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崔嬌來到這個時代算頭一次這麼近距離接觸到權貴這個階層,這個時候的平民更沒有權利可言,這還得給權貴下跪,就算街上遇到了讓路就罷了還得跪在路旁,這真是去哪里說理去。

    崔嬌低著頭跪在劉身旁沒有言語,就這時听跪在身旁的其他人小聲交流道︰“這是哪位貴人,這樣的威勢?”

    “還能有誰啊,咱們大周,除了陛下和皇後娘娘,就是長公主了,听說今天長公主外出踏青。”

    “長公主啊,難怪,這朝中長公主的勢力可不弱。”

    “吆,您這還了解朝中的事情呢,好了好了,別說了,小心惹禍。”說完就禁了聲。

    因為前邊的隊伍走了過來,崔嬌低著頭,她可沒有特立獨行,這個皇權在上的時代,不小心就會被冠上個藐視皇權的罪名,這可是有滅門的可能,所以崔嬌隨大流的等著這些所謂的貴人趕緊走。

    劉就在崔嬌的身旁,自然也听到了身旁人的嘟囔聲,他情緒有些激動,手上的青筋暴起,都低著頭,也就沒人看到他的異常。

    直到隊伍走過,路旁的百姓才都直起身來,劉此時已經收斂了情緒,順勢扶起了崔嬌道︰“走吧”

    崔嬌覺得從出門到剛才雖說劉情緒不顯,但是能感受出劉心情很好,可從這長公主的車隊經過後,崔嬌就發現劉心情不好,這一天逛完都是有些悶悶的樣子。崔嬌自動的將劉的這個樣子歸為是受了刺激想到了自己的春闈成績,患得患失。

    看著店里金燦燦的金飾,崔嬌心里樂開了花,眼里閃著光,劉適時的說道︰“看中哪一個,我給你買。”

    崔嬌其實有銀子,自己嫁人有嫁妝,還有之前在西北獲得的獎賞,但是她一心要開一間自己的醫館,所以一直攢著錢,生活還是很節省的。听到劉說要給她買首飾,覺得無功不受祿,而且彼此是合作關系,怎麼能讓人家花錢呢,“不用了,我自己有呢,況且我就是喜歡看,不是一定要買的。”

    崔嬌撫摸著一只鳳釵,這做工真是太細致了,這樣的時代純手工藝能做成這樣子真是令人嘆為觀止,崔嬌狠了狠心道︰“掌櫃的,這個釵多少錢?”

    “夫人,這釵二百兩,您看這做工,特別配您。”崔嬌心里嘀咕這麼貴,她的銀子還得用來開醫館呢,這買鋪子,置辦藥材種種的費錢的很,她笑了笑道︰“那我再看看。”掌櫃的也挺和氣,沒有因為崔嬌沒有買而鄙視她,只是招來了小二陪著,他則去招呼別的客人。

    崔嬌終是沒有買任何東西,拉著劉離開了鋪子,出了鋪子劉才道︰“那麼喜歡那只釵為什麼不買,我可以給你買。”

    崔嬌有些尷尬笑著回道︰“沒有很喜歡,那個釵有些小,做工也不是很精致。”劉哪里能不知道她眼楮里迸發出的喜愛。為了她的面子也沒有點破,只是想著日後有機會買著送給她。

    兩人沒買什麼東西,崔嬌看著新穎的吃食,都會去鋪子上逛,兩人倒是吃了許多亂七八糟的小吃,傍晚的時候刮起了涼風,崔嬌打包了點小吃便催著劉找馬車回家了。

    剩下的日子,兩人都沒有出門,緊張的等待著春闈成績。王彥倒是每天玩的都很盡興,這幾天他頻繁的出入舉子們聚集的酒樓,想著打听一下,他這同進士的身份能謀個什麼樣的官,雖說還有殿試沒有公布成績,但是他不認為她的名次還能往前進多少,家有小財,相信家里肯定願意為他的前程出錢打點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