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血戰到底

    馬岱在馬超的話中听到了其他的意思。

    “兄長你是說?”

    “不錯,我覺得趙雲麾下的人馬一定不足以讓他對我們發起正面沖鋒,我決定跟趙雲硬拼一場。”

    馬岱顯得有些遲疑,馬騰將他派來當馬超的副將就是怕馬超會因為沖動而做出錯誤的判斷。

    “可是兄長,那趙雲若是疑兵之計,那堡壘的後方藏著漢軍主力該當如何?

    說不定趙雲就是這麼想著,讓我們覺得他們人數少,然後等我們的主力前來然後再一舉圍剿。”

    馬超此刻的眉頭也緊皺了起來,馬岱說的可能性確實很大,這要是個誘餌該怎麼辦。

    畢竟滅了趙雲就等于斬去了齊王劉凱的一支臂膀,這對他們聯軍的鼓舞是不可想象的,也許漢軍也是這麼想的,才讓趙雲還有這人數不多的第一軍團將士來當做誘餌。

    “父親他們還有兩天才能到,試探兩天,若是漢軍故意裝很弱的樣子,就說明他們心中有鬼。”

    馬岱點了點頭,畢竟馬超才是主將,他的本分已經盡到了,接下來即便是馬超真的中了趙雲的計策他也無可奈何。

    “全軍下馬,準備攻堅戰。”

    “諾。”

    西涼騎兵就在漢軍士卒的眼前下馬,若在平時,趙雲就已經下令發起沖鋒了,不過這一次他的任務不是進攻而是防守。

    半個時辰後,西涼軍也結好了軍陣,開始一步步向著漢軍士卒的軍陣移動。

    他們開始向前之後,趙雲立即指揮大軍讓他們全部進入到只有十步寬的隘口,這樣的隘口一排最多只能站二十個人。

    眼下漢軍的優勢就是他們有盾牌,而西涼騎兵沒有,因為早就知道了這次任務的本質,這次來的五千名第一軍團將士都帶上了盾牌,這些盾牌在這通道的上方一搭,便不用再顧及到西涼騎兵的箭矢,相反西涼騎兵卻要受到漢軍軍陣後方那些手持弓弩的將士威脅,而他們只能威脅到最前面的漢軍將士。

    等西涼軍接近到漢軍將士一百步時,一根根弩箭對著西涼軍的軍陣射去,這些將士只能靠著自己的身軀擋著這些箭矢,但是騎兵即便是沒有了戰馬也要比步卒快,一百步的距離他們很快就逼到了,漢軍的弓弩只是發射了兩輪而已。

    兩軍短兵相接這個時候再去用陌刀那就無疑是自尋死路了,陌刀這種過于沉重的武器只是對騎兵用比較大,漢軍將士們齊齊換上了軍中的標配橫刀,一種改進了的環首刀。

    刀的速度夠快,威力也足夠,最適合這種戰斗了。

    趙雲肯定是立在軍陣最前方的,但是馬超還有馬岱卻沒有,試探的話讓麾下的將士們去就可以了。

    因為趙雲的存在,戰斗持續了近三個時辰,直到天黑,漢軍將士們都沒有後退一步,隘口兩側的尸體已經堆的比壘的石頭都要高了。

    “兄長,這漢軍絲毫沒有要退後的意思啊。”

    馬超笑了笑。

    “趙雲以及漢軍將士死戰不退,這已經證明了我之前的想法。

    他們是一支孤軍,他們身後沒有別的兵力了,袁紹之前說了劉凱帶著漢軍主力在攻打鄴城,此刻兗州空虛,趙雲他的第一軍團是漢軍之中速度最快的軍團,他們肯定是接到了任務要在漢軍主力歸來之前,守住這個隘口,不讓我們進入到兗州境內。

    傳令下去,讓將士們好好休息,明日繼續強攻,我就不信了趙雲能夠撐幾天,一旦他撐不住了,那些漢軍將士也就算不得什麼了。”

    西涼軍扎好了營寨之後便一個個與周公伴去了,留了一個心眼的馬岱即便是馬超沒有說,他還是安排了斥候防備漢軍襲營。

    但是趙雲沒有想著要去襲營,他太累了,殺人殺累了,為了節省力氣今日他與西涼軍士卒對壘的時候都沒有用自己的亮銀槍,他的亮銀槍相當于五柄橫刀的重量。

    除了他以外,漢軍士卒基本上都沒有累著,因為後面的將士沒有參加戰斗,前面參加戰斗的將士已經差不多死絕了。

    這一個下午,西涼軍死了兩千余人,漢軍陣亡了八百余人。

    乍一看戰損比高的嚇人,但是趙雲知道若是這樣下去,三天內他身邊終究會一個人都不會剩下。

    夜晚過去的總是比較快,趙雲感覺自己都沒有完全恢復力氣,陽光已經照射在他的臉上了。吃了幾口干糧喝了一些水,他又站到通道的最前端。

    沒辦法為了減少戰損,他只能夠這樣做,他一個人就能夠防守三步距離的空間,這樣一天就能減少數百名的損失。

    相比漢軍這邊,西涼軍那邊就要舒服很多了,悠閑地吃完早飯,懶懶散散的結好軍陣等待著馬超下達命令開始進攻。

    雖然馬超不喜歡這種獲勝的方式,但是顯然在面對比自己更強大的敵人時,穩妥才是最安全的取勝辦法。

    “全軍進攻,兗州富庶,今日若能剿滅這些漢軍,最先遇到的三座城池我準許你們劫掠三日。”

    “謝過少將軍。”

    這樣子的獎賞更能夠激發將士的斗狠之心,不過馬超不知道的是,他們前面遇到的幾座城池全都空無一人,還劫掠,劫掠一座空城說出去不是讓人笑話麼。

    “如同昨日一樣,不能讓西涼賊子向前一步,你們要知道你們的親人全部都在你們背後。”

    “吾等願與趙將軍共存亡。”

    一向不喜動怒的趙雲在听到馬超的言語後,心中的怒氣也爆發了出來。

    “來吧,我這佩刀今日要飲千名西涼人的血。”

    很快兩軍再次接觸到了一起,這一戰趙雲堅持了兩個時辰後,終于是受了傷,雖然是輕傷但是也在不斷地奪走他體內的溫度還有力氣。

    拼盡全力沖了出去,足足斬殺了幾十名西涼軍士卒,讓漢軍前方形成了一片空地,趙雲迅速退回去包扎自己的傷口。

    他得保護好自己的身體,這樣才能拖上更長的時間,就是包扎的這半柱香時間,西涼軍往前推進了十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