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搶人頭

    殺人,嘴上說起來再輕松不過,如果江城願意一天之中完全可以將這個詞重復上萬遍都不會累(當然前提是不會感到無聊)。

    可當他需要在現實中,在對方的恐懼、求饒之下,在那濃重的血腥氣味和充斥眼簾的殷紅血液帶來的感官沖擊之下,克服內心的抗拒去切實的做這件事的時候,他才感覺到這個詞並不只是說說那般簡單且容易做到的。

    活生生的、鮮紅的一條性命……

    “砰!”一道振聾發聵的槍響聲在江城耳邊響起,隨後,一陣濃郁的火藥味開始在空氣中散發,與血腥味混雜在一起。

    江城呆立著,思緒已經被突然的槍響打亂了,只是茫然的看著眼前那具尸體。

    此時的屈恆睜大著眼楮,房間內昏黃的燈光正照在他的臉上,最後的表情已經定格——恐懼中帶著一絲驚愕,額頭上赫然多出一個血洞,紅的白的不斷的從中涌出,慢慢向下流淌。

    “嘀嗒,嘀嗒。”

    房間中安靜下來,只剩下某種液體滴落在地板上所發出的聲音,細听之下,極富有節奏的美感。

    不用想,江城就知道是陳裴深開的槍。

    他有點慶幸,心中突然對陳裴深有點感激。

    這時,門外急促的腳步傳來。

    “公子!”護衛們珊珊來遲。

    從第一聲槍響到現在實際上還不到兩分鐘,再算上護衛們的反應時間,兩分鐘能沖到樓上其實已經稱得上迅速了。

    推門而入,屋內的景象就映入眼簾,破碎的落地窗,四散裂開的碎玻璃,一片狼藉的地毯,呆站著的江城,還有仍然舉著左輪引槍不發的陳裴深……等等,怎麼會有這麼濃重的血腥氣味?

    護衛們下意識的低頭,這才發現屈恆的尸體,死狀淒慘。

    “別動,蹲下。”

    護衛們抬槍瞄準江城。如果說此時的屋內最有可能是殺害屈恆的凶手的,無疑就是江城了。並且很明顯,屈恆死于額頭處的致命傷,這里被子彈貫穿,而江城正好還舉著槍……嘶,等等,舉槍的怎麼是公子?

    是江城開槍然後硬塞給公子的?

    護衛們的猜想已經慢慢偏離邏輯了,因為他們總下意識的避開一種邏輯上正常,但卻絕不可能發生的可能……

    “我覺得,應該是你們公子殺的……”江城幽幽的提醒道。

    不,不可能,屈恆是少校統領,是公子身邊的親信,公子怎麼可能會殺他?

    護衛們心中下意識的拒絕。

    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一定是你殺的!

    內心的否定表現在行動上,就是數名反應還算機敏的護衛紛紛拉開保險栓,然後怒喝︰“閉嘴!立刻蹲下!否則開槍了。”

    江城不敢違逆,沒有具現物卻又“見識廣博”的他深知子彈的可怕,立刻蹲下身子,焦急的等著一邊的陳裴深為他解圍。

    “是我殺的嗎?”陳裴深放下槍,突然饒有興趣的問道。

    “不是你殺的,難道是我殺的?你趕緊幫我解釋啊!”江城憤然反駁。

    “那好吧,確實是我殺的,你們放下槍。”陳裴深嘴角微微一翹,對著眾護衛說道。

    “公子……”護衛們遲疑著,他們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好了,放下吧。”陳裴深擺擺手,語氣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護衛們趕緊放下槍,表情驚疑,眼神中滿是不可思議。

    “屈恆背叛陳氏,想要刺殺我,江城有功,從今天起,他就是你們的統領了。”陳裴深走到桌旁,摸了摸還滾燙著的槍管,把左輪放在桌上,然後轉過頭,用他那略帶厚重鼻音的獨特嗓音說道。

    “看吧,確實不是我殺的,是他殺的。”江城依舊蹲在地上聳聳肩,護衛們的情緒還未完全平定,如果他貿然站起有很大可能會刺激到某些神經敏感的,到時候抬手給他來一槍可就不好了。

    或許是外部的刺激讓他的智力得到了超常發揮,性命攸關的事他總能考慮的相當周到。

    背叛?刺殺?

    得益于陳裴深在大庭廣眾之下的官宣,關于叛徒的傳言最近一直廣為流傳著,鬧得護衛們是猜疑不斷,人心惶惶。此刻叛徒終于被揪出,理論上說護衛們應該變得雀躍輕松才對,可事實上他們此刻心情沉重,一種無形的陰霾籠罩在心頭。

    是的,叛徒被揪出來了,可被揪出來的確是他們從未懷疑過的那個人,這段時間他們相互警惕著,提防著,可最終還是漏算了真正的叛徒。

    還有什麼是能夠相信嗎?

    心中想什麼,面上也就表現出什麼,陳裴深站在一邊,不動聲色的將護衛們的一切變化盡收眼底,嘴角帶著莫名的笑容。

    “江統領?”陳裴深突然開口問道。

    “嗯?”江城下意識的應道,他此時的注意力還在眾護衛身上,不經意間只听到一個‘江’字就回答道。

    “江統領!”陳裴深的話讓護衛們如夢方醒,原來的的兩名統領死的死丟的丟,眼下隊伍中江城的軍餃無疑就是最高得了,況且陳裴深剛才也宣布了江城接任統領職務,眾護衛趕忙換了稱呼。

    “統領?”這次江城听清楚了,有些納悶的疑惑。

    “你以後就是近衛營的統領了,哦,對了,不是副統領,是中校統領。”陳裴深半重復半補充的說道。

    護衛們大驚,他們剛才還拿槍指著的人搖身一變竟然成了自己的頂頭上司了?

    “這江統領不記仇吧?”護衛們交頭接耳,竊竊私語,都想從其他人那里找到一點慰藉。

    “不知道啊!”然而得到的回復卻很統一……

    “誒?我怎麼就成統領了?你不是說了嗎我殺了叛徒就放我走?”江城瞬間反應過來,轉頭質問。

    “對啊?”陳裴深理所當然的回答道,一副不知所雲的表情。

    “那你怎麼說話不算數。”江城不敢置信的看著一臉坦然的陳裴深,指著地上的尸體,憤然問道。

    “哦~”陳裴深順著江城手指的方向,拖長了聲音,給人一種恍然大明白的感覺。

    這讓江城有些得意,揚著臉翹起嘴角,靜等著對方兌現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