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節 曹孟德大破呂布 張孟卓家破人亡(二)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定陶城內,收到呂布戰敗消息的張邈抓著傳令兵的衣領,氣急敗壞地咆哮著。

    “回回太守,呂將軍敗于曹操之手,已連夜逃往徐州投奔劉備去了。”傳令兵怯聲道。

    “完了全完了”張邈松開來人,如夢初醒的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喃喃自語道“陳宮啊陳宮,我被你害慘了,你說曹操遠征我們可趁他不備,一舉奪取兗州,還要我迎呂布以抗曹操,我怎麼就信了你的鬼話,做下這如此不智之事,如今我已與曹操反目成仇,你與呂布卻一走了之,誒我該如何是好啊”

    張邈在府中手足無措的時候,他的弟弟張超聞訊趕來。一見到癱在地上的哥哥,張超上前勸道“兄長,這都什麼時候了,您還在這抱怨。事到如今,抱怨又有什麼用與其坐在這里等死,還是趕緊想個去處吧,若等到曹操兵臨城下,那時候就是想走都來不及了。”張超說完就將張邈從地上扶起,兄弟二人找了一處角落坐了下來,稍微平復下情緒的張邈在張超的鼓勵下,開始思考起了應對之策。

    呂布、陳宮都守不住定陶,張邈更是沒有希望。早在二人出征前,幾人就已商定向袁術求救,事到如今張邈決定親自帶人前往壽春,以求一安身之地。而張超則帶著所有家眷前往雍丘,那里是張邈苦心經營三年的地方,足以支撐到他帶援軍返回。既已定計,兄弟二人便開始分頭行事,而定陶城也就這樣空了下來。

    而在東緡的曹操在打掃完戰場、修整好軍隊後,立即向呂布的大營發起了總攻,諸將摩拳擦掌,本想再立下一番戰功,可人去營空的大帳令所有人都沒了用武之地。不甘心的夏侯淵帶著人馬里里外外搜了個遍,在確定營寨當中已無一人的事實後,他才悻悻地來到曹操面前,無比惋惜地說道“州牧,我們晚來了一步,呂布那匹夫已經偷偷帶人跑了,整個營中沒有任何煙火的痕跡,看來已經走了好幾個時辰了,州牧,您把曹洪的騎兵調撥給我,我這就帶人去追,務必把呂布的人頭給帶回來”

    夏侯淵還在喋喋不休地請戰,曹操一揚手阻止了他繼續說下去,轉身向身旁的荀 實饋耙牢娜羲 啦肌 鹿 僑Х四睦鎩br />
    “舍大營而趁我軍不備逃走,他們一定沒有回定陶。”

    “何以見得”一旁的夏侯 悶嫻奈實饋br />
    荀 圩藕冑Φ饋傲糲亂蛔沼 俏 飼嶙凹虼櫻 羰腔囟ㄌ眨 渦肴鞜甦獍閬衷誄鹿  啦賈揮辛教趼房勺擼 舷巒讀醣富蚴悄舷巒對   舨懷鏊希 絲趟且訓叫 蕕亟緦恕!br />
    “就這樣讓他們跑了,氣煞我也”一想到曾經被陳宮設計成為俘將,夏侯﹥推呶薇齲  饋霸韁 牢揖痛恢 崞鎰匪僑Х恕br />
    夏侯 員環  諢常  蝗環從 矗 聳闢鷸菀芽招槲薇齲 傷僮叩講懿倜媲暗饋懊鞁  儐鋁  蛞懷鹿  啦濟俚迷  《ㄌ沼忠 嚳閻 鋁恕!br />
    荀 揮 閾巡懿  豢墑 E輝 吹牡覽聿懿俑巧鈑刑寤帷K煽煜鋁畹饋跋暮  芎樗俅賢ㄌ眨 壞糜形蟆br />
    “不追呂布了”夏侯 撓脅桓實匚實饋br />
    “追什麼呂布,定陶要緊”曹操再次強調了目的地。

    定陶城內只余少量老弱病殘,曹操還未下令攻城,就已有人開門獻城投降了,城內百姓听聞是曹操的軍隊,更是歡喜無比,甚至有人走上街頭,紛紛拿出家中糧食犒師。呂布軍隊多有劫掠百姓的行為,曹操對呂布用兵雖是為了自己,可也趕走了百姓眼里的惡魔,百姓雖然不知何謂忠君愛國,但誰對他們好還是能分辨的。

    佔領定陶後,曹操並未舉行所有人期待已久的慶功宴,他在表達完對所有人的感謝後,又飛快地下達了下一步的戰指令奪取兗州境內所有郡縣。他誓要奪回曾經失去的榮耀。

    各處的戰事都進行的異常順利,唯獨進攻雍丘的軍隊,遭到了守軍頑強的抵抗,經過打探得知,張邈的家人全都在城內,收到消息的曹操立即帶大軍前來增援,並且親自擔任這個小城攻堅戰的指揮官。

    曹操的到來無疑極大鼓舞了攻城士兵的士氣,眼前兗州剛被平定,整編降卒,恢復生產,以及後續的善後工都需要曹操來做決定,可他將這一切都交給了荀 ヶ蚶懟K鬃岳垂ж呵穡  欽飧魴﹞怯卸嘀匾  怯興餃碩髟掛 私獍樟恕br />
    西邊的長安亂成一鍋粥,北邊有袁紹這個大靠山,南邊的劉備守著破敗的徐州,現在的曹操有著大把的時間來復仇。

    被陳宮、呂布壓著打了這麼久,曹操積攢了一肚子的怨氣、怒氣,在過去的日子里,曹操只能將這一切壓在心中,為統帥失去理智則意味著滅亡,而現在曹操可以盡情地將這些負面情緒釋放。他並沒有急著下令攻城,雙方積怨已深,城里的人必會拼死反抗,犯不著為這些籠中之鳥損失兵力。曹操只是下令圍著小小的雍丘挖一道深溝,防止城內的人有機會逃脫,剩下的就是每天例行巡邏。此刻的曹操想賦予對方的,就是饑餓與恐懼,他想從對方絕望的眼神中獲得快感,並且這個時間持續的越久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