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要我相信就去死吧(3更完)




    見洛安暖已經在賣苦肉計了,李慧也立馬跪在了地上,顫聲道“是啊,偉成,這些都是我的錯,和孩子無關啊,安暖還小啊,孩子是無辜的,錯的都是大人,我給你賠禮道歉,如果真要是賠命的話,大不了就賠上我這條命吧。”

    說話間,李慧在洛偉成面前重重的磕頭賠罪。

    洛偉成“”

    多余的話,洛偉成已經听不進去了,也不想再繼續听了。

    洛偉成擺了擺手,看著洛安暖在自己面前聲淚俱下,李慧在自己面前毫無顏面磕頭的模樣,開口道“夠了,我不想再見到你們倆了,你們滾吧。”

    洛歡抿唇,知道洛偉成是真的為難了。

    他妥協了。

    說到底,洛偉成還是重親情的人。

    洛歡主動上前,擔心洛偉成再繼續受刺激下去吃不消,主動道“爸,這麼晚了,你別開車自己回去了,我安排車送你回去吧,好好休息,都過去了。”

    這一次既然洛偉成護短了,那麼洛歡也不想當著李慧和洛安暖的面和洛偉成爭執。

    以後,自然有自己管教洛安暖的方法,來日方長。

    洛偉成看著洛歡貼心懂事的模樣,心底復雜,良久之後,緩緩地道了聲“嗯。”

    目前也只能如此了。

    洛偉成深深的看了一眼洛歡後,將眸子里的淚水隱忍,沒有理睬面前的洛安暖,直接揚長而去。

    李慧見狀只能從地上爬起來,然後快步跟了上前。

    不能讓洛偉成真的把自己和洛安暖給掃地出門了。

    那以後還得了啊。

    這日子要怎麼過啊。

    所以洛偉成現在是李慧唯一能抓住的。

    見洛偉成和李慧離開,洛安暖無力的跌坐在了地上,久久都沒有回過神來。

    剛剛洛偉成是真的動怒了,想要殺自己而後快啊。

    他是鐵了心要把自己和李慧趕出家門了。

    這以後的日子不好過啊。

    洛安暖沒有敢徹底的歇息,現在自己面前還站著洛歡和顧慕安,想到這兒,洛安暖不安的看向顧慕安,顫聲道“慕安哥,都是誤會,你相信我。”

    洛歡“”

    都這個時候了,洛安暖還想著在顧慕安面前留下好的顏面,何必呢。

    這演技也太拙劣了。

    洛歡懶得再看了,準備離開安全通道的時候,就听到顧慕安冷漠至極的嗓音響起。

    “想讓我相信你,也不是不可以。”

    洛歡一怔,腳步一停,忽然心底升騰出一抹不好的預感。

    顧慕安的這句話實在是說的太陰鷙了,充滿了懾人的涼意,擔心顧慕安做了什麼偏激的事兒,洛歡立刻收起了想立刻離開的念頭。

    “慕安。”

    洛歡想開口上前,卻被顧慕安直接攔了下來。

    只見顧慕安死死地盯著洛安暖,緩緩地勾起唇角,猛地一抬腳,狠狠地將洛安暖從樓梯上踹了下去。

    “啊”

    伴隨著洛安暖的尖叫聲響起,洛歡整個臉色都白了。

    從二十多節台階滾下去。

    起碼得廢了半條命。

    洛歡倒不是心疼洛安暖,而是擔心顧慕安。

    真要是出事了,顧慕安難辭其咎,甚至還會惹上不小的麻煩。

    洛歡眼睜睜的看著洛安暖當著自己的面,好似皮球一般從台階直接滾了下去。

    砰的一聲

    是洛安暖重摔在地的聲音,女人額頭上已經開始往外出血,看著好不狼狽。

    顧慕安卻沒有半點想要上前的意思,也阻止洛歡想要上前的念頭,直接居高臨下的看向洛安暖,用她可以听得到的聲音冷漠的開口。

    “想讓我相信你除非你死。”

    洛安暖“”

    洛安暖張嘴想說些什麼,卻說不出,因為顧慕安想殺自己的模樣是認真的。

    此時此刻,洛安暖不只是覺得渾身的骨頭都散了,更多的是心碎了一地。

    豆粒大的淚珠從洛安暖的眼眶里源源不斷的往外流。

    絕望極了。

    洛歡抿唇,想去叫護工,卻被顧慕安直接攥緊手腕,直接扯了出來。

    “不必管她。”

    洛歡“”

    說實話,自己也不想管她。

    但是洛歡並不想惹麻煩。

    “顧慕安,她要是死了,你會有麻煩的。”

    “她死了才好。”

    顧慕安冷冷的開口,完全不留任何情面,洛歡抿唇,心底再度不是個滋味。

    顧慕安

    他不該是這樣的。

    他變了很多。

    想到這兒,洛歡直接道“慕安你等我一下,她是礙眼,但是也畢竟是條人命,出了事兒,我不希望你要擔責。”

    話音落下,洛歡將小手從男人的手腕中掙扎出來,迅速的通知了醫院的醫護人員去營救洛安暖。

    當被問到洛安暖是怎麼回事的時候,洛歡直接開口道“她不小心自己摔下去的。”

    以洛安暖對顧慕安的愛,洛歡完全相信,洛安暖是死都不會把顧慕安交代出去的。

    醫護人員聞言立刻將洛安暖一並送到了搶救室內。

    洛安暖小腿處有骨折,壓根動不了,至于身體的其他傷勢,還有待進一步檢查。

    顧慕安將這一切看在眼里,表情平靜,毫無波瀾一般。

    洛歡看向身側的顧慕安,剛想開口,顧慕安沙啞的嗓音已經在耳畔響起。

    “如果不是她,救你的那個人會是我。”

    洛歡“”

    洛歡沒想到到了這個節點了,顧慕安居然在跟自己糾結這個問題。

    洛歡想要心平氣和和顧慕安開口,卻發現真的很難。

    凝視著男人鈍痛的俊臉,洛歡唇角淡淡的彎了彎。

    “顧慕安,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寧願救我的那個人不是你”

    顧慕安“”

    “因為,我真的不想和你再糾纏不清下去了。”

    顧慕安胸口劇烈的起伏著,黑眸死盯著洛歡,卻並未看到洛歡半點開玩笑的意味。

    她是認真的。

    見顧慕安凝視著自己,洛歡不介意再添一把料。

    “時間不早了,薄靳南還沒從手術室里出來,我得去守著他。”

    話音落下,洛歡撇開顧慕安向著搶救室方向走去,沒有多看顧慕安一眼。

    顧慕安大手攥緊,凝視著洛歡離開的背影,抑制不住的顫抖著,消耗著洛歡所說的話。

    洛歡則是胸口沉甸甸的,這日子對于自己而言,並沒有好過到哪兒去。

    是地獄啊。

    洛歡離開自己之後,顧慕安就覺得自己深處在監獄之中,隨時都是烈火在煎熬。

    她本該是屬于自己的啊。

    洛歡快步回到了搶救室門口,薄靳南還沒出來。

    陸遲已經將打听到的情況主動跟洛歡匯報。

    這是陸遲下意識的信任洛歡的行徑,當薄靳南不在的時候,對著洛歡匯報是自己首要的選擇。

    “洛小姐,董恬已經被警方控制,她直接撞牆,車身毀了一半,她失血過多,傷勢比較嚴重,下半身肯定落下殘疾。”

    頓了頓,陸遲倒是有些解氣的繼續道“哪怕她不落下參加,下半輩子在監獄里肯定是少不了的。”

    “嗯。”

    洛歡點頭,輕抿唇瓣。

    這一次,洛偉成實在是不忍心,所以洛安暖勉強逃過一劫。

    剛剛顧慕安的一腳,恐怕這洛安暖也好不到哪兒去了。

    洛歡清麗鳳眸凝視著搶救室的門,神色黯然了幾分。

    薄靳南,你可千萬不許出事。

    直到凌晨的時候,薄靳南才被從搶救室推到了病房。

    “病人胸前肋骨斷了根,輸了一袋血,目前情況穩定,得查看是否有內出血的情況,待會兒還需要安排輸一袋。”

    “嗯。”

    “對了,病人是b型血,血漿袋上有標注,需要再輸血的時候,家屬一定要核對好,畢竟輸錯血很麻煩的事兒”

    洛歡一怔,沒想到薄靳南居然是b型血,和糖糖的血型一樣。

    兩個人還真的是巧了。

    想到這兒,洛歡淡淡的揚起唇角,這個世界上湊巧的事兒真的挺多的。

    “嗯,麻煩你了,醫生。”

    “不客氣。”

    醫生離開後,陸遲權衡了下主動道“洛小姐,麻煩你照顧一下薄總,我去采購一些薄總需要的,再給薄總安排護工,順帶得去過問下董恬的情況。”

    “好,那你先去忙吧。”

    薄靳南畢竟是因為自己受傷的,這一點人情味洛歡還是有的。

    陸遲見狀笑道“有你在這兒守著,薄總醒來之後一定會開心的。”

    洛歡“”

    是嘛

    等到薄靳南真的醒了,洛歡倒是想要問薄靳南,是不是真的不要命了。

    也算是忙了一天了。

    等到陸遲離開後,洛歡坐在薄靳南的身側,看著病床上還在熟睡的薄靳南,神色微怔。

    雖然初次見面就已經感慨過男人的好皮囊。

    可是現在男人孱弱的躺在自己的面前,還是第一次。

    洛歡鳳眸清淡,視線落在薄靳南的五官上,淡淡的勾唇。

    夜深,洛歡一直守在薄靳南的身側淺眠,到了第二天早上八點多,男人才幽幽的醒來,精神狀態還不錯。

    洛歡睜開眸子的時候,就看到男人凝視著自己,擰眉。

    洛歡“”

    怎麼了

    他這表情似乎是對自己很嫌棄。

    ------題外話------

    3更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