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請教

    如意你這個想法好,可不就是得這個樣子嗎,陳媛姐听了喬如意這個想法,很是贊同,道銀子放在自己手中就是個死的,不如就拿出來置辦一份產業,既能留著以後用,又能有些產出,也可以供平時的花用。

    喬如意听了也是點頭,接著說道問題就出在這里啦,我也想不出置辦什麼產業好,就想著問問媛姐你,媛姐你可有什麼好的建議

    這個-陳媛姐听了這個話,便有些沉吟了,她雖然手中有產業,但是她只知道每日收些利息,別的一概不清楚,只因為鋪子里的掌櫃的是做了好些年了,都是忠心耿耿的,到也不怕有人從中謀私利,若是說陳媛姐對于生意上的事情她是一概不知道的,當然對于喬如意好不容易存下的銀子,陳媛姐也不敢貿然的去張羅,就怕到時候虧了,那可就難受了-

    陳媛姐想到這里,便對喬如意說道

    如意,不是我不幫你,其實我和你說實話,我是對生意上的事情一概不懂的,都是各各鋪子的東家,或者說田地里的莊頭每日按時送來利息,別的我也不管-

    說道這里陳媛姐面上有些羞意,接著又對喬如意說道

    如意你好不容易攢下來的錢,我也不好瞎出主意,到時候若真的是有個什麼閃失,我可就罪過大了,所以這個主意我可不能出

    喬如意听了,有些失望,不過呢,喬如意心中也有一些準備,她也知道陳媛姐對生意上的事情並不在行,光看她平日的所作所為,她就知道陳媛姐決對沒有將精力放在生意上。

    不過如意,我建議你再多存點銀子再說,說實在的,二十兩銀子若是說開個小鋪子或是夠的,只是你還要請掌櫃的,置辦一些家伙什,那就差了些了。

    陳媛姐雖然不知道做什麼生意好,但是這成本還是知道一些的,一個鋪子要開起來需要花多少錢,心中也是大概有數了。

    喬如意倒是疏忽了這一點,當初她在水灣鎮,開個鋪子並沒有花了多少銀子就開起來了,當然了,她是忽略了她現在在長寧城而不是在水灣鎮,在長寧城,花費所需肯定要比水灣鎮多多了許多。

    喬如意想到這里,便明白了一些,便對陳媛姐說道這個我倒是忽略了,你說的這點確實是真的需要考慮-

    那就是她還需要存一些銀子才能置辦一份自己滿意的產業。

    陳媛姐听了點頭,接著又對喬如意說道喝茶喝茶,你看說了這麼長時間了,口都干了。陳媛姐說到這里,便先捧起一杯茶喝了兩口,陳媛姐便接著說道

    你或許不知道,如意,你要是置辦下產業,以後麻煩的事情多者呢,有個丁點的小事,那些鋪子里的人就要跑來請示來請示去的,你說做東家的也不能說不讓他們來了,沒有那樣的,所以我好幾次都是忍著脾氣听著他們的匯報的

    喬如意听了,忍下笑意,說道

    那是鋪子里的人負責,你作為東家還不要偷偷的笑,還在這里抱怨-

    如意你說的對,所以我才在面前說說,你說我一想不喜歡這些商賈之事,如今又不得不為之,慶哥如今只一心的攻讀詩書,說是過一陣子就要去考秀才了,還是和來興是同一場的,我不得去支持他嘛,所以家中的這些事情我都不去煩他,不過呢我不煩他,就得讓別人來煩我,我還和慶哥說呢,索性他若是考不上秀才的話,就讓他去管鋪子,我一說這個,慶哥就和我急,說什麼要功名,說那才是正途,是男兒光宗耀祖的事情。

    陳媛姐說道這里,便對喬如意說道

    如意你說說,我就不理解男人對于功夫那般的孜孜追求,要我說,每日吃的好穿的好,有人伺候著,不缺錢花,我就覺得是好日子了,就滿足了。

    陳媛姐說著這里,嘆息了一聲。滿是疑惑。

    喬如意知道陳媛姐如今是有子有夫的很是滿足了,不過呢,喬如意卻也明白男人對于功夫的追求,想到這里喬如意便笑了笑說道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男人有上進心是好的,做女人的只有支持的份,管他們干什麼呢,只要是正經事,不去賭,不去嫖的,也就夠了

    如意你這個話我是明白的,我也不和慶哥爭辯的,他愛做什麼便做什麼吧,只老老實實的,不要出那些ど蛾子就是了。

    陳媛姐降低自己的要求,只想要過一種安定的日子了。

    喬如意見陳媛姐說的像是有萬般煩惱似的,實則嘴角仍是笑盈盈的,喬如意便也笑著應道

    也是,還是要想開了才是

    喬如意知道生活中的有些事情是不能較真的,不然那可真的痛苦和麻煩不端,有些事情得過且過,不當是為了自己好,也是為了身邊的人好。

    兩人又說了一會子話,喬如意見陳媛姐有些勞累了,便和陳媛姐告別,陳媛姐也不多留喬如意,只囑咐著讓喬如意以後多來。

    喬如意應下,便帶著喜樂走了出來。

    喜樂跟在喬如意的身邊,一句多余的話也不說,當然喬如意看中喜樂,是因為她直率,也有一把子力氣,剛到了她身邊的那兩日,喬如意還以為是喜樂不太習慣,所以不怎麼說話,如今好幾日都過去,喜樂越來越沉默,若是喬如意不仔細去听,都听不到喜樂的呼吸聲,她安靜的便如一團空氣一般。

    喬如意便決定要和喜樂談談了,這個事情正好,喬如意便開口說道

    喜樂,你這是咋的了,怎麼這些日子沒有見你說什麼話

    說話,小姐我要說什麼話嗎,喜樂有些疑惑的看著喬如意,仿佛是自己漏掉了什麼任務似的。

    哦,這個-喬如意听了這個話,沉吟了一會,說道這個倒沒有說非說不可的。

    作為丫頭,不過是每日听主人的安排,該做什麼了,便去做什麼,不要做差了就行了,若是說要和主人聊天解悶的話,也不是不行的。只不過喬如意卻不想著讓喜樂如被人吩咐過了一般才去說話,希望她是自動自發的去說一些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