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床都上過了,矯情什麼?

    “”

    顧兮辭不止一次在心里問過自己,為什麼她總是可以忍受他如此毒舌,沒有把他起早咬死?

    她抬步走上台階,剛打算放下包包拉開椅子。

    對面的甦三爺忽然起身站起來,抬步朝她走了過來。

    顧兮辭立刻往後退了一步,滿臉警惕地看著他,“甦三,你又想干嘛?”

    男人微微皺眉,忽而附身過來貼近她,順勢拿走了她手里的包包,似笑非笑地睨了她一眼。

    “放輕松,我沒有在這種場合下對你下手的口味。”

    “那你還”

    甦三爺放下包,沒等顧兮辭反應,忽然伸手握住她的手,拉開一旁的椅子把她按了下去。

    見她坐下了,還一臉戒備地抬頭看著他,男人不由得扯了扯唇。

    “我只是想跟自己的女人,一起吃個早餐,哪兒有那麼多為什麼?”

    顧兮辭臉色一僵,寒著臉抬頭看向他。

    “我不是你的女人。”

    “實質性的關系都有了,你跟我計較這個,不覺得自己過分矯情了些?”

    “你!”

    甦三爺無聲眯眼。

    瞧著對面小女人一副恨不得把他碎尸萬段,卻偏偏奈何不了她的樣子,甦三爺愉悅一笑。

    下一秒,他微微傾身,抬手將手邊的平板扔到了她跟前,又用下巴點了點。

    “看看。”

    顧兮辭皺了皺眉頭,拿過平板困惑地點開。

    這才發現男人給她看的,是甦園圍牆上各處的監控視頻。

    就在此刻,圍牆外甚至是圍牆上,每隔一段距離,就趴著一個架著高清相機的狗仔。

    所有的鏡頭,都對準了她和他坐著的涼亭。

    瞬間,顧兮辭似乎就明白了甦三爺的意思。

    “你想把我和你的緋聞關系坐實?”

    甦三爺扯唇,“你倒是不傻。”

    顧兮辭抿著唇,緊繃的臉上一點點地翻出白意。

    她抿著唇,冷冷地抬頭看向他,“三爺,我不懂你的意思。”

    “明知故問。”

    甦三爺冷笑一聲,毫不猶豫地拆穿她。

    “上了床還住在一起,醒來還能一起共用早餐的人。你以為在媒體的眼里,我們會是什麼樣的關系?”

    “傅綏臣覺得,用你們在一起的實錘轉移大眾的注意力,在我看來如愚蠢至極。承認關系,永遠比欲蓋彌彰更容易讓人信服。”

    言下之意很明顯。

    既然如今所有灃城人都覺得她和他有關系,不如就大方承認。

    吃瓜群眾的戲看完了,自然也就風歇雨停了。

    甦三爺的話剛說完,顧兮辭就已經一臉煞白地站了起來,神色激動地看向他。

    “我不同意。”

    她緊緊地攥著拳頭,死死地看著對面的甦三爺,因為過分的激動,說話的聲音就帶了幾分明顯的顫音。

    “我知道只要這樣做,輿論很快就能平息,三爺你也有這個能力做得到。”

    “但我不願。”

    “不管是你還是傅綏臣,我都不願和你們扯上一絲一毫的關系。”

    她說完,伸手拿過旁邊的包包轉身就走。

    剛到台階處,身後就響起甦三爺異常諷刺的聲音。

    “不想和我們扯上關系。怎麼,是因為那個死了化成灰的陸聿臻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