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 借刀殺人

    幾人找了一圈也沒找到人,27層的所有房間洗手間走廊電梯都找過,但依然沒有池笙的蹤影。

    顏言急的不知道如何是好︰“都怪我,我要不離開笙姐就好了,我要是一直跟著她就好了,她還喝了那麼多的酒,萬一喝醉了暈哪里去了怎麼辦。”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先找到人要緊。”沈祁修道︰“去找酒店負責人,我們調一下監控。”

    “對對,調監控,我這就去。”顏言眼楮一亮,連忙就朝外跑。

    陸清許幾人也一起下去。

    辛心讓助理跟經紀人說一聲,然後跟著幾人去找池笙。

    池晴月看著幾人匆忙離開的背影,手中酒杯微微轉動,猩紅的紅酒在燈光下折射出詭異的光。

    她嘴角勾起一抹魅人的笑,扭著腰朝人群走去。

    “對不起各位,酒店監控外人不得隨意調看,你們如果有重要的事情,可以報警,有相關手續才可以。”酒店經理一臉抱歉的道。

    顏言焦急的道︰“我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求你通融一下。”

    “我們有個朋友找不到了,電話也打不通,不知道有沒有出什麼事情,你應該不想你們酒店有客人出事吧!”辛心上前一步,沉聲的道︰“我們只是想找到我們的朋友,要是報警的話那麼就會被很多人知道你們酒店出事了,到時候對你們酒店的生意肯定會有影響。”

    酒店經理微微一笑︰“這位小姐,你不用拿話嚇我,我們酒店若是怕這點事情也不會做到如今的規模。我們酒店如今不止你們,還有很多尊貴的客人,他們都是比較注重自己**的,你們查看監控的行為從另一方面來說是侵犯了其他客人的**,我們做不了主,所以,還是請你們拿相關的手續過來,不然,我們不能同意你們調查監控。”

    顏言急了,“人沒失蹤24小時以上不能立案,警察也不會同意我們調查的。”

    “那就沒辦法了。”酒店經理依然面帶笑容。

    沈祁修看著酒店經理臉上那讓人氣的牙癢癢的笑,直接伸手揪住他的衣領,將人半提了起來,“老子現在要看27層的監控,一句話,給不給看?”

    “沈哥,沈哥,你冷靜點,將人放下啊!”

    小助理嚇得連忙去扒沈祁修的手,沈哥真是太沖動了,他可是公眾人物,怎麼能隨便對人動手呢。

    朝四周看了看,還好他們在走廊上,沒什麼人。

    顏言也被沈祁修的沖動嚇了一跳,連忙去勸架,然後一邊對經理道︰“經理,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可以只看大門的監控,我們只要知道我們的朋友有沒有離開過就行,之後的事情之後再說。”

    辛心也道︰“對啊,大門的監控應該不會侵犯誰的**了吧,要是是在不行,這位大哥一個激動說不定就把你掐死了哦。”

    經理絲毫沒在意自己的狼狽,他依舊帶著禮貌的笑,卻是朝外面喊了一聲,然後走廊外頓時走進來幾個保安,各個身高馬大,將幾人給圍住。

    “沈哥快放手。”小助理將沈祁修拉開,一臉歉意的對幾個保安笑笑,然後道︰“不好意思啊經理,我們沈哥有些著急了,你別介意。”

    酒店經理理了理領帶,並沒有生氣,笑著道︰“幾位還有其他的事情嗎?”

    顏言急的直跺腳,但這個經理明顯不願松口,怎麼辦,打給黎姐?不行不行,黎姐來了也沒用,這個經理看起來不像是好說話的人。

    對了,傅先生。

    想到這,顏言連忙給傅景之打電話,傅先生那麼厲害,肯定有辦法的。

    顏言看了眼沈祁修等人,默默的朝外走了走,保安看了她一眼,沒有理會。

    “嘿,你這人真的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人是在你們這失蹤的,你們難道就沒有責任嗎?”沈祁修還要過去,被助理給拉的死死的。

    經理道︰“你們可以把你們朋友的照片和消息告訴我,如果是在我們酒店出事的,我們肯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

    這話的意思還是不準他們看監控了。

    陸清許眼楮閃了閃,垂下的手微微一動,一道黑氣慢慢的飄了過去,酒店經理眼中有黑氣一閃,然後道︰“幾位要看監控是嗎,請跟我來。”

    說著便轉過身,朝監控室走去。

    “嗯?”

    辛心雖然疑惑這經理怎麼這麼快就改變了想法,但還是快步跟了上去。

    沈祁修卻是驚疑的四處看了看,剛才,他好像感受到了魔氣。

    可是,目光從保安們的臉上劃過,還有陸清許,辛心,仔細的感受了下,可剛才那股感覺又消失不見了。

    難道他感覺錯了?

    顏言也打完電話回來了,見只有沈祁修還站在原地,疑惑的問道︰“沈影帝怎麼就你在這了,他們人呢?”

    沈祁修回過神來,連忙大步朝前走去,“他們去看監控了,走。”

    監控室,一整面的監控牆,上面一個一個的小監控顯示器。

    因為顏言離開的時候池笙還是好好的坐在沙發上,回來的時候人就不見了,所以,人應該是在這段時間內消失的,眾人便重點查看了這段時間的監控。

    酒店經理態度大變,將各個出入口的監控都找了出來,還讓監控室的人幫忙查看。

    但顧及到池笙的聲譽,陸清許道︰“我們自己找就好,你讓他們都先出去吧。”

    “是是是,你們先出去吧。”酒店經理對著其他人道。

    保安和監控室的幾個人便只好退了出去。

    沈祁修幾人便開始查看視頻。

    “南邊的出口沒有。”

    “北邊的也沒有。”

    “27樓就這兩個出入口,都沒看到笙姐,難道她沒出來過?”

    “但27樓我們找了很多遍了,地方就那麼大,能去哪?”

    酒店經理忽然道︰“27樓有個室內電梯,直通三十層樓以上的。”

    三十層以下有很多大型的宴客廳,有時候宴會主人可以直接從上面下來,不會和客人一樣從大門進來。

    三十層以上都是客房。

    “那就調那個電梯的監控。”辛心快速的道,各個出口沒有池笙的身影,那就說明她沒有離開過27層,可27層沒人,那就只可能是從這個室內電梯離開的。

    但為什麼手機關機呢,辛心隱隱覺得池笙可能出事了。

    顏言也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她緊張的手都握了起來,心里暗暗祈禱,笙姐,你可千萬不要出事啊!

    電梯的監控很快便調了出來,時間大約是顏言離開的十分鐘後,有兩個人出現在電梯門口,一個是酒店服務員打扮模樣的人,一個則是池笙。

    只是池笙像是喝醉了一樣,被服務員扶著進了電梯。

    “是笙姐!”顏言高興的道,終于找到了,只是,“這個服務員是誰,笙姐是怎麼了,她把笙姐帶哪去了?”

    “你剛才不是說池小姐喝了不少的酒嗎,會不會是喝醉了,然後服務員將她帶上去休息了。”沈祁修的助理小聲的道。

    辛心皺了皺眉,“池笙看起來不像是喝醉,倒像是昏迷,喝醉了的話被人扶著她還是能走的,而且那麼短的時間內她不可能喝的人事不省。你們看,池笙的腳根本沒動,她是被拖著走的。”

    沈祁修和陸清許都是混跡娛樂圈多年的,圈子里的陰暗事他們也知道不少,看到池笙昏迷被人帶走,心忽然狠跳了起來。

    陸清許緊緊的盯著電梯上的數字,電梯在32層停了下來,過了好一會兒電梯都沒再動。

    “32層,去找。”陸清許驀的轉身,面容冷凝,帶起一陣寒風。

    沈祁修連忙跟上。

    辛心轉身的一剎那,注意到有一個男人悄悄的走了過來上了電梯,那人是圈子里的導演,叫張賀,拍了幾部過十億的電影,名氣才氣都不小,但有一點,這人非常的好色,凡是演過他戲的女演員,都被他暗里騷擾過。

    但那些女演員為了自己的名聲和未來,一般都是不敢聲張的,這也就助長了張賀的膽子。

    腦中略過一個想法,她立馬回頭,看著電梯也在32層停下,她心里一咯 ,手抖了一下,眼神頓時復雜起來。

    應該只是她想多了吧!

    顏言幾人都已經走了,她也小跑著出去,坐了上32層的電梯。

    而27層的大廳內,池晴月游走在男人之間,憑借著姣好的容顏和誘人的身材吸引了不少的目光,如果是以前的池晴月外表是個單純善良的小白兔,那麼現在,她就是個艷麗誘人的成熟女郎。

    林嬌嬌剛和一個導演談好一部戲,就準備簽合同了,而男主,是最近比較火的新生代男演員莫雨。

    本來想找池笙炫耀一番,順便再諷刺她幾句,卻是半天沒有看到人呢,難道是已經走了?

    真的是太沒規矩了,這種場合,一個小明星哪有提前退場的資格。

    一回頭,就見池晴月站在幾步遠的地方,笑盈盈的看著她。

    “林小姐,在找池笙嗎?”

    一個公司的,她自然是查過林嬌嬌的,當然也查到她喜歡那個帝都金字塔頂端的男人傅景之,而傅景之最近正跟池笙打的火熱。而林嬌嬌從出現在這個大廳開始,一共看了池笙9次,出于一個女人的直覺,她不相信那是友好的交流。

    林嬌嬌查過池笙,知道池晴月和池笙的關系,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個池晴月或許可以利用一番。

    想到這,她頓時笑了起來,上前去拉住池晴月的胳膊,一副好姐妹的樣子道︰“晴月妹妹,你也來了啊,我還以為你今晚不會來了呢。”

    池晴月嘴角笑意微僵,她們兩個一個星河前任力捧的新人,一個現任力捧的新人,但林嬌嬌的排場地位可比她大多了。而自從林嬌嬌出現,她在星河便越發沒有地位了。

    今天是林嬌嬌的介紹會,按理說她為了面子應該不會出現才對,但她卻出現了,所以林嬌嬌才有了這麼一句諷刺。

    小賤人,等收拾了池笙再來收拾你。

    池晴月彎了彎唇,仿佛沒听見林嬌嬌的話,也很是姐倆好的笑著,“林大小姐的介紹會,我怎麼能不來呢,正好我那個妹妹也來了,順便找她聯絡一下感情。”

    提到池笙,林嬌嬌頓時來了興趣,“你見到池笙了嗎,跟她說什麼了,我听說你們之間有過節是不是?”

    “唉!”池晴月一臉無奈還有隱隱的哀痛,“都是一家人那點事情已經過去了。只是我那妹妹剛進圈子,我怕她走錯路,想去拉她,但她卻根本不領我的情。唉,林小姐是家中獨女,應該體會不到我這種做姐姐的心情。”

    林嬌嬌听得眼楮一亮,這個池晴月話里有話啊,她旁敲側擊的道︰“雖然我不懂,但我可以為一個很好的聆听者,晴月妹妹有什麼煩心事不妨和我說一下,或許我可以幫上一點點的忙呢。”

    池晴月仿佛被說動了,感動的看著她,“真的嗎林小姐,但是,但是我跟你說了你不能跟別人說啊。這畢竟事關我妹妹池笙的名聲。”

    “那是當然。”林嬌嬌已經隱約知道池晴月要說的是池笙的黑料了,她心中有些激動,等拿捏到池笙的把柄,看她還怎麼恬不知恥的留在傅哥哥的身邊。

    池晴月朝四周看了看,見美人看她們才小聲的道︰“林小姐,我妹妹你應該不認識,她剛入圈不久,拍了幾部戲,反響都不錯,我也很為她驕傲。可是,可是……”

    林嬌嬌有些著急的道︰“可是什麼?”

    池晴月嘴角為不可查的勾了一下,又頓時消失,愁眉緊鎖的道︰“可是,我發現她竟然是靠不正當的手段得到的角色。”

    說完這句話,池晴月像是恨鐵不成鋼一樣,眼楮泛紅,心疼不已。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和池笙感情多好呢。

    林嬌嬌吃驚的小手捂住了嘴巴,不敢置信的道︰“你說,你說池……你妹妹是靠潛規則……?”

    她一直以為池笙出道這麼好的資源是靠傅哥哥呢,原來是靠身體上位的嗎,難怪呢,她就說傅哥哥那麼嚴肅正直的一個人,怎麼可能為了一個女人去做這些事情呢。

    這可是個好機會啊!

    “林小姐。”池晴月看著林嬌嬌思考的樣子,眼中一閃,隨即握住她的手,誠懇的道︰“林小姐,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我剛才還看到她去了3208房間,我還看到有個男導演也去了。我想去阻止她,讓她不要再做這樣的事情了,可是我又怕她還恨著我,不願相信我。唉……”

    池晴月嘆了口氣,松開了林嬌嬌的手,一臉為難的道︰“算了,林小姐你就當我剛才是喝多了說的醉話,都忘了吧,這件事我自己想辦法解決。林小姐,你答應我千萬不要告訴其他人啊,我不想毀了我妹妹的未來。”

    “啊……那是當然,我一定守口如**。”林嬌嬌笑眯眯的保證著。

    池晴月松了一口氣,放心的道︰“那就好,我相信林小姐的為人,我可能真的喝多了,有些頭暈,我就先回去休息了,林小姐,我先告辭了。”

    林嬌嬌點頭,笑眯眯的道︰“嗯嗯,回去休息吧,身體要緊,你喝多了,要我送你回去嗎?”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林小姐是今天的主角哪能走呢,我有司機的。”池晴月阻止林嬌嬌要送她的舉動,林嬌嬌可不能走,她還得借林嬌嬌的手將池笙打下地獄呢。

    “那好吧,你路上小心點。”

    段段時間,兩人便建立了深深的姐妹情誼,依依不舍的告別。

    池晴月在林嬌嬌的目送下離開了大廳,只是她卻並沒有離開,而是坐了電梯去了33樓。

    等池晴月身影不見,林嬌嬌也是笑意一斂,將自己剛分配的助理叫過來,在她耳邊吩咐了兩句。

    然後兩分鐘後,便有人說林嬌嬌丟了東西,是傳家之寶的項鏈,價值連城,而小偷就是先前和她接觸過的人中的一個。

    林家大小姐的傳家之寶丟了,這可不是小事啊,所有人都自發的幫忙找,一來是為了撇清自己的關系,二來是為了給林嬌嬌留個好印象。

    大廳內亂了起來,都在找東西,還驚動了保安。

    因為林嬌嬌接觸的人不多,且都是有名的導演制片之類的,不會不要臉的去偷她一個項鏈,所以這就更不好找了。

    但是沒多久,林嬌嬌的助理便道她看見有個人鬼鬼祟祟的去了32樓,進了一個房間,要是沒錯的話應該就是那個人拿的。

    于是,林嬌嬌便帶人去了32樓,勢要將項鏈找回來。

    至于那個人是男是女,是什麼人,卻並沒有說。

    而其他人本著看熱鬧的心情,也跟著去了。

    于是,一大堆人氣勢洶洶的上了32樓。

    而此時,陸清許等人也剛上來,正在一間一間房間的找。

    但32樓房間太多了,還沒找到人,林嬌嬌等人就上來了。

    林嬌嬌看也沒看他們,徑直朝著3208房間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