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4章 唆使

    看她這麼著急,亞森在一旁說,“侃侃小姐,我聯系過羅尚先生了,然而到目前為止還是聯系不上他,就連羅二管家也無法聯系上他,我听說,你哥哥最近做錯事了,被你爺爺懲罰,怕不是有什麼不測?”

    要知道,羅氏家族的老爺子是個只注重利益,不怎麼重視血親的人,一旦他的子女犯的錯逾越了他的底線,那他給予的最嚴重的懲罰就是和這個子女脫離親子關系。

    當然,羅尚在羅氏家族里就是個叛逆者,因為自己親生母親的緣故,早就搬出羅氏家族的老宅自立門戶了,當時可是鬧騰得非常的厲害,家族里的人都以為羅家老爺子要和羅尚斷絕親子關系了,結果也不知道羅尚做了什麼,竟然讓羅家老爺子允許他參與家族繼承人的競爭。

    或許就是這次家族繼承人的競爭,羅尚得罪了家族里的其他成員,成為了大家攻擊的對象,他這次忽然和外界失去聯系,或許就跟家族的其他成員有關系……

    哥哥會有什麼不測?

    亞森的話讓羅侃侃更著急了,她撥打了羅尚的電話之後,果然如亞森所說,無法聯系。

    之後再給家里打電話,是佣人接的,說管家和羅尚前天就出門了,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至于去哪里,大家都不清楚。

    不會吧,哥哥會出什麼事呢?

    該不會是被羅威威哥哥給……

    羅侃侃很是著急,想撥打羅尚保鏢柯宇的電話,卻一時間記不起他的手機號碼。

    唉,都怪她為了逃避哥哥的監控,換了手機,換了號碼,把之前里面存的聯系人信息都給弄丟了,所以現在報應來了,想聯系羅尚身邊的人,現在都聯系不上了。

    “那個,亞森管家,你聯系我哥哥的助理柯宇了嗎?或者你有什麼方式可以聯系上我哥哥嗎?”羅侃侃也許是太過擔心哥哥了,所以說話很直切,抓著亞森的肩膀,恨不得從他嘴里能夠獲知哥哥現在的情況。

    “侃侃小姐,您先冷靜點,我會把我知道的都跟您說的,您先坐下喘口氣,冷靜的听我說完,好嗎?”亞森輕聲的安撫焦躁的羅侃侃冷靜下來。

    听了他的話之後,羅侃侃深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坐了下來,再深吸一口氣,“好了,管家,我現在已經冷靜下來了,你可以說了,但是,你可不要說我哥哥受傷,或者死了之類的晦氣話,知道嗎?”

    亞森點點頭,凝重的說,“侃侃小姐,您現在听好了,冰晶夫人已經知道羅尚先生有難了,她正設法幫助他,包括在鳳凰島的夜少,他在設法跟羅尚先生聯系,所以您哪里都不要去,只要安靜的留在這里等消息就好。”

    听到這里,羅侃侃咬了咬唇,猜測道,“亞森管家,你為什麼會在小草妹妹回中國的時候告訴我,我哥哥有可能遇險的事?你該不會是知道我和黛兒想偷偷跑到中國去,所以你才會編造了個謊言騙我們留下來吧?”

    聞言,亞森無奈的搖了搖頭,“侃侃小姐,為了阻止您和黛兒跟隨藍小姐回國,我就要編造羅尚先生遇險的事,您說這符合邏輯嗎?”

    “該死的管家,都什麼時候了,你還給我講什麼邏輯不邏輯的?你趕緊給我聯系夜殤,我要親自問他,是不是他把我哥哥給藏起來了?”

    羅尚恭敬的說,“侃侃小姐,我們夜少沒有理由把羅尚先生藏起來,請您不要胡思亂想。”

    羅侃侃冷嗤,“為什麼沒有理由?夜殤明知道羅啟飛和我哥關系不和,他居然還幫助羅啟飛奪得了我們家的繼承人位置,從這一點就看出夜殤背叛了我哥,對我哥不忠,他能背叛我哥哥一次,就能背叛第二次,我認為,我哥哥的失蹤,肯定跟夜殤有關系,所以我要跟夜殤聯系,向他問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侃侃小姐,夜少現在很忙,您還是安靜的等消息吧。”亞森勸說道,意思是,不讓羅侃侃打擾夜殤。

    羅侃侃可管不了這麼多,低頭就在手機里翻找夜殤的電話。

    還好,她保存了夜殤的手機號碼,然而號碼卻顯示空號……

    不會吧,難道是自己存錯了夜殤的手機號?

    “不行,我一定要找夜殤問個明白。”羅侃侃氣呼呼的看向亞森,“管家,你馬上幫我聯系夜殤,我有話要問他。”

    “抱歉,夜少今天也很忙,他不會接我們的電話的,請您理解……”

    “理解個鬼,亞森你再這麼磨磨蹭蹭阻撓我了解我哥哥的消息,等我跟我哥哥聯系上了,我讓他第一時間就把你給解雇!”看到亞森把自己拉到這里來甩了個驚恐蛋之後,他卻什麼信息也無法提供,羅侃侃就更加氣惱。

    不過,亞森卻很冷靜,微笑著回應,“侃侃小姐,恐怕會讓您失望了,我不是您家里的管家,所以您和羅尚先生都無權解雇我!”

    聞言,羅侃侃也覺得自己說的話囂張了一點,她深呼吸了好幾下,然後對亞森歉意的說,“好吧,管家,是我太著急了,所以才說了不該說的,對不起。”

    “沒關系,我……那個,侃侃小姐,您這是要去哪里?”亞森正說著話呢,就看到羅侃侃飛一般的跑向主樓大廳。

    羅侃侃一邊跑,一邊大聲的回應,“蕭大哥來了,你沒看到他嗎?”

    亞森看了過去,只見一輛黑色的車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停在了主樓門口,一個高瘦的男子就坐在駕駛座上面,面無表情,一副很嚴肅的樣子。

    這不是久違了的蕭鷹嗎?

    羅侃侃跑過去之後,興奮的拉著蕭鷹的手臂,“蕭大哥,我有事要請你幫我,你就幫幫我吧,我現在很著急……”

    看到羅侃侃像個小火車頭一樣朝自己沖過來,蕭鷹下意識退後了一步,可手腕還是被這個小女孩給緊緊的抱住了。

    有潔癖的蕭鷹反射性的把羅侃侃一推,然後看著被他推倒在地上的女孩,冷冷的問,“黛兒呢,你又唆使她做什麼壞事了?”

    蕭鷹一開口就質問的語氣讓羅侃侃非常的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