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馬丫參政

    漸漸地,吳氏安下心來。

    她走是走不了了,光是這個院子她就出不去,何況還有個二道門,那里是兩人看門。

    二道門以內,就屬于內院,內院里還有花姐的錢財在里面,所以內院里面的人,有兩個女的還是馮清卉手下的。

    花姐的錢,那就是馬丫的錢,馬丫的錢財當然非常重要,派兩個人去看守太有必要了。

    這樣這兩人就順便看著吳氏,以防她跑了,她們接到的命令是,如果吳氏一意孤行,可以下殺手。

    這是皇上賦予馬丫的權利。

    皇上基兒如今只想著在適當的時候,把孩子上了宗人府的玉蝶,有了名分,再接進宮里去。

    花姐也把這話用委婉的方式告訴吳氏,目的就是讓她死了那條心,忘了她本不該招惹的白袍小哥。

    吳氏當然還沒有傻到要拿命去拼,吳氏在花姐這里,生活無憂,人很無聊,只好借酒澆愁。

    後來,她得知皇上是個喜歡斗蛐蛐,就找花姐,說想看看蛐蛐是什麼樣子。

    花姐知她心意,她總該有點事情做,于是就令人到街上買了幾罐蛐蛐,吳氏沒事就斗蛐蛐打發無聊時光。

    漸漸地,她倒是喜歡上這個了。

    吳氏原先想的是,皇上哪天來這里,見她也喜歡斗蛐蛐,興許皇上會把她接進宮里去呢。

    然後,吳氏這個想法太奢侈了,皇上不會再與她見面了,就因為她對陳大人的家的孫子眉來眼去,他們究竟有沒有瓜葛還不知道,這樣的女人皇上怎麼可能再要她。

    有關于吳氏母子,暫時要擱置一階段了。

    通過這一系列事情,在馬丫身上的變化還是很大的。

    馬丫由原來孫府默默無聞的丫鬟,一步步地,就走上了前台來,讓世人矚目,不管好的還是不好的,馬丫身上如今是撲朔迷離。

    縱觀馬丫這一路走來,先是因為她說她爹是癆病遭蓮兒嫌棄,為此蓮兒的奶媽還因此被攆走了。

    接著馬丫在府里受到孫戎的保護,那個時候的孫戎,還很純真,不像現在這麼浪蕩。

    後來來了周大清,蓮兒對表哥有好感,但是周大清對這位表妹只是禮貌性地好感,他對馬丫是真正有好感。

    蓮兒因為周大清喜歡馬丫,就對馬丫吃醋,後來借用馬丫幫孫戎做寫字設局,害得馬丫被打了一頓。

    馬丫後來被罰去大廚房,孫戎和周大清經常去看馬丫,去給馬丫撐腰。

    那個時候他們都還是個孩子,對馬丫的感情很純潔。

    即便周大清說要帶馬丫走,周大清也是出于保護馬丫為出發點。

    再後來馬丫被打,大奶奶的管家被下了,馬丫才被蓮兒接受為自己人。

    三太太上來管理這個家的時候,花姐由于後院起火,花姐才把馬丫送到前台來。

    那個時候花姐已經知道馬丫的公主身份,花姐知道馬丫的公主身份比老爺早多了。

    花姐也正因為知道馬丫的公主身份,才有了如今花姐的意氣風發,才使得花姐混出個人樣,花姐這是跟對了主子,花姐賭贏了!

    接下來,馬丫除了幫助三太太管理這個家,馬丫還在花姐落難之時,抬舉了這個姐姐,使得花姐一步步地走上了正軌。

    又因為孫戎周大清都大了,對男女之事都曉得了,他們為爭奪馬丫,私下里還打了兩次架,馬丫也就借此機會,去了皇太孫府,接近如今的皇上基兒。

    馬丫在皇太孫府,被陳妃陷害,結果抖出誰見誰怕的靜公主來,還有一位福康帝想得而得不到的徐小妹,這使得馬丫名聲鵲起。

    馬丫坐天牢如同是富家小姐,惠武帝倒台後第一次享受到主子的待遇。

    她與花姐的生意,才是馬丫被眾人看到的真正原因,一直到如今發生的一連串的事情。

    馬丫幫基兒坐穩了皇位,害死了她爹大高,害死了想篡位的二高,把三高變成一個只要享樂的廢物。

    馬丫把她哥哥的兩個兒子,成功地送進來。

    馬丫的身份被曝光,馬丫力戰陳妃一黨,馬丫又轉移了吳氏。

    從這些事件中,馬丫的名聲越來越響,馬丫的身世也等于半透明。

    如今的基兒,並非真的相信馬丫不是惠武帝女兒,可又找不到證據。

    找到了證據又能拿馬丫怎麼辦?

    但是馬丫的才能,那是確確實實來不得半點虛假。

    這在基兒看來,不管馬丫什麼身份,只要馬丫能給他出主意,就是好的。

    不光是皇上大學士也在皇上提起過馬丫,說馬丫可惜了,她是女兒身,否則的話皇上完全可以重用馬丫。

    然而,即便馬丫是個女兒身,即便後宮不得干政,況且馬丫只是個丫鬟,但是皇上還是從此後,開始跟馬丫商量國事了。

    不要以為馬丫不大出門就不知道外面的事情,外面發生任何風吹草動,馬丫都會在第一時間得到消息,花姐會把馮清卉傳來的消息告訴馬丫的。

    “秀才不出門全知天下事”那是扯,要說馬丫不出全知天下事那是正確的。

    馬丫的手下涵蓋了全國各地,他們可是暗探,目的就是為了當年的太祖皇上服務,如今服務于馬丫,這是什麼概念?豈是一個秀才能比的?

    秀才不出門,說告訴他天下發生了什麼事?

    秀才讀的書,讀的再多最多說他知道以前發生的重大事件,那是歷史,不是現實,歷史與現實還差了一大截,還要人把他寫出來印出書來秀才買到才行。

    所以古語不一定都對。

    皇上基兒找馬丫聊天,聊得就是國事。

    皇上第一次跟馬丫提到了交址,以為馬丫不知道,跟馬丫說了一個小故事。

    皇上說當年交址亂,那個時候還是福康帝在位的時候,先是派了五千兵護送陳王回國,結果終于胡黨伏擊,陳王被殺。

    朝廷震怒,過兩年,又派了張大人去剿滅胡黨,結果遇挫,對方用象陣打敗了朝廷的軍隊。

    後來張大人找人畫了許多獅子,去對付對方的訓練有素的大象,結果打敗了對方,攻陷了對方的城池,抓了胡黨,押到朝天來被處決了。

    馬丫就咯咯咯地笑,皇上基兒問馬丫笑什麼。

    馬丫問皇上,畫個獅子就能震住對方的大象了?

    皇上說是啊,下面就是這麼報上來了。

    “胡扯!”馬丫笑得嘎嘎的,“大象那麼大家伙,而且是一群大象,它們會怕獅子?”

    “獅子可是百獸之王啊!”皇上基兒道。

    馬丫說我不信,一點不是這樣的。

    皇上就問馬丫,不是這樣又是怎樣的?

    馬丫就道︰“要是我,我就讓士兵往前沖,後面點上許多火把,等到大象沖來,前面的士兵閃開,然後讓那些手執火把的士兵往前沖,什麼大象能不怕火燒?”

    “手執火把,就不怕對方的箭嗎?”

    “吶,用長竹竿前面綁上火把,士兵前面不會做個盾牌嗎?”馬丫道︰“在凶猛的野獸,野獸怕火的。我听說有些地方晚上過山道,都是成群結隊的,每個人手里拿著火把,連老虎也是不敢靠前的!”

    基兒就看著馬丫,覺得馬丫說的有點道理,基兒就咦了一聲,他就讓人去叫了大學士來,問大學士到底是大象厲害還是獅子厲害的問題。

    其實,那場戰爭馬丫後來知道的。

    那場仗是在福康五年打的。

    事實上那場仗是這樣的,確實有人出了餿主意,說大象怕獅子,就讓人畫了獅子,又有人說大象也怕火,于是在後面點了火把。

    事實上是後面的士兵向大象扔了火把,許多火把扔出去的時候,訓練有素的大象驚慌失措,倉皇往回討,後面的士兵這才追上去奪了城池。

    但是馬丫不能說她了解這場戰爭,馬丫就提了用竹竿,這樣基兒再找當年的人問起來,就對不上了。

    對不上,就說明馬丫她真的不知道那場戰爭。

    那場戰場勝利後,出畫許多獅子去嚇大象的那個主意的人,就認為大象是被獅子嚇跑的,這也是為了邀功麼。

    于是報上來就成了這樣。

    皇上跟大學士聊了沒幾句,就讓他去了。

    大學士他哪里知道這個,北都既見不到獅子,又見不到大象,只能在皇家關養的木框里見到,誰知道它們哪個厲害?

    皇上又召了其他人來問,當然也有見多識廣的,他說這大象個體大,獅子再厲害,它也不敢攻擊成年象,如果被成年象踢一腳,獅子就有可能廢。

    他就說了這麼一個故事,說大象的鼻子也很厲害,它能拔起一顆小樹,听說狼被大象的鼻子卷到,直接往大樹上摜,摜得狼腦漿迸裂。

    大象到底怕不怕火,這個問題很簡單,只要是動物,沒有不怕火的。

    只有人才能點燃火把,只有人才能控制火。

    這就是大學士給皇上基兒的結論。

    皇上基兒非常看重這個問題,他既然好玩,也想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于是他就想測試一下大象到底怕不怕火。

    他就讓人拿了火把,走進大象,大象果然一步步後退。

    皇上又令人畫了獅子,拿著獅子的畫像大象跑去,結果大象站在那里看熱鬧,一點沒有後退的意思。

    皇上的結論是,馬丫說的對。

    皇上為了想知道當年那場戰爭到底有沒有有人拿火把,派了黑衣隊出去調查那些當年在交址上過那次戰場的士兵。

    問了幾個,都說當年用過。

    他們說箭頭上都帶了火把,射向城樓上的士兵。城里到處失火,百姓四散逃竄,城里的士兵大亂,于是張大人帶人幾次猛攻,奪下了城池,俘虜了胡黨等人。

    這是皇上基兒跟馬丫探討的第一件國事。

    為此皇上還在早朝上,以閑聊的方式把馬丫的這個觀點當成自己的觀點說出來,得到了很多大臣的贊同。

    大臣們紛紛贊同,說大象一腳能踢死獅子。

    于是那天早朝,大臣們紛紛圍繞這個事情討論開了。

    雖然有人當面沒有反駁皇上,但是事後他們有極少部分的人,還是認為獅子厲害。

    他們認為大象是食草動物,不傷人,獅子是食肉動物,傷人。

    人可以控制大象,卻不敢與獅子為伍。

    再說當年從張大人那邊送上來的折子看,也是大象是見了獅子的畫像被嚇得狼狽逃竄。

    事後馬丫還為此特意問了馮清卉,得到的答案是,說大象怕獅子的那是扯。

    獅子奔跑速度快,大象慢,要是獅子能殺了成年象,那獅子也不用經常餓肚子了,光是一頭成年象,都夠它吃好多天的。

    馮清卉可是走南闖北听聞了許多事情的。

    對于那次戰爭,就是出那個餿主意的人想請功領賞,他畢竟是軍師麼,誰還能跟他爭去?!

    好了,這事也被閑說了一陣子,大臣心里都明白,到底是象陣被火還是獅子滅了的,都無關緊要,反正那場戰爭勝利了,反正以後再也不會出現這種情況了。

    要是說戰馬跟大象比起來,那戰馬還真的受不了大象的沖擊,這倒是真的。

    有意思!還是覺得馬丫的思維就是與眾不同,她能第一個想到火,到底是讀了書的人,知道火攻在戰爭中經常被利用。

    火燒對方的糧草是戰爭經常有的事,目的就是讓對方不戰先就亂了。

    當兵的沒飯吃誰還不逃?總不能餓肚子打仗吧?!

    從這件事後,還是基兒經常找馬丫談事。

    漸漸地,馬丫的名聲在大臣里傳開了。

    大家都說,馬丫都快成了皇上的諸葛亮了。

    當年太祖皇上靠了劉大人出謀劃策,福康帝靠了和尚出謀劃策,這回基兒又靠馬丫。

    大臣們私下里抖稱馬丫為道姑。

    道姑是不結婚的,馬丫又因為幾次想做道士。

    漸漸地,大臣們就發現,皇上經常會把他與馬丫商量的事情,拿來與大臣們討論。

    結果毋庸置疑,十有**都是用了馬丫的主意。

    大臣中有一股暗流涌動的意思,漸漸地,就有人開始接近馬丫。

    接近馬丫的方式,那就是讓夫人出面,請馬丫到府里去玩。

    夫人請馬丫去府里玩,這個不突兀,花姐不是跟他們中有些人做生意麼,花姐的股份里,就有馬丫的麼,她們想請馬丫吃個飯,這有什麼不可以的?那花姐不是還經常請官員們吃飯嗎。

    再說了花姐還養了那麼多花樓里下來的姑娘,平時就養在家里,必要時,就讓他們跟官員喝酒取樂,花姐借機離開。

    官員們高興了,就會**,就把以高價格,把生意或者工程給花姐做,使得花姐大賺特賺。

    馬丫再帶著皇上分錢,皇上有了私房錢,他當然不會對花姐與馬丫下手,不會動他們的歪腦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