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憑我是北部的掌權者




    鳳夷听見白遺玉的話立馬頓住了腳步回眸看了看方松平等人︰“你們是吃了豹子膽了嗎,竟然敢質疑她。而且本王親自看見是那個小子的過錯。”

    “也許是您看花了眼,剛剛你不是還在醉酒嗎?”小虎娘有幾分不甘心的說道。

    鳳夷轉身看了看小虎娘,繼而用食指拔弄了一下帶在大拇指上的玉環冷聲道︰“莫非你懷疑本王作假證。”

    小虎娘不語,方松平也沒有說一句話。

    鳳夷冷哼了一句,鳳凌休不僅登位以後防著自己,甚至沒登位前就安插了許多眼線和人手在北部,而方松平就是其中一枚。

    林子揚死後,方松平就完完全全成了掌管百煞城的人,納蘭拾玉完全都是圖有虛名而己。

    站在鳳夷身後的了明見情況不對勁,立馬對鳳夷貼身侍衛招了招手然後耳語了幾句,侍衛听後立即轉身離去。

    了明然後又看了一眼納蘭拾玉,傳聞中不是說她是一個傻子嗎?

    怎麼今日不傻了,更為古怪的事這女子的眉宇神態間竟然和白遺玉頗有幾分相似。

    對于白遺玉一家,了明是愧疚的。

    鳳凌休登上帝位後竟然將毒溪後所有人都秘密殺害,連他步入空門的哥哥了空也被奪了命。

    如果不是鳳夷出手救了他,可能現在他也是黃泉路上的一抹怨魂了。

    也是從那以後了明便決定忠心鳳夷助他登上帝位,然而令他沒有想到的是白遺玉的慘死讓鳳夷活脫脫變了一下人,從以前的溫潤如玉的公子變成整日酗酒的人。

    方松平見鳳夷不語臉掛起了幾分假笑︰“九王可能真的是喝醉了酒,然後看花了眼。”

    鳳夷眼眸微抬看著方松平︰“本王眼楮也許會看花,耳朵可還不聾。”

    白遺玉微微移步也看向方松平冷言︰“身為下官僅憑一言之詞就定本官的罪,難道你不覺有些荒謬嗎?”

    “其一,所謂的證人本就在和本官發生爭執。難免會栽贓嫁禍本官。”

    “其二,你一個比我低的官也敢越權責問本官又是何道理。”

    “方松平如果你不滿本官,大可以上北部刑司部告我或者去京都也可以。”

    “但請你不要逾越本官,不然本官冶你一個逾越之罪。”白遺玉凌厲冷言的說著。

    南朝官職本就各司其所,一個下官竟然來審問自己的上級反了他不成。

    一直在百煞城當慣了老大的方松平如此被白遺玉說心中自然冒起一股股怒火。

    一個傻子竟然也敢這樣對他指責,方松平的臉頓時黑了起來︰“下官從來不知道城主大人會以官職威逼人,但既使您威逼了我。我依舊會讓此事處理好,絕不讓百姓受苦。”

    “別以為你仗著自己是城主就可以遮天了,這天下還有公證的。”另一旁的小虎娘听見方松平說完立馬提聲高喊道。

    “對,就是。”林玉蘭也說道。

    鳳夷冷眼掃視了一下她們兩人,手腕上的青檀佛珠此時也落入他的掌心,手指正一顆又一顆拔弄著珠子。

    哼!他才幾年沒有打理北部的事情了。竟然有人敢在他的眼皮底下顛倒黑白,真他是瞎嗎?

    方松平你是吃了熊膽了嗎?還是覺得鳳凌休當上了皇帝可保你萬事無悠。

    一個小小棋子,別說以前他沒有當帝王不會為了一個小棋子的死眨眼,現在可能更不會。

    畢竟有價值的東西才值得人去珍愛,一旦沒有了價值就如同潭泥一般。

    才過了不久侍衛便將燕子酒館二樓處看戲的人一個個請到了林府門前。

    眾人皆緩緩講出了真相。

    鳳夷听完後又淡淡道了一句︰“方松平你的官場生涯結束了。”

    “憑什麼。”方松平握著拳頭對鳳夷喊道。

    他一直盡心盡力的百煞城,本來城主之座就應該是他的,結果被林子揚搶了去。

    好不容易林子揚死了,結果又冒出一個納蘭拾玉。

    竟然讓一個傻子當,都不讓她當。

    方松平恨呀,氣呀!

    鳳夷自然知道方松平私底下的那些勾當,此番來百煞城就是瞧瞧情況的。

    只是讓他沒有想道方松平會這麼膽大妄為,既然如此留著干什麼。

    于是鳳夷也毫不客氣的說道︰“憑我是北部的掌權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