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魔物的起源傳說

    “有種奇怪的感覺。”

    看著那個奇怪的人逃跑之後,李珂看看著那個被莫甘娜捏碎的稻草人稍微有點感覺不對勁,但是不管他怎麼去檢查那個稻草人,都只能夠得出這就是一個普通的稻草人的結論。雖然一個這樣的稻草人存在在一個廢棄的城鎮當中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但是李珂確實沒有從上面感受到什麼奇怪的力量。

    所以李珂就把被莫甘捏碎的這個稻草人給當做柴火點了,雖然就算是如此他也覺得怪怪的,總有一種奇奇怪怪的感覺。

    “大概是以前是什麼魔怪吧,德瑪西亞經常會出現這種情況,人們的種種情緒在經受過壓抑之後發酵,然後匯聚到某種東西上,變成奇奇怪怪的魔物,這樣的事情其實也是非常常見的。”

    莫甘娜則是一點都不在意,畢竟她歷經風雨,見的多了。

    “所以不用太在意了,對付這樣的魔怪,德瑪西亞人是很有經驗的。而且看這個樣子,還很有可能是哪個想把我們嚇跑的人制作出來的呢。”

    她自己就有這樣的經歷,比方說因為自己喜歡的這身裝扮讓德瑪西亞人無法接受,然後沒多久她的鍋就變成了只會出現綠色濃湯,和劇毒白色泡沫的奇怪魔怪,導致她為此郁悶了很久,並且不得不自己動手把自己的鍋給毀掉。所以她並不在意這些弱小的魔怪,也因此除了一些比較特殊的,又或者在她面前襲擊人類的,她都不會去在意,因為她覺得這是人類自身的缺陷所制造出來的怪物,也理所應當的只能夠被人類自己擊敗。

    恐懼造出來的魔怪要用勇氣來擊敗,貪婪制造出來的魔怪要用滿足來擊敗,嫉妒所制造出來的要用欣賞和友情來擊敗,自私制造出來的魔怪要用無私來擊敗,這些從人類情緒中出現的怪物是人類本身的罪孽,也是他們讓自己變得完美的捷徑,是他們自身的試煉。

    這就是莫甘娜對于這些因為人類情緒而出生魔怪的態度,也是她內心的想法。

    “那德瑪西亞還真的是多災多難啊。”

    這種類似于信仰成就某種怪物和神明的說法李珂是相信的,因為在這個世界當中的的確確是有著這樣的存在的,像是只要九九八的那個風女娜迦,在她的背景故事從一個富有心機和上進心的漂亮女法師改變,變成了一個神之後,英雄聯盟宇宙就正式的承認了信仰會讓人變強這一點。

    這位掌控著風的女神,她如果沒有信仰就會消亡,而如果有足夠的信仰,她的力量也會強大到一個難以想象的地步。

    所以莫甘娜說德瑪西亞的人們的恐懼會成為所謂的魔怪,李珂也是絕對相信的,畢竟神明和魔物的區別不過是行事得方式而已,既然人們的信仰能夠制造出一個一心為了大家的善神,那麼制造出一個個弱小,但是卻十分殘忍的魔怪,也就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了。

    “沒有辦法的事情啊,這個世界雖然美麗,但是也十分的殘酷啊。”

    莫甘娜輕輕的笑了笑,然後接過了李珂遞過來的餅干和肉湯,然後輕輕一掰,讓餅干發出了清脆的聲音。但是就在她掰開餅干的時候,在遠方也有一個東西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啊啊啊啊!!”

    那個諾克薩斯的探子瘋狂的用自己手中的木棍敲打著自己面前的稻草人,他面色驚恐,並且再也不管自己會不會暴露了。

    在他快要跑到集合點的時候,他就突然發現自己的背後有什麼東西。而在他警覺的扭頭看去的時候,他就看到了一個破舊的稻草人,正提著一盞燈在他的背後靜靜站立。並且在他看清楚了這個稻草人的笑臉的時候,這個稻草人那被兩根破舊的木棍綁在一起所形成的‘脖子’還似乎是因為無法承載它的稻草大腦,因此而歪倒了!

    這個諾克薩斯的探子卻可以很確定的是,在自己過來的時候,他絕對沒有看到過這個稻草人!而且這個稻草人手里面提著的提燈,也正是他之前摔碎在石頭上的那個!

    那個傳說是真的?!

    它在看我?!

    我被盯上了!

    恐懼立即出現在了他的心中,但是出生在諾克薩斯的他卻選擇將自己的恐懼發泄了出來,拿起自己身邊的一根木棍,就朝著那個稻草人沖了過去,並且輕而易舉的就把這個突然出現在他身後的稻草人打翻在地,並且敲斷了構成這個稻草人的腐爛木棍。而這個稻草人手中的提燈也因此落到了地上,里面的燈火也隨之慢慢的熄滅。

    “哈……哈……”

    烏鴉的叫聲伴隨著這個探子的粗重喘息慢慢的響起,微涼的天空更是給了他一種奇怪的情緒。但是就在他喘著氣,慢慢的後腿,並且觀察著四周情況的時候,他的後背就突然撞上了一個冰冷而堅硬的東西,而且他能夠感覺的出來,這是一根木棍!

    難道說!

    他立即想要把自己手中的木棍砸過去,但是還不等他反應過來,他就感覺到自己的屁股被猛的踹了一下,然後他就不可抑制的向前倒了下去,然後摔在了地上,剛好能夠看到那個稻草人空洞的眼楮和嘴巴。但是還不等他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他的背上就被踩上了一只腳,然後一陣冰冷的感覺也傳到了他的脖子上。

    但是他的第一反應卻不是害怕,而是慶幸是人。

    “就是你沒事干把我們用來警戒的稻草人砸碎了?看來……等等,萊恩,是你?你怎麼會做這麼蠢的事?”

    這個聲音充滿了意外,然後踩在這個探子背後的腳就提了起來,然後他也立馬的站了起來,因為他現在根本就不想看到那個稻草人了。而且他的第一反應也不是和自己曾經的搭檔敘舊,而是直接問了出來。

    “這是你們制作的?!”

    他的同僚,一個看上去和德瑪西亞的鐵匠沒什麼不一樣的男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然後點了點頭。

    “算是吧,畢竟我找到他的時候他都己經快爛透了,就只有手里面的燈是完好的,所以就充了點稻草作為偽裝……怎麼了?”

    萊恩看著自己的同僚,發現他沒有說謊的痕跡,心里面也忍不住的開始嘀咕,懷疑是不是真的是自己神經過敏了。但是他接下來看到的人卻讓他立馬舉起了匕首,並且忘記了稻草人的事情,因為他在自己同僚背後看到的人,正是一名他認識的德瑪西亞的低級軍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