的同時,她將瓶中液體潑向煙竹。

    劍尖剛剛刺進藥師的身體,兩人距離極近。煙竹見勢不妙,立即抽劍後退,可惜仍是晚了,一瓶毒液至少有一半潑在她身上,她全身頓時被一層慘綠之色籠罩。

    煙竹連忙從懷中掏出解毒的藥物服下,然而僅僅延緩了毒發的時間,不能解毒。

    “解藥。”煙竹將劍橫在三月頸前,冷然道。

    三月捂住左胸的傷口,微笑不語。

    “我劍上有毒,風泛撐不過一天,你交出解藥,我可以饒他一命。”煙竹不緊不慢地說道。

    三月不禁朝風泛望了一眼,後者輕輕搖頭。

    煙竹千里迢迢趕到此處,為的就是取風泛性命,要她放過風泛,絕無可能。

    “此毒無解。”三月看著煙竹的臉,笑道。

    煙雨蒙蒙是個極為愛美的女子,哪怕是游戲里的虛擬角色,也要弄粉調朱,妝飾完美。同時,她非常注重表情管理,臉上總是掛著春風一般的微笑。

    此時此刻,大概是不甘心就此死去,她的面目顯出幾分猙獰“那你們一個也活不了。”

    她說著手上發力,便欲割斷三月的咽喉。錚的一聲,是風泛用縮地術瞬移過來,擋下了這一劍。

    煙竹見一時半會拿不下兩人,冷哼一聲,自懷中掏出獸笛,彈指之間,一只灰色大隼降落在她面前,她騎上大隼,絕塵而去。

    在她眼中,這兩人身受重傷,命不久矣,不足為慮,當務之急是保住她自己的命。

    煙竹走後,兩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互相察看對方的傷勢。

    三月望著風泛的腿傷皺眉,煙竹劍上果然有毒,並且和淒雨沙的毒是同一種。由于中劍後堅持戰斗,毒素已經擴散,難怪煙竹篤定風泛活不過一日。

    她從懷里掏出一只破破爛爛的錦囊,遞了過去“你拿這個,去龍城薊家醫館找薊子訓,他是我師傅,醫術高明,一定能救你。”

    風泛接過錦囊,盯著她心口處,問道“你怎麼樣?”

    盡管她一直用手緊緊捂著胸口,傷處仍舊不斷涌出血來,加之劍上有毒,狀況不容樂觀。

    “我沒救了,不用管我。”三月擠出一個微笑,說道。

    她自己便是非常厲害的醫生,既然這樣斷言,說明確實無藥可救。

    “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風泛低聲道。

    “別這麼說。”她又掏出一只錢袋,放到風泛手中,“這些錢我沒用了,你拿著吧。你……要好好活下去,以後你就是南宮家唯一的天命者,如果你死了,我們的任務就徹底失敗了。”

    這種時候她竟然還惦記著任務,也對,游戲的目的就是完成任務,獲取獎勵。

    風泛是天命者,而祈淚什麼也不是,所以她才會不顧性命地救下他。

    “我知道了。”風泛輕聲應道。

    “好好活下去。”三月見他答應,臉上現出欣慰之色。

    “我會的。”

    三月再度將手伸入懷中,這次掏出來的是一只又青又小的桃子,正是風泛在芳草林中送給她的。她將桃子遞給風泛,還想說些什麼,身子忽然倒了下去。

    涼風起,夜幕臨。

    諷刺的是,在這臨死前的短暫時光里,她竟然想起了角色失落的記憶。

    祈淚幼時的經歷像一段快進的電影,在三月的腦中播放。

    打從記事起,祈淚便住在桃源村。

    但她知道,她的家人住在芳菲谷。

    族里的老人告訴她,獨孤家族將逢大難,只有讓她在外界成長最安全。

    她謊稱自己是孤兒,獨自在桃源村住了下來。

    村民淳樸,听說她是孤女,對她多加照拂。

    十歲那年,村里來了一名黑衣黑發的少年。

    少年名叫風泛,在村里四處打听芳菲谷的線索,可惜除了她,沒人清楚。

    很快,風泛找上了她。

    “你打听芳菲谷做什麼?”她問道。

    “我的家人病了,听說獨孤家的人醫術高超,我想找到獨孤家族的後人,為他治病。”風泛回答。

    祈淚點了點頭,很受感動的樣子“抱歉,我不知道芳菲谷在哪里。”

    風泛似乎篤定芳菲谷就在桃源村附近。盡管什麼消息也沒探到,他還是選擇在村里住了下來。

    這一住,就是一年。

    一年過去,由于年齡相近,風泛和祈淚成了要好的玩伴。

    “你什麼時候離開呢?”有一天,祈淚問道。

    “不找到獨孤家的人,我是不會走的。”風泛答道。

    祈淚想了想,說道“我在芳草林發現了一個山洞……”

    兩人順著洞穴進入芳菲谷,看到的卻是一幕地獄般的景象。

    谷中沒有一個活人,花田里七零八落都是尸體。

    祈淚受了極大的驚嚇,癱坐在地,哭泣不止。

    她哭得異常淒慘,風泛對她的身世猜到了幾分,沒有說破。

    風泛挖了個深坑,將這些人盡數安葬。他填完土,見祈淚仍是傷心欲絕的模樣,一番好言安慰,總算讓她振起來。

    離開前,祈淚覺得這塊墳地光禿禿的不甚美觀,就近移栽了幾株芍藥。

    “獨孤家的人找到了,我該走了。”回到桃源村後,風泛說道。

    “可是他們都過世了,你家人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風泛嘆息,“我只想找到一個厲害的藥師,治好我家人的病。”

    “我……我可以的,我一定會成為一個厲害的藥師!”祈淚挺起胸膛,說道。

    她感念風泛將族人入土為安,一心想助他一臂之力。

    風泛笑了笑,問道“你有什麼願望嗎?”

    祈淚愣了愣。

    “你願意救我家人的命,為交換,我也幫你實現一個心願。”他補充道。

    祈淚想了想,仰頭望著天空說道“听說天上有一個島嶼,叫做蓬萊島,上面住著許多神仙。我……我也想住到天上,過過神仙日子。”

    她的願望可以說是異想天開,風泛卻認真听了進去,承諾道“總有一天,我會帶你去蓬萊島。”

    “等我成為厲害的藥師,就去蓬萊島找你。”祈淚笑道。

    “好。”

    第二天,風泛離開桃源,不知去向。

    不久,祈淚前往龍城,拜薊子訓為師,學習醫術。

    回憶到此結束,三月的意識陷入一片黑暗。

    這代表她扮演的角色——獨孤祈淚,已經死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