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加點料

    蔣柔接到可兒的電話,直接就趕過來了。

    見面之後,她一看我身上有血跡,一下子愣住了,“少爺,您這是……”

    “沒事”,我淡淡的說,“昨晚有點小情況,已經處理好了,不過陽台上的地毯弄髒了……”

    “那個沒關系,您沒事吧?”她關切的問。

    “我沒事,放心”,我說,“一會咱們開完會,麻煩你帶可兒去商場買套新衣服。”

    “我現在就辦!”,她拿出手機,給助手打電話,“你馬上去商場,照少爺的身材,買兩套新衣服。對,內外都要……”

    她看了可兒一眼,隨即補充,“給可兒小姐也買兩套,不要考慮價格,要最好的!對,買完了馬上送過來!”

    交代完之後,她看看我,“我讓她去辦了。”

    “好”,我點點頭。

    這時,酒店工作人員把早餐送上來了。

    我們一起吃了早飯,接著來到客廳,打開了金陵水郡的效果圖。

    “你準備五十四個白水晶球,要一模一樣的,越大越好”,我對蔣柔說,“準備好之後,九個一組,分為六組,放到六輛越野車里,把車開到圖上畫圈的地方,找個醒目的地方停下。水晶球你要親自選,選好之後,親自帶人去辦。日落之前,必須辦好。”

    “好!”蔣柔點點頭。

    可兒看看圖上的圈,問我,“這圈的範圍可不小,車隨便放?”

    “對”,我一指效果圖,“六個青銅鼎,一個在體育中心,一個在水郡公園,另外四個都在二期規劃區。現在體育中心已經是廢墟了,二期規劃區是一片荒地,唯獨水郡公園比較敏感。”

    我看看蔣柔,“這個地方,你把車停到公園門口就行。至于其它五個地方,只要不出圈就沒問題。到時候,我們自己會找到的。”

    “要不要做個標志?”蔣柔問,“比如用個紅旗什麼的?”

    “不行”,我搖頭,“那樣你們就出不來了,煞胎麒麟會沖你們噴火的。”

    蔣柔點點頭,“明白了。”

    “怕麼?”我問她。

    “不怕”,她平靜的一笑,“我信您!”我把圖折好,交給她,“去辦吧。”

    “嗯!”她站起來,“您和可兒小姐好好休息,辦好之後,我給您打電話。”

    “好”,我淡淡的說。

    蔣柔沖可兒一點頭,轉身走了。

    送走蔣柔之後,可兒來到我身邊坐下,“少爺,準備那麼多水晶球,是要用聚靈陣麼?”

    “對!”我點點頭。

    “用聚靈陣,能破那殘陣?”她問。

    “先用聚靈陣聚煞氣和靈氣,然後再以六個聚靈陣為基礎,布置北極玄武大陣”,我說,“利用玄武大陣,就可以破開殘陣,同時壓制住煞胎麒麟。”“北極玄武大陣……”,她來興趣了,“好霸氣的名字!一定很厲害吧?”

    “北極玄武大陣屬于四極大陣之一”,我說,“我沒用過,不過爺爺教我的時候說過,四極大陣威力巨大,皆有滅城之力,”

    “滅城之力?”可兒一愣,“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說,四極大陣非常厲害,一旦把它們的威力完全釋放出來,足可以毀地滅城”,我說,“就比如這北極玄武大陣,它既是法術,又是陣法。運行的時候需要消耗巨量的煞氣和靈氣,所以必須在龍脈附近,才能使用這個陣法。”

    “龍脈附近?”可兒眼楮一亮,“金陵水郡下面不就是龍脈麼?”

    “所以,我才想到了這個陣法”,我一笑,“金陵水郡下面的五個青銅鼎是用麒麟之血煉養的,這樣的殘陣根本無法修復。既然這樣,那咱就來個簡單粗暴的,不修復了,直接用北極玄武大陣耗光了它!”

    “可以這麼玩?”可兒問。

    “可以”,我說,“陣法的根基是氣場,所以能奪氣就能奪陣。北極玄武大陣就像是一個吞噬靈氣和煞氣的巨獸,縱然有再多的靈氣,也不夠它消耗的。把它布置在殘陣上,只需要幾天的功夫,就能把那殘陣消耗殆盡,連帶著那煞胎麒麟,也可以一並解決了。”

    “麒麟也能解決了?”

    “麒麟屬火,煞胎麒麟,不過是多一些煞氣而已”,我說,“北極玄武大陣有沖天的水氣,滅它這點火,綽綽有余。”

    “明白了……”她點點頭,“簡單粗暴,這特麼就是真理呀!”

    “你說對了,力量就是真理”,我說,“不過在真理站在咱們這邊之前,咱們得先做好面對真理的準備。”

    “您是說,會有一番苦戰?”她問。

    “對”,我端起桌上的茶,輕輕喝了一口,“陣法和神通各有長短,神通用起來方便,但是一段時間內,力量也相對固定。陣法布置起來需要時間,不如神通快捷,但是一旦運行起來,力量就會越來越強大。”

    我看她一眼,“所以在陣法完成之前,咱們會很被動,可能會被煞胎麒麟追的很狼狽。但只要咱們抗住了,一旦陣法啟動起來,真理就站到咱們這邊來了。”

    “沒問題的!”可兒一笑,“咱們有避火符!”

    “避火符只能對付火,卻不能對付煞氣”,我說,“咱們身上只能帶三道符,鳳眼符和輕身符是必不可少的,再用避火符的話,就只能把避煞符替下來了。煞胎麒麟的煞氣很厲害,這才是最危險的。”

    “五雷之氣可以擋住煞氣”,她說,“到時候您專心布陣,我來對付它!”

    “你有把握麼?”我問。

    “把握沒有,信心有”,她說,“嘯羽王城內,那麼多嘯羽妖咱們都能對付,它不過就是一個會噴火的大金毛而已,我不信它能上天!”

    我被她逗樂了,“會噴火的大金毛……哈哈哈……”

    “本來就是嘛”,她說,“太祖爺爺教育我們,戰術上要重視敵人,戰略上要藐視敵人。煞胎麒麟又怎麼了?它敢炸毛,姑奶奶我先砍斷它的狗腿!”

    這話,真特麼提氣,讓她說的,我都想提一把菜刀,去砍狗腿了。

    我忍住笑,清清嗓子,“好!你有信心就好,那到時候就靠你了。”

    可兒一拍小胸脯,“交給了我了!”

    我下意識看了她胸脯一眼,臉上莫名的一熱,趕緊移開了目光。

    不知不覺的,可兒的胸脯,越來越漂亮了。

    可兒給我倒上茶,接著問我,“少爺,我有個問題……”

    我咳了咳,“什麼?”

    “您剛才說,我們只能帶三道符,不然身體就吃不消”,她認真的看著我,“這個問題能解決麼?”

    “能,你修為高了就可以了”,我說,“修為越高,承受力越強,身上自然也就可以融合更多的陣法。”

    “也就是說,我只要好好修煉,就還有上升空間?”她問。

    我微微一笑,“當然了,你適合修煉法術,只要用功,前途無量!”

    她興奮的直點頭,“嗯嗯!”

    說到這,我心里一動,是啊,人有極限,那刀……

    我趕緊放下茶杯,“把你的刀給我!”

    可兒一怔,“您干嘛?”

    “哎呀我不會自虐了,拿來!”我急切地說。

    “哦,好!”她從腰間抽出兩把刀,遞給我。

    我拿起我用過的那把,仔細看了看,忍不住笑了。

    “怎麼了?”可兒納悶,“您笑什麼呀?這刀怎麼了?”

    我會心一笑,看看她,“回上京之後,你該好好謝謝安雨。”

    “謝她?為什麼?”她不解。

    “昨晚我在這把刀上修了破禁符,用它破禁血祭”,我看著刀鋒,“它沾了我的血,無意中等于被煉養了……”

    可兒眼楮一亮,“您的意思是說……”

    我站起來,“來,咱們給它加點料吧!”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