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抗生素

    從醫院回來,瞧著自己那輛破破爛爛的飛度,丁馳膩歪半晌還是把車開到了4s店。等他回到家,發現自己又餓了,而且隨著時間推移腹中的饑餓感正在演變成饑腸轆轆。他抓起手機看了下時間,十八點二十三分,距離他上次進食只過去了四個小時,而且中午他在自助餐廳吃下了起碼五、六個成年人才能吃得下甜點。

    他以為吃了那麼多最起碼今天不用再吃東西了,但他錯了,僅僅四個小時後,他又變得饑腸轆轆。醫院給出的診斷結果是營養不良、體內菌群失調,但他用手機搜了半天,也沒搜到菌群失調跟胃口變得超乎尋常有什麼聯系。

    對了,醫生開的藥還沒吃呢,也許吃了藥能好點

    丁馳爬起來,抓起茶幾上的袋子,找出藥**,看了說明書隨即吞服了兩粒抗生素。一分鐘之後,胃里翻江倒海,丁馳沖進衛生間,哇的一口就吐了出來。吐到後來連酸液都被被吐了出來,連帶著剛吞服的兩粒抗生素,口鼻間瞬間就充斥著刺鼻的酸味。

    持續不斷的嘔吐讓他頭暈眼花,好半天胃里才平復下來。他起身擦洗了下嘴角,漱了漱口,扭頭看了眼馬桶。

    嘔吐物里除了兩粒剛吞下的抗生素,什麼都沒有,那他中午吃的那些甜品都哪兒去了難道全都消化了另外,這突如其來的嘔吐,究竟是饑餓造成的,還是抗生素造成的

    丁馳覺得自己有必要坐下測試。他穿好衣服下了樓,也不知是怎麼了,只要一想到吃的,腦子里想的全都是甜品。那些丁馳平時不怎麼吃的甜品此時在腦海里變得異常誘人,甚至只是想想就讓他直流口水。

    他在小區附近找了間西點店,買了足足兩袋子糕點、甜品。回來後,他趕忙吃了幾塊,等腹中的饑餓感沒那麼強烈了,這才重新抄起藥**,又吃了兩粒抗生素。

    這次的反應更快,不到三十秒,胃部痙攣了下,再次翻江倒海,丁馳沖進衛生間猛烈的嘔吐起來。抗生素、吃的甜點、甚至連剛才喝的水全都被他吐了出來,直到吐出酸水,丁馳的胃口才重新平復下來。

    “這什麼破藥怎麼吃了就吐”

    沖了馬桶,漱了口,丁馳進到臥室里抄起藥**,然後用手機查了查藥品的副用。倒是有腸道反應、惡心嘔吐這一項,但一般都是吞服之後,藥效起用才會引發副用,從沒有吞下去立刻就嘔吐的狀況。

    放下手機,丁馳皺著眉頭沉思,他覺得應該不是藥品的問題,而是自身的問題。也許是誘變劑搞的鬼誘變劑改變了他體內的微生物,它們變得極度排斥抗霉菌類藥物,所以自己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不管怎麼說,現在已經可以排除是饑餓造成胃部痙攣嘔吐這一因素了。

    丁馳覺得有必要做一下實驗,趁著胃里的饑餓感還沒恢復,他找出藥箱,里面還留存了一些上次感冒時買的藥品。

    感康,吞服一片,五分鐘內沒反應。與此同時,胃里的饑餓感開始恢復。

    維c銀翹片,吞服一粒,五分鐘依舊沒反應。胃里開始變得饑腸轆轆。

    羅紅霉素,吞服一片,一分鐘不到丁馳又沖進衛生間,吐了個昏天暗地。良久,漱了口後,丁馳沉思著,感康與銀翹片都沒反應,唯獨羅紅霉素會引起嘔吐。而之前吃的抗霉菌藥物同樣也是抗生素,所以體內菌群對抗生素很敏感

    腹中的饑餓感越來越強烈,丁馳走出衛生間,進到臥室里抄起一塊蛋糕,一邊吃著一邊解鎖手機,輸入關鍵字查詢,融化、微生物、誘變劑,搜出來的條目很多,但沒有一條是丁馳需要的。去掉一個關鍵字,結果同樣沒什麼變化。

    丁馳煩躁的丟下手機,然後猛然發現不知不覺間已經吃了大半袋子的甜品。感受著腹中已經沒了饑餓感,丁馳將半塊面包塞進嘴里,然後重新系好了袋子。

    他覺得不能再吃下去了,繼續吃下去只有兩種結果,一種是撐死,一種是窮死這些西點可不便宜。

    睡覺前,丁馳洗了個澡,他反反復復檢查了全身,沒發現一絲一毫的變化。但那連余瑾都說不清楚的誘變劑依舊讓他感到不安,他覺著也許明天應該去醫院再檢查一遍。

    一夜無話,第二天丁馳早早的就醒了,他是被餓醒的。

    強忍著對于食物的**,丁馳收拾整齊就去了醫院。這次他去了人民醫院,系統的做了個全身檢查。下午結果出來,醫生的話讓丁馳大為意外。

    “你的身體很健康,小伙子是不是運動員啊”

    丁馳難以置信,說“我很健康”

    老專家推了推眼鏡說“各項指標都很正常,心肺功能尤為突出,正常人的心率在每分鐘六十到一百之間,而你的心率是四十八,綜合各項指標來看,你非常健康。”

    自己的心率只有四十八丁馳忘記兩年前公司入職體檢時自己的心率是多少了,但肯定不會有四十八這麼低。

    但這不重要,丁馳更關心自己體內的菌群。

    “大夫,我之前在醫大附屬一院查出體內菌群失調的毛病。”

    大夫翻找出一份化驗單掃了眼“還有這事兒你什麼時候查的”

    “就昨天的事兒。”

    “一切正常。”

    “一切正常您是說我這毛病好了”

    “對,一切正常就說明你已經好了。”大夫頓了頓說“體內菌群失調有輕有重,輕微的自己調節一下就好了,稍微嚴重點吃些抗生素,再補充下益生菌,也就調理過來了。要是特別嚴重,那就麻煩了。不過你這麼快就好了,說明不是很嚴重。”

    不嚴重嗎昨天醫大一院的大夫可是給自己開了藥的。

    丁馳沉吟了下,只好謝過大夫,匆匆離開了醫院。所有的檢測都顯示他的身體很健康,如果他堅稱自己的身體出了問題,一準會被當成精神有問題。

    乘坐地鐵回家的路上,丁馳推測著自己身上發生的問題。暫時來看,誘變劑只給自己帶來一些影響不大的副用,嗜糖、胃口變大,以及吞服抗生素就會嘔吐。

    但接下來呢

    丁馳不得而知,可如今醫院給出的結果是沒有問題,呵,沒有問題才是最大的問題看來醫院已經沒法幫他查出自己身體發生的問題,接下來也許只能靠他自己了。他突然想到,也許可以試試注射抗生素

    青霉素針劑是處方藥,去藥店買一般都得有醫囑,而且自己也不會注射嗯,看來得找朋友幫忙了,大飛那家伙正好是護士。

    想到這兒,丁馳掏出手機,又給大飛發微信。連續發了幾條,大飛這廝又不回消息。丁馳嘆了口氣,發了個一毛錢的紅包。

    紅包再次把大飛炸了出來,這廝發了段語音過來“槽一毛錢,你賤不賤啊”

    丁馳在地鐵上不方便說話,于是發文字big fy,找你幫點忙。

    大飛不耐煩的回語音“幫什麼忙”

    丁馳找出昨天的化驗單拍照發送,隨即又發文字想快點好,幫我買點抗生素針劑,來我家給我打一針。

    大飛“我當什麼事兒呢,不是你自己不會去醫院啊我正忙著打排位呢。”

    所以說朋友這東西要來有什麼用平時不搭理你,你有事兒找他,大事兒沒那能力,小事兒懶得幫你,嘖

    丁馳只好出絕招,又發了個兩百的紅包。

    大飛立刻回語音“看你這麼孝順的份兒上,等著,哥打完這把就去找你。”

    施施然放下手機,丁馳暗自琢磨著,等大飛給自己打完抗生素,回頭再把這兩百塊錢弄回來。從地鐵出來,丁馳沿著小路往家走,路過一幢居民樓,丁馳心中猛然警覺那種感覺說不清道不明,只是隱隱覺得有危險在臨近。

    下一刻,頭頂尖叫聲響起,丁馳抬頭的瞬間做出反應,身體微微側移,左手探出一把抓住模糊的黑影。下一秒,鑽心的疼痛從手掌傳來,他這才看清楚,自己抓住的東西竟然是個盆栽仙人球。

    他第一個想法是咦我竟然接住了緊跟著才是第二個想法太特麼疼了

    倒吸一口冷氣,強忍著疼痛將仙人球丟掉,丁馳惱火的抬頭,就見六樓左側的窗口啪的一聲迅速關上。大爺的拿仙人球砸人,回頭還裝不知道,這是把自己當軟柿子欺負啊絕對不能忍丁馳一邊拔著手掌上的尖刺,一邊沖進單元門,兩步並一步,沒一會兒就爬到了六樓。抬手  砸門,喊道“開門砸完人沒事兒了是不是要不是我反應快,這會兒說不定已經去見列祖列宗了”

       “開門你出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砸了半天門,里面一點反應都沒有。嘿裝沒有人是不是丁馳四下看了看,很好,沒有監控**。他憋著氣跑下樓,找到超市買了一管502,轉頭把人家鎖眼給堵上,這才忿忿不平的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