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斐家高手

    在萬眾矚目下解決完巽風三鬼,韓凌天沒有停留,回頭看向徐婉俞︰“徐姐,洛月縴被困的地方在哪?”

    “拿著,上面有標記。”

    徐婉俞從剛剛的震驚中瞬間反應回來,當即毫不猶豫的將手中地圖甩了出去。

    “薛小姐,多謝報信,日後只要薛家老老實實,我也不會深究先前的事情。”

    韓凌天對薛若輕點了點頭,雖說雙方有著難以化解的矛盾,但他也拎得清哪個輕哪個重。

    話音一落,只听一聲刺耳的音爆蕩漾開來,等到一圈氣環散去,韓凌天的身影已經消失。

    “切,那家伙真當我薛家怕他嗎?”

    薛若輕冷哼一聲。

    一路狂奔,馬不停蹄,韓凌天很快就來到地圖中標記的荒山。

    放眼望去,他雙目微微一眯,一抹冷光閃爍︰“一個困陣,一個殺陣,呵,用那麼大的手筆殺我麼。”

    下一刻,韓凌天沒有絲毫猶豫,身形一動,直接化為一抹長虹沖出。

    當落入其中的瞬間,他立馬發現自身的勁力受到了極大的壓制,顯然布在外面的陣法並不簡單。

    “嘶嘶嘶……”毒瘴飄蕩而來,與韓凌天體外勁力所化的衣裳接觸,頓時冒出一陣陣白煙,很快腐蝕出一個大窟窿,最終落在黑白龍紋流轉的皮膚上,才被其中狂暴的陰陽二氣磨滅。

    “好烈的毒!”

    眼前一幕,讓韓凌天目光微凜,面沉如水。

    並非誰都像他一樣內外雙修,一般的宗師若沒有勁力保護,肉身強度比常人高不了多少,再加上此地影響,根本抵擋不了多久,就會被毒氣入體,危在旦夕。

    “洛月縴!”

    下一秒,韓凌天扯開嗓門大喝一聲,聲入滾雷,在半空不斷回蕩。

    同一時刻,靈魂力如同海浪般層層擴散而出,搜找著每一寸土地。

    然而,卻沒有得到半點回應。

    韓凌天臉色陰沉無比,如果洛月縴真的出了什麼事的話,他難以原諒自己。

    不禁,他的眼中有著一些血絲浮現出來。

    韓凌天的身影瘋狂穿梭在荒山中,很快,所有的地方都被他翻了個底朝天,卻依舊沒有找到半點洛月縴的影子。

    “ !”

    當確認再三沒有一個地方漏下,韓凌天步伐變得無比沉重,最終身子一顫,一屁股坐在地上,整個人的力氣仿佛都被抽空。

    雙目無神的望著前方,他臉上的表情似哭似笑,一股無法形容的情緒,讓得他胸口發悶,都快不能呼吸。

    腦海里不禁浮現出兩人間發生的種種,雖說每一次,都讓得他在鬼門關里轉了轉,但其中溫情卻也有不少。

    “喂,你干嘛呢?”

    突然,一個帶著幾分古怪的聲音響徹在空蕩山谷中。

    韓凌天身子一僵,猛的轉頭看去,只見後方一塊石頭頂開,緊接著,一個倩影從地面里鑽出來,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一對清澈空靈的眸子與他對視。

    “你……”韓凌天愣住。

    洛月縴絕美的臉頰蹭上了一些污漬,卻依舊難掩半分傾城姿色,來到韓凌天面前,攤開手掌︰“喏,看見沒?”

    “我可幫你找到了一枚蒼藍結晶呢。”

    “以後,你可不能再把什麼‘孽緣’掛在嘴上,把我整的像災星一樣,很不吉利。”

    洛月縴粉唇微翹,淺笑中帶著幾分小傲嬌。

    突然,一個黑影沖來,讓她本能的微微一驚。

    再然後,洛月縴不等做出反應,就落到了一個溫暖懷抱中,那攬在她縴細腰上的雙臂,如同鐵箍一般。

    撲面而來的男性荷爾蒙,令得洛月縴素來淡薄的臉上出現了片刻驚慌,當即紅暈上染,開始劇烈掙扎,但她那微弱的力量,對于已經煉體小圓滿的韓凌天來說,沒有任何的作用。

    “洛月縴,我的事情,以後請你不要再擅作主張,不然出了什麼不測,我就算拿到全部的蒼藍結晶又能如何,可以將你復活嗎?

    !”

    韓凌天聲音都有一絲絲顫抖,無法預料,如果今天洛月縴出事,對他來說,將會有何種的打擊。

    聞言,洛月縴停止了掙扎,貝齒咬著粉唇,第一次見到韓凌天驚慌失措的樣子。

    江北的韓先生,可向來以雲淡風輕著稱,屬于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麋鹿興于左而目不瞬的人物。

    但此時,洛月縴卻能清晰看到韓凌天眼中濃濃的後怕。

    而如此情緒,顯然都源自于她。

    一時間,洛月縴宛如冰山般的俏臉好似融化了幾分,眼中蕩漾出奇異色彩。

    “我不沒事麼,設計陷阱的人可能也沒有料到,此地真有蒼藍結晶,我發現底下有奇異波動,就去看看,外面彌漫的毒瘴雖猛,但也不可能把整座山都融化吧。”

    她伸出玉手拍了拍韓凌天的後背,聲音前所未有的輕柔。

    韓凌天深吸了一口氣,情緒也漸漸平復下來。

    識海封閉,如今他的靈魂力不能全部發揮,洛月縴藏在荒山內部,他確實探查不到。

    松懈下來,他此時方才察覺到懷中抱著的溫香軟玉。

    微微低頭,入眼一片炫目的雪白,以及驚人的弧度。

    雖說並非第一次看,但有衣服與沒衣服,終究有著不少視覺上的差異,朦朦朧朧,掩飾半分,令他氣血都不禁有些沸騰。

    似乎察覺到那抹火熱目光,洛月縴身子猛然一僵。

    反饋而來的反應,讓韓凌天也明白有些不妥,當即將手放開,訕訕一笑。

    此時的洛月縴,絕美俏臉染上兩抹紅暈,但一對美眸卻冒著寒氣,其中帶有幾分羞憤。

    “轟隆!”

    正當此時,整座荒山好像微微一震,外面的困陣徹底激活,現在不光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入不得。

    “不好,有人設局要殺你,你不該來!”

    洛月縴顧不得發火,表情劇變。

    “既然來了,那就留下吧。”

    “嘿嘿,餌蠻好用的。”

    突然,兩聲輕笑自半空傳蕩開來。

    洛月縴與韓凌天的目光立馬被吸引而去。

    “看來把風聲放出去確實有點作用,呵呵呵呵,韓凌天,你明知山有虎卻也要自投羅網,倒真如傳說中那樣重情重義,讓我有些刮目相看。”

    “別在那忙著打情罵俏,等你們做了一對亡命鴛鴦,下地府會有很多時間。”

    荒山最高峰上,不知何時出現兩個負手而立的身影,臉上掛著譏誚笑容。

    “齊鈺峰,黃景明!”

    看到他們的瞬間,洛月縴立馬瞪圓雙眼,難掩其中的震驚。

    “很有名嗎?”

    韓凌天面無表情。

    “煙雨刀齊鈺峰,拈花手黃景明,他們兩人在二十年前,就排在了無為境榜單前十,而且名次不低,算得上老牌高手,實力公認的強勁,听說他們早就歸于斐家旗下,位列長老席。”

    洛月縴深吸一口氣,將有些跌宕的情緒平復下去。

    “斐家真有些陰魂不散啊,等到出去,確實該好好了結一番。”

    韓凌天眼中殺機一閃。

    洛月縴神色鄭重,壓低聲音︰“一會兒一人一個,看時機沖出去。”

    “我一人就好。”

    韓凌天直接拒絕她的幫忙。

    “不要沖動,雖然你先前打敗了孟殊星他們,但眼下兩人,可並非那些新晉的無為境九重能夠相比,甚至可以說,雙方有著天差地別!”

    洛月縴眉頭微皺。

    韓凌天回頭看著她,露出一個笑容︰“大陣會不斷壓制你的勁力,再加上飄散的毒瘴,真要交手你並不佔優,乖,好好在後面待著。”

    “孤身一人對付兩名無為境中的頂尖高手,你不會被氣得失去理智了吧?”

    洛月縴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今天的韓凌天,可並沒有平日里的冷靜。

    而且,齊鈺峰與黃景明有備而來,此地布置的陣法,又直接將韓凌天最為出眾的勁力壓制。

    “我若不敵,你再出手救援也來得及。”

    韓凌天笑了笑。

    洛月縴猶豫了一下,最終只能輕輕點頭。

    囑咐完,韓凌天回身,眼神漸漸變得森冷。

    “你小子無論什麼時候,都狂妄的不像樣子啊,先不說此地陣法對于雙方的增減,單指個人實力,你可知道我二人在無為境榜單中的排名?”

    “不知天高地厚!”

    兩人言語淡淡,顯然都已經將韓凌天當做盤中物。

    “死人的排名可沒人會在乎,我只知道從今天開始,斐家將空出兩個長老席位。”

    韓凌天面無表情,身上黑白龍紋閃爍,蘊含著磅礡殺氣的聲音傳蕩而出。

    那立于荒山最高峰的齊鈺峰與黃景明聞言,先微微一怔,下一刻,不禁捧腹大笑,好似听到了什麼世界上最白痴的話。

    他們倒沒料到,身在險境,又面對他們二人,韓凌天竟沒有跪地求饒,反倒大言不慚。

    難不成,他真的以為打敗了孟殊星等人的聯手,就有資格無視真正的老牌無為境榜單前十強者嗎?

    像那些新晉的無為境九重,齊鈺峰與黃景明中任何一個皆能夠輕松打敗,而現在,他們可有兩人!看著他們的反應,洛月縴不禁有些緊張。

    哪怕她現在得到了天龍門其中一殿中的大機緣,面對那些老牌強者,也沒有絕對把握。

    齊鈺峰與黃景明狂笑半響才漸漸停止,相互對視了一眼,嘴角都有著森冷弧度上揚。

    “我二人今日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麼資格狂妄!”

    話音一落,澎湃勁力如同風暴一般自兩人的體內席卷而出,強悍的力量,令得他們腳下的地面炸裂開來。

    令人戰栗的可怕威壓,擴散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