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女喪尸




    第四十二章

    “你們來了“周海潔站在被關上門的圓柱形玻璃展台跟前,看著向這里跑來的五人,說道。

    “怎麼回事“江卓凌第一個反應過來,畢竟往這里跑來的時候,就看見這里有一個完好無損的玻璃罩,能不奇怪嗎?

    “看了就知道了。“周海潔環抱著雙手,面色凝重的看著氣喘吁吁的五人,開口說道,並把頭轉向了玻璃展台的位置以表示讓他們看玻璃展台。

    “這••••••一個女人“江卓凌看向展台,里面是一個裹著被子的女人,女人閉著眼楮,單看長相女人長的很好看,可以說很驚艷,長長的頭發被燙成了大波浪卷發,自然的垂在肩膀兩側不過這個女人好看歸好看,身上的被子哪里來的

    “這里還有完好無損的被子嗎?“陸園看著站立在展台里面被玻璃隔絕開的女人,以及身上裹著的被子,陸園說出來大家心中的疑問。

    “目測沒有••••••“莫曉笙呆呆的回答了陸園,看向展台的眼神也變得越來越嫌棄,嘴角抽搐的說道:“你們看她的脖子••••••“

    “脖子“六人都沒有注意到,就連周海潔她們三個第一發現者都沒有注意到,如果不是莫曉笙眼尖看到了的話,六人到現在都沒有注意到脖子上有一道劃痕。

    “果然是,她是感染者,但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江卓凌湊近玻璃站台,仔細看了看女子的脖子,發現那一條莫曉笙很嫌棄的痕跡是來自于喪尸留下的劃痕,說道。

    “我們發現她時,她就這樣在里面了。“李允萌在唐時杰的旁邊,看了看莫曉笙又看了看展台里的女人,說道。

    “可是這玻璃,不像是經歷了火災啊,廁所里面的鏡子都被燒裂了,這個玻璃罩子居然完好無損。“陸園上前摸了摸玻璃,然後說道。

    “我們也很奇怪,而且據美珍說,這個女人身上的被子就是頭一天晚上,他們點火鋪到女喪尸身上的被子。“周海潔面色依舊很凝重,看了一眼旁邊的女孩兒,說道。

    “那會不會這個女人就是昨天她們看見的喪尸呢?“莫曉笙也湊到了玻璃的旁邊,猜測性的說道。

    “也不是沒這個可能,主要美珍只記得女喪尸很嚇人,而且女喪尸面部全是血,所以根本無法進行辨認。“周海潔也湊到了玻璃展台的旁邊,伸出右手摸著玻璃,說道。

    “這個玻璃罩安全嗎我們這麼站在旁邊。“莫曉笙嘀咕了一句,低著頭。

    “不知道,但目前,沒有辦法打開這個玻璃罩。“李允萌邊回答邊和唐時杰一同到了玻璃展台的旁邊。

    就在李允萌站穩,把手搭在了玻璃上時,女喪尸睜開了白色眼球的眼楮,張開嘴,露出有些發黑的牙齒和黑色的牙齦,掙扎起來。眾人被嚇得往後大跳一步,而莫曉笙因為低著頭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

    疑惑的莫曉笙,看了看身邊跳開的眾人,在陸園準備開口叫她的時候,她把頭轉回了本來的方向。正對著玻璃展台時,被嚇得大叫一聲,還沒來得及跳開,一張放大的恐怖的女人臉就湊了過來,發白的眼球對著莫曉笙的眼楮,而那張著的嘴,有口水從發黑的牙齒上滴落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