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他是希望




    距離綿州城五百公里的瓊州城里,謝正一襲玄色衣裳臨于瓊州碼頭上,頭頂是烏雲密布的天空,河風徐徐,卻吹不散他內心的陰郁。

    北方九州正面臨著百年難得一遇的大雪,這雪連下三天,如今連長江以南都開始飄起了雪。都說久旱逢甘露,可這雪對于他來說,對于整個大焱來說,並非甘露,而是要命的砒霜。

    “殿下,更深露重,您還是早些休息吧。”

    宋白一直跟隨在他身邊,他家殿下臨于河上,望著北方,都快站了半個時辰了,他的腳都麻了,身上更是冷得跟冰坨子一樣,他卻依舊沒有要回去的意思。他和萬芳你一眼我一眸地用眼神交流了好半天,最終還是他忍不住走上前勸說。

    謝被他打斷思緒,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冷不丁盡是冰冷的氣流,頓時凍得整個腦袋都清醒萬分。

    “綿州城……最近怎麼樣了?”他沉吟了片刻,因著許久未曾開口,這一說話,聲音里都帶著一絲黯啞。

    宋白垂眼暗暗想著,問得如此委婉,也真是難為殿下了。

    “回殿下,世女如今每天都呆在平安新村,極少回綿州城里的府宅。”

    謝轉身看向他,那眼神有些莫名地生氣“如今這天氣隨時都會下雪,她傷還沒好全,呆在那個到處漏風的地方,如何養得好?”

    “殿下,世女她……她傷都已好全了。”

    “胡說!”

    宋白撇了撇嘴,這個動他不常做,可難得見自家殿下會如此為個女子擔憂,便再忍不住了“殿下,許侯專為世女請了位大夫,一回去就給世女調制好了藥膳。直到現在世女也還在吃,只是她那藥換成了溫和些的補身子的藥。”

    “大夫?”疏朗的眉宇微微皺起,他忽然覺察出一絲不對,他一步步朝他走去,敏銳的眼緊緊盯著他,“是男的?”

    “呃,是。”宋白的頭低得更低了,“綿州傳信過來,那大夫極善疑難雜癥,世女將他派到村子里專為那些村民們防治疫情,看病救治。”

    謝伸手抓住宋白的衣襟,薄薄的唇輕輕吐出“你為何現在才告訴我?”

    “殿下!”宋白忽然臉上一沉,他眼楮里閃現出一道激動的光芒,“殿下是我們整個大焱男子的表率,殿下如今大權在握,過了大年,便要推行新政,我相信殿下定能成功!不止是我,還有很多人都像我一樣相信殿下,相信殿下一定能夠帶領著我們大焱男子走出深屋,與女子一同並肩戰斗!”

    他焦急地咽了咽口水,眼神熾熱,“殿下不喜像普通男子一樣,嫁人夫,相妻教女。殿下也絕不甘心他人之梯,永遠被他人踐蹋!所以殿下,為了你自己,為了天下男子,您千萬不能迷失了自己的心啊!”

    謝眯著狹長的鳳目,緊緊盯著他許久許久,他才一把將他扔開。長身玉立,他的身影冷漠而孤傲,冷冷的河風中,他的衣袂翻飛。

    被摔在地上的宋白看著這道頎長的身影早已忘記了冷,眼里心里只有這道令自己望而生畏的身影。

    “宋白,你可知我為何會走上這一步?”

    此時風漸大,遠處的燈火半明半滅,照射在謝身上也如何幻影,似乎隨時都會飄然升仙一般,連他的聲音,都變得有些飄渺。

    “不是為了權,也不是為了皇妹。我不過是想尋一僻靜之處,靜靜听風、看月、賞花。可是這樣簡單的想法,如今于我而言,卻是漸行漸遠。我常想,這世上之事十之**皆是不如意,若是如此,何不做這掌權者,翻雲弄雨,也好過被人玩弄股掌。可這一切的目的,都不過是為打造一片我想要的淨土罷了。”

    那天晚上,宋白已記不清楚自己是如何回去的,他只知道那道令他生畏的身影孤獨離去,河邊回響著的,便是他的那一聲淨土。

    那一晚過後,謝的身邊換了一個人,宋白被調回了京城,掌管京中庫房出入之事。對于他來說,卻也算是升遷了。可也只有他知道,殿下這是厭棄了他。觸了殿下的逆鱗,還能被升遷,代價卻是永遠不可能回去,這對他來說,也不知是幸還是不幸。

    許含最近的右眼皮跳得十分厲害,她總覺得有事在發生,果然,自那日見過孫眉後,整個大焱都在盛傳一個謠言。

    而這個謠言所指向的,正是謝。

    “小姐,你這麼著急也沒用啊!”小陸看著許含在屋子里來來回回都轉了半天了,地上的泥土都被她給踏結實了,她不累,他看著都累了。

    許含長嘆一聲“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听到這個消息,他一定會被氣得吐血吧!”

    她的話音一落,門外就響起了許柳舟的聲音“誰會吐血?”

    許含抬頭一看,臉上一喜,但一想到她娘為什麼會來到這綿州城,她的臉色頓時一垮。

    自己的女兒還是嫩了點,什麼事全都擺在臉上。何況她和他的那點事,她又怎麼會看不出來?再說,她雖避居綿州城,可到底還是個官,而且還是被封為侯的官,朝廷里的那些破事,她就是再不愛听,也不可能完全不知情。

    “馬上就大年了,你真打算在這里過嗎?”許柳舟將身上的厚厚的麾脫下,一甩手便準確地扔到了牆上的掛勾上,一旋身,便坐在了上首的主座上。

    許含扭頭瞧了她好半天,最終一咬牙還是粘了上去“娘,我知道你都听說了,不如我們就幫幫他吧!”

    “嗯哼,幫誰啊?我倒是不知道向來能干的你竟然還有需要請我出手的時候。”

    說到這個,她卻滿臉驕傲。誰都拿難民沒辦法的時候,她家女兒這麼一接手,不僅不必朝廷的撥款,而且還妥妥當當地建造出了新的村子。這村子正漸漸地擴大,別人想進還進不來。這樣的手段,可不是誰都有的。

    許含鄭重地迎上許柳舟的目光,說“娘,謝雖然是個男子,雖然很多方面確實……呃,有些不大好說話,霸道,倔強,冷漠,還有愛耍小性子……可是他真的都是為了整個大焱,為了這些百姓。娘,你不是總說這個朝廷看不到希望嗎?他就是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