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您是爺,您說了算




    “在想什麼這麼出神我站在你身邊幾分鐘了,你都沒有發現。”盛威到底是沒有憋住,引起了她的注意。

    秦菲菲側過臉看他,確實是被他嚇到了。

    她笑了笑,往邊上挪了挪,留出位置讓他坐下,“我在想怎麼抱好你這條大腿。”

    這幾天,她的情緒都很好,整個人比起來z市之前都要好。

    大概是心情不錯,她看起來也更加的靚麗耀眼了。

    盛威被她逗笑,“我的腿,不是一直給你抱著的嗎從來沒有想過收回。”

    他對她心存愧疚,老太太對她做的那件事,他很怕成為她的心理陰影。

    這些天陪她的時間很多,就是想讓她忘記那件事。

    “當然不能收回了。我現在,可只有你。”她靠著他的肩膀,眸光有些幽遠。

    除了他,她是真的一無所有。

    盛威攬著她的肩膀,輕搓著她的手臂,“想不想出去玩”

    來這麼久,他的身體也沒有怎麼恢復,就沒有帶她出過別墅。

    秦菲菲兩眼放光,“可以嗎”

    “嗯。”

    “你的身體”秦菲菲擔心他。

    “沒事。”盛威溫柔道“去換衣服,我帶你出去逛街。”

    “好”

    所有的城市都一樣,都有最繁華的地段。

    秦菲菲挽著盛威的手,走在馬路上,看到稀奇的玩意就會去踫一踫,看一看。

    她什麼都沒有買。

    “不買”

    秦菲菲搖頭,“只是一時新鮮,覺得好玩。”

    “那買回去。”

    “不要。”秦菲菲叫住準備去買的阿水,跟盛威說“新鮮勁已經過了。”

    “我怎麼不知道你這麼喜新厭舊”盛威挑眉。

    秦菲菲噘起了嘴,“現在知道也不遲。”

    盛威眯著眸子,將她摟得離他更近一些,近乎咬牙切齒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對什麼你都可以三分鐘熱情,但對我三輩子也不要散。”

    他的氣息灑在耳邊,一陣搔癢。

    微微偏頭,離他遠一些,笑道“還三輩子呢。這人啊,只有今生,沒有前世和下輩子。”

    就算是有,也不記得誰是誰了。

    “我說三輩子,就是三輩子。”盛威的手在她的腰上輕掐了一下。

    秦菲菲投降,“是是是,您是爺,您說了算。”

    “這還差不多。”盛威滿意的揚起下巴。

    又逛了一會兒,找了個餐廳吃飯。

    剛坐下來,阿水接了個電話,臉色不太好的走到盛威身邊,“大哥,老太太病了。”

    秦菲菲正翻著菜單,听到這句話,手停了下來。

    “嚴重嗎”盛威沉著臉,聲音很平靜。

    “吐血了。”

    秦菲菲大驚,都吐血了,很重要了啊。

    “那邊,讓你回去看看。”

    盛威沒動。

    秦菲菲放下菜單,勸著他,“你趕緊去看看吧。”

    盛威看著她。

    “你是她的孫子,現在她生病了,你理當去看她。”秦菲菲拍拍他的手,“去吧。”

    “跟我一起去。”

    秦菲菲愣住,阿水也盯著他。

    明知道老太太不待見嫂子,怎麼還讓她一起去

    這去了,不知道又得鬧出什麼來。

    “我就不去了。”秦菲菲搖搖頭,“本來老太太就看我不順眼,萬一我這一去,把人給氣得病加重了,那可怎麼好”

    那件事她是想當沒有發生過,但她還是忘不了。

    有時候晚上做夢,也會夢到老太太面目猙獰的抓一把鑽石往她嘴里塞。

    每每驚恐的醒過來,額頭全是汗。

    她是不想再見那個老太太了。

    “有我在。”盛威想帶她回盛家大宅。

    秦菲菲還是搖頭,“不去了。以後,有機會再去吧。”

    或許老太太在一起,就不可能讓她進盛家的門。

    不過,她好像也並沒有太想進盛家。

    或許現在這樣,是最好的狀態。

    阿水也覺得秦菲菲現在最好不要去,免得又引起了什麼不好的紛爭。

    更何況,現在的情況,她不去最好。

    “你趕緊回去看看吧。我在外面逛一下,就回家。”秦菲菲催促著他。

    “阿水,你留下來。”

    “不用。”秦菲菲擺手,“阿水送你。我在這里,又不會有什麼危險。”

    最終,秦菲菲再三勸著盛威,盛威才帶著阿水離開。

    她也不知道,老太太的病有多麼嚴重。

    更不知道,盛威這一次回盛家,會發生什麼事。

    秦菲菲閑著沒事,出了門。

    盛威給她準備了輛車,駕照也有,她開車在外面晃。

    買了很多小擺件,還有一些生活用品。

    都是一對一對的成套。

    看到了男裝店,又去買了一套男裝。

    上一次買的那套,還沒有給盛威看過,也沒有機會。

    等他回來了,要拿給他試試。

    “菲菲。”

    秦菲菲听到有人叫她,轉過了身。

    看到離她不遠處,那個溫潤如玉的男人正溫柔的看著她,她瞪圓了眼楮。

    他怎麼會在這里

    狄申瞧著女人那呆愣的樣子,笑著走過去,“怎麼,才多久不見,就不認識了”

    秦菲菲沒緩過神來,“你,你怎麼會在這里”

    “出差。”狄申看她大包小包的,“這麼有閑情”

    秦菲菲看了一眼手上的袋子,“閑人一個。”

    “有沒有時間,喝一杯”

    “好。”

    在這里人生地不熟,除了盛威和阿水幾個人,能在這里看到熟人,她是很開心的。

    找了處環境還算幽靜的咖啡店,兩個人相對而坐。

    秦菲菲有些不太敢直視狄申,畢竟當初她走的時候,根本都沒有跟他吱會一聲。

    當時她想著可能不會再遇上,至少沒有這麼快。

    哪知重逢的這麼突然,完全沒有任何準備。

    莫名的有些心虛,愧疚。

    “當初走的時候,不聲不響,要不是我去公司找你,還不知道你早就不見人影了。”狄申看到她,神色依舊溫和,但語氣里還是暗藏著控訴。

    秦菲菲很尷尬,她干笑著,“走的有點急,所以”

    “所以,跟方總,你朋友都告知了,就沒有我的份”狄申故意的。

    他知道她難堪,但就是想質問她。

    是不是在她心中,根本沒有把他當朋友。

    連知道她去向的資格都沒有。

    秦菲菲低下了頭,抿了抿唇,“我狄申,對不起。”這件事是她做的不對。

    畢竟當初是他出手拉了公司一把,不然

    雖然那公司不是她的,但她還是很感激他的雪中送炭。

    更何況,她知道當初他是因為她,才會伸把手的。

    “好啦,我逗你而已,沒有生氣。反正,你得請我吃飯,不然這朋友,可就沒得當了。”

    “請請請,必須請。”這是沒得說的。

    狄申笑了。

    雖然之前沒有多深的交集,但異地遇熟人,就格外的覺得親切。

    兩個人聊了很多,狄申會跟她說方總的公司現在的情況。

    方總不是不會經營生意,只是太過溫和,畢竟佛系。不過這段時間,倒是拿下了幾個大訂單。

    她相信,生意人只要保持初心,努力向上,不說一夜會暴發,變得多富有,但細水長流,源遠流長,也是另一種境界。

    “你是跟著那個男人來的嗎”狄申突然轉變了話題。

    秦菲菲點了一下頭,“嗯。”

    “他,對你好嗎”

    “嗯。”盛威對她好,這一點毋庸置疑。

    只是現在的情況,不是他對她好,就能萬事大吉,順風順水了。

    盛家太過復雜。

    盛老太太對她的態度,確實是她恐懼的。

    狄申見她眼神一直下垂,似乎看起來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好。

    她能夠不遠千里拋下一切跟那個男人來到這里,說明她對他們的感情,是堅定不移的。

    只是,那個男人,對她呢

    是否也如她這般,願意放下一切跟她廝守

    “本來我是想追求你的。”狄申突然望著她,“不過,你心里有人。更何況現在,你跟他一起來到這里,我就更加知道我沒戲。所以,我很有自知之明的。”

    他的坦白,嚇到了秦菲菲。

    居然有人把話說的這麼直白,完全讓她不知該怎麼反應。

    “但是”狄申停頓了一下,神色突然變得極為認真,“如果你過的不好,我會追求你。”

    “”

    還是這麼直接。

    秦菲菲喝著咖啡,躲避了他的視線。

    一時之間,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

    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經歷,心頭慌。

    “現在你不用想那麼多,你只要過得好,我會大方的祝福你。”狄申溫柔的目光里,很坦然。

    他今天的出現,帶給了她太多的震憾。

    很直白的表白,很大方的祝福,她的心情是一波接著一波,無法平靜。

    “謝謝。”好像除了這兩個字,沒有特別合適的了。

    狄申是個很懂分寸的人,說完了那些話,就沒有再提了。

    吃了飯,狄申還有事先走了,秦菲菲也開車回去了。

    她沒有過多的去想狄申說的那些話。

    她也沒有想過有一天跟盛威分手了,和別的男人在一起。

    把東西擺放好,又收拾了一會兒,已經臨近傍晚了。

    盛威還沒有回來,也沒有打過電話。

    或許,盛老太太的情況不容樂觀。

    她對盛老太太心有余悸,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她。

    所以她也沒有打電話去問盛威。

    去廚房準備了菜,外面終于有了動靜。

    她走到大門,看到盛威下了車,他一個人回來了。

    “阿水呢”秦菲菲走過去。

    “這個時候,他不宜跟我一起。”盛威看她系著圍裙,“在做飯”

    “嗯。”

    盛威拉著她的手,“我請了個保姆,明天會來。”

    “不用了。我本來就很閑,再請個保姆來,我就更懶了。”秦菲菲搖頭。

    “我的女人,不需要做這些事。我帶你回來,不是讓你做家務,是想讓你開開心心的,什麼也不要想,只要陪在我身邊就好。”

    秦菲菲知道他的意思,“那我去上班。”

    盛威皺眉。

    秦菲菲說“我總不能真的什麼也不做吧。這樣下去,我會變成傻子的。更何況”

    “嗯”

    “我不想變得那麼無能。”她是只要靠他就好,可萬一哪一天,他不在她身邊呢。

    那個時候,她又能靠誰

    盛威握緊她的手,“我的女人,怎麼可能無能”

    “你奶奶她不喜歡我。”

    “我喜歡你就行了。”盛威將她抱住,“我知道那天她做的事嚇到你了,但我保證,那是最後一次。你不需要去為了別人而做任何改變,你只需要知道,你是我的女人就好。有我在,沒有人敢欺負你。”

    這樣的話听起來好像沒有什麼說服力,畢竟已經發生過那樣的事了。

    正因為有那件事在前,所以他更加要護著她,不讓任何有再傷害她的機會。

    留在身邊,最保險。

    “可你的女人,又怎麼能什麼都不會”

    “有我就好。”

    秦菲菲抿了抿唇,不再說話。

    他是鐵了心的不讓她出去工的,他不準,她說什麼都沒用。

    “好。”她妥協了。

    “明天保姆會來,有什麼要她做的,你吩咐她就是了。”

    “嗯。”秦菲菲輕輕的推開他,“我去做飯。”

    到了廚房,她做著飯,腦子里想了很多東西。

    如果說,她是一只金絲雀,什麼也不做,只做好他的女人,他的一切安排都很合理。

    但如果他真的把她當成他的女人,冠以他的名,他就不該是這樣了。

    他會讓她試著去學習怎麼當好盛威女人,他會考慮到她以後能不能在盛家立足,會想著她怎麼樣才能夠讓盛老太太認可她

    而不是,讓她只做好一個他的女人,僅此一個角色。

    心里,隱隱有些失落。

    她該認清的。

    只怪她把自己太當回事了。

    洗漱之後躺在床上,盛威的身體不好,又剛做了手術不久,醫生說過不宜過度運動,他倒也克制住了。

    他把她撈到懷里,抱著他閉上了眼楮。

    听著他的心跳,秦菲菲沒有辦法睡得著。

    她第一次去想這個問題。

    她,在他心里,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是否,有一點與眾不同的地位。

    這樣的問題,她沒有辦法向他去證實。

    唯一能做的,不過是做好他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