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必須保




    與此同時,左丞相府。

    李斯今天是心曠神怡,喜上眉梢。

    因為李陽的出現,李斯最近可以說是連受打壓,不僅以嚴律治國的方針政策被否,而且各種經他完善的律法通通被廢,甚至連皇帝的寵信,也被李陽給橫刀全部奪去了。

    原以為,這大秦的朝堂將會是以中丞相為首的局面,如今卻因為一道《公法》新令,這一切都將在明日煙消雲散了。

    李陽一死,這皇帝的籠信,勢必會再次回歸到他李某人的身上,一切都將回歸如以前的模樣。

    試問,這對李斯來說,這世上還有什麼比這更值得開心的事呢!

    “哈哈哈……”

    李斯站在廳中,手握《公法》竹卷,情不自禁仰天大笑。

    得意的捋著胡須,更心得意滿之時,見到兒子李由回來了,不由喚道︰“由兒,過來。”

    李由匆匆來至父親面前,道︰“父親回來了,兒也正有要事找父親相商。”

    李斯笑道︰“由兒有何事?”

    李由道︰“李中丞今日發布了一道新法,名曰《公法》,不知父親可知曉此事?”

    李斯笑著點點頭,一說起此事,他就忍不住心頭大悅,笑道︰“為父在政事廳,天下之事有哪件會不知曉的。你這中丞府的護法督尉看來明日是要取消了,為父到時向陛下舉薦,讓你到宮中去掌禁軍。”

    李由好似並不關心什麼官職升遷調動之事,連忙道︰“我工之事,不急于眼下。既然父親也知曉了《公法》一事,那兒也就長話短說了,我想請父親明日早朝能為李中丞言。”

    “什麼?由兒,你剛才說什麼?”李斯一愣,整個人都有些發蒙,在想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听錯了。

    “我想請父親明日早朝之時,為李中丞請情,保他一命。如果……能保住中丞的位子,那就更好了。”李由說道。

    “…………”李斯直接驚呆了,傻傻地看著自己的兒子,簡直不敢相信這話會是從他兒子嘴里說出來的。

    這還是我的兒子嗎?

    李斯有一種腦子短路的感覺,要知道當初李陽被拜中丞相時,自己的兒子可是義憤填膺。甚至派他去李陽帳下任職,他都有些不服氣。

    可是這才去當了一天差,回來怎麼反倒全變了?不僅一心向著李陽,而且還求他這個老爹去力保李陽。

    可是,要知道他這個老爹,最近地位不保,可都是拜那個李陽所賜啊。

    這……是什麼情況呀?

    李斯摸了摸自己兒子的額頭,發現也沒發燒呀,不由好奇道︰“由兒,你沒事吧?好端端的,干嘛叫為父去為那個李陽求情?”

    李由其實也知道,父親肯定會覺得無法理解,于是解釋道︰“實不相瞞,兒對李中丞,無比之敬佩,我不想見他有事。”

    “什麼?”李斯差點就一個趔趄栽到了地上去,不僅一心向著李陽,而且還對他無比之敬佩,轉變要不要這麼大呀?

    李斯感覺腦子有些跟不上這個跨度節奏了,趕緊打住,道︰“你……你先停下,為……為父有些糊涂了,你剛才說對李中丞無比之敬佩,這……這是怎麼回事?你不是恨他奪了為父在皇帝面前的寵信嗎,這怎麼才去他那兒當了一天差,回來就變了?”

    李由道︰“父親可知,今日李中丞遇刺了?”

    “什麼?李中丞遇刺了!”李斯一驚,這事倒是他不曾听聞。

    李由點點頭︰“是的,下午就在宮門外,遇楚國余孽行刺,兒也差點命斷于此。”

    “啊?由兒可傷著了哪里?快……快讓為父看看。”一听自己兒子今天也差點死了,李斯大驚,趕緊拉過兒子,一臉關心的在他身上檢查起來。

    李由笑了笑︰“父親莫急,兒無事。”

    李斯一听,大松了口氣︰“好,無事就好,無事就好,以後可得小心些。”

    李由點點頭,見父親如此關心,心中也很是感動,笑了笑,接著道︰“父親,你知道嗎?今日遇刺,羽林盡亡,唯剩兒一人抵擋之時,我叫李中丞趕緊逃命去,可是李中丞在如此危機關頭,心中卻還顧著我的安危,言‘我若離去,你怎麼辦?’,最終,李中丞沒有獨自逃離,而是選擇與我並肩戰。”

    說到這里,李由眼眶再次濕潤,抬頭看向李斯︰“父親,我只不過是他的一個護法督尉,李中丞卻將我之性命,視其性命一般重要,如此險境,心顧于我,你說,兒該不該敬佩他?”

    “…………”李斯沉默了。

    他是真的想不到,李陽會這麼的講義氣。

    李斯捫心自問,如果這事換成是自己,他肯定是會立刻逃命的,那種時候哪里還有心思去顧及他人的生死呀。

    不得不承認,這一點確實是值得敬佩的。

    踟躕了很久,李斯嘆了口氣︰“可是,你也知道,他與為父的政見不同,你叫為父保他,知道意味著什麼嗎?”

    李由點頭道︰“孩兒自然明白,只是我想問父親,你真覺得皇帝會殺李中丞嗎?”

    李斯一怔,沉思了一會兒,然後道︰“就算不殺,這中丞相是肯定當不了了,這新法也變不成了。”

    “父親也是覺得,皇帝不太可能殺他?”

    不待李斯回答,李由就繼續道︰“李中丞救過陛下的命,更被陛下當成是他的吉星福相,殺了吉星,陛下肯定覺得寓意不吉,而且兒听聞扶甦殿下回來了。扶甦殿下是靠護送李中丞獻藥之功而召回的,而且扶甦殿下一直想施仁政,李中丞的新法必受扶甦殿下欣賞,兒敢肯定,扶甦殿下定會為李中丞求情,就算這次李中丞被罷下野,它日扶甦殿下登基之日,也就是李中丞再被重用之時。”

    “父親,你明日為李中丞求情,不僅是成全孩兒之請求,亦是在幫扶甦殿下,更是于李中丞一個大恩情啊,難道父親覺得這還不好嗎?”

    “而且,孩兒自知無助天子,理萬機之才能,日後父親老去,說句實話,若是朝中無人照應,孩兒留在朝中以其受蒙、馮兩家的排擠,我倒不如早點隨父親一起回鄉落個獨善其身呢。”

    李由把心中的心思一股腦全講了出來。

    意思也很明了,你老在朝中也呆不了幾年了,你走了,我就指望著李中丞照應呢,如果李中丞被殺了,日後這朝中也就是蒙、馮兩家的天下了,李家必受欺負。

    “…………”李斯再次驚呆了。

    又一次問自己,這還是我的兒子嗎?

    長大了,我兒終于長大了!

    李斯心中激動,看著面前的兒子,一時熱淚盈眶。

    他發現,李由如今看事情居然比他還全面,還透徹。

    是啊,自己也老了,而兒子的路還長著呢,這些年一直以蒙、馮二家對立。等自己哪天不在了,自己的兒子能不能活命都說不定。

    想到這里,他是既憂又喜,憂的是兒子的前程,喜的是兒子長大了,懂事了。

    當下,李斯連連點頭︰“保,我兒說的有道理,李陽一定得保!必須保,保不住他丞相的位子,也誓保此人性命。”

    李由一听,大喜︰“謝父親!”

    …………………………………………………………

    s︰大家估計發現了,我的章節都是晚上和半夜更新,這是因為我白天要上班,所以只能晚上和半夜碼字,一天兩章我會盡力完成,再多可能須等周末什麼的。另外,這本書國慶前被下架屏蔽了幾天,新書榜規則,斷更三天就沒有資格再上新書榜和新人榜了,所以一直沉書庫。今天听人說,投資人數如果破一百人次,可獲小推薦宣傳,所以老壺在此喊一嗓子,如果有喜歡這本書的,希望能都去投資一下這本書,應該不至于會賠本的,主編力薦、章節、完本什麼的,這些收益肯定會都有的。另外,謝謝大家的推票,還有那幾位打賞的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