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不如下山去,高舉反旗

    “難說!”

    無天輕輕搖搖頭。

    “不過,我可以肯定,要想等這人間自行變好,基本上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唯有一位經天緯地,雄才大略的大人物出世,以無上之姿橫掃世間的魑魅魍魎,重鑄乾坤。”

    “這個世界,才有可能變好。”

    無天這話,還真的不是瞎說,有參考對象的。

    而且,《倩女幽魂》世界,是無天所見過的,最絕望的世界,人類本身,就從本質上出現問題了。

    本質問題,自然要從本質上解決。

    “若非朝中奸官當道,貪官橫行,蒙蔽了聖上的眼楮,國政怎會怠慢至此。”

    燕赤霞長嘆。

    他雖然是不拘一格的大俠客,但是,在他的心里,明顯還對皇帝有著一些敬意。

    無天笑了笑,道︰“燕道長說笑了,若是沒有昏君,奸官和貪官也坐不上高位。”

    燕赤霞沉默不語。

    無天這話,還真的沒有說錯。

    朝中奸官當道,貪官橫行,又何嘗沒有皇帝的責任。

    “燕道長,若實在看不慣這人間,倒不如下山去,想辦法籌些銀子,招兵買馬,高舉反旗。”

    “若事成登上金鸞殿,這天下如何,還不是由你說了算嗎?”

    無天很認真的給燕赤霞提了一個建議。

    這就是無天的做事風格,遇到看不慣的,就要出手,爾若不行,便由我上。

    他這具化身的身份,是黑山老妖,乃是冥府一霸,所以他暫時無意插手人間之事。

    但是,他若不是黑山老妖,而是寧采臣那樣的書生,說不定現在已經舉旗造反了。

    “老道雖然會幾手武功和道術,卻沒有造反的才能,做的多了,也只會害人害己。”

    燕赤霞心中驚訝于無天的無法無天時,對于自己的身份定位,也十分明確。

    讓他當個江湖豪客,管管不平之事,斬妖除魔,他可以做到,但是,若是讓他舉旗造反,就真的是難為他了。

    “這就沒辦法了。”

    無天聳聳肩頭。

    既不肯自己去改變,又希望這個世界能有變化,世上哪會有這樣的好事。

    燕赤霞長嘆一聲,繼續在無天的面前喝悶酒。

    現在這個世道,太讓他無力。

    以他的本事,躲到蘭若寺,並且不問世事,過上了隱士一般的生活,其實是一種逃避。

    ……

    蘭若寺里,燕赤霞對著無天喝酒時。

    寧采臣和夏侯劍客,離開蘭若寺,已經一年有余。

    他們二人從蘭若寺回去之後,世道更加崩壞。

    讓寧采臣去收賬的老板,也早就一命歸西。

    如果不是有夏侯劍客護著,寧采臣說不定會像原劇情里面一樣,被人直接冤枉成通輯犯,抓到牢房里。

    寧采臣和夏侯劍客意氣相投,二人索性結拜為兄弟,一起闖蕩江湖。

    夏侯劍客磨礪自己的劍,寧采臣則是通過游歷,增長自己的學問。

    這一日,夏侯劍客與寧采臣走在一條山路上時。

    一隊江湖人打扮的人,騎著馬,從他們的身邊經過。

    這一隊江湖人中,還有兩個女人,其中一個女人的臉,長得和聶小倩一模一樣。

    夏侯劍客看到那張和聶小倩一模一樣的臉時,愣了一下,然後運起輕功追上去,同時高呼︰“等一等。”

    騎馬的江湖人,見夏侯劍客追來,都拉住身下的馬,把手放到了兵器上,嚴重防備著夏侯劍客。

    和聶小倩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正是《倩女幽魂》第二部人間道里面,前兵部尚書傅天仇之女——傅清風。

    夏侯劍客身形如電,來到傅清風的面前站定,行了一個江湖人的禮節後,問道︰“姑娘,黑山兄是否也來了這附近?”

    寧采臣這個時候,追著跑過來,有些在意的問夏侯劍客︰“夏侯大哥,你認識這位姑娘嗎?”

    夏侯劍客對寧采臣解釋︰“去年,我們在蘭若寺住的那晚,我無意間看到,黑山兄和這位姑娘,在夜里相會。”

    越是武功高強的江湖人,越是有一個很嚴重的毛病,那就是喜歡作死。

    當初,燕赤霞和無天都說蘭若寺里有鬼,又叮囑夏侯劍客和寧采臣,在晚上听到敲門聲的時候,不要開門,也不要出去走動。

    這些叮囑,反而讓夏侯劍客心癢的不行。

    結果,他就看到了無天和聶小倩在蘭若寺的後院聊天。

    “蘭若寺!”寧采臣的臉色變了一下。

    傅清風是正正經經的黃花大閨女,現在有人說,她與外男在夜間相會,這讓她怎麼忍,她當即怒道。

    “胡說八道,我從來沒有去過什麼蘭若寺。”

    夏侯劍客,十分認真的向傅清風解釋︰“姑娘,我並無惡意,請不要誤會,我們和黑山兄,乃是故交,今日遇到,只是想敘敘舊。”

    蘭若寺那個地方太邪門了,而且,夏侯劍客沒有把自己的劍術磨煉好時,是不會去自取其辱的。

    但是,在蘭若寺之外,有機會遇到無天,他自然要問候一番。

    雖然無天的身份有些問題,但是,自從相識之後,無天一直都以禮相待。

    夏侯劍客也不是迂腐之人,自然願意和無天結交。

    傅清風見對方的態度認真,臉上露出一個無奈之色,道︰“我真的不認識你口中的黑山兄?”

    寧采臣在夏侯劍客的耳邊,輕聲提醒︰“夏侯大哥,你看,她有影子。”

    蘭若寺里,凡是女子,都是猛鬼,這是燕赤霞和無天親口說過的話。

    無天若是在蘭若寺夜會女子,那麼,這個女子肯定是一只女鬼。

    但是,眼前這個女子,卻能出現在陽光之下,還有影子,可見不是女鬼。

    夏侯劍客經寧采臣提醒之後,才注意到,傅清風確實有影子,不像女鬼。

    “小女子傅清風,家父乃是前任兵部尚書傅天仇。”

    傅清風把自己的名字和身份報上。

    看寧采臣和夏侯劍客的樣子,也不像是官面上的人,所以,她報上自己的身份時,倒是不在意。

    “在下夏侯,江湖人給面子,稱一句夏侯劍客。”

    夏侯劍客察覺到自己認錯人後,便想告辭,但是,對方報了身份,他若不說點什麼,未免無禮,所以,他也報上了名號。

    “夏侯前輩。”

    傅清風聞言,驚了一下,急忙翻身下馬,對著夏侯劍客行禮︰“參見前輩。”

    (PS︰感謝‘師傅給我留個紅boss’,‘雪碧蘿莉’,‘賂呱 拇蟶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