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誅尸滅煞


    被師父一腳踢飛的尸煞爬起來沖著師父吼叫了一聲,然後又伸著利爪撲了過來。尸煞身上袑騑陷釭澈p重鎧甲正隨著它的動作  作響。

    師父急忙閃過一旁,回手一劍把尸煞的手臂砍落在地,濃烈的腐臭味一下子在小小的屋子里散開了。尸煞長大嘴巴吼叫一聲後便跳到一邊,看起來似乎特別忌憚師父手中的赤離劍。

    我好奇的問道“師父,這只尸煞不是子彈都打不穿嗎?怎麼會怕你手里的劍啊?我看你剛剛輕輕一下就把它的手砍了下來。”

    師父死死的盯著尸煞說道“先別說那麼多廢話,我覺得這只尸煞有點不對勁,這樣!我吸引它的注意力,你從後面攻擊它的脖子。看看能不能把它的腦袋砍下來。記住,我叫你上的時候再上。”

    我舉著匕首一邊看著尸煞一邊等待師父的指令,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尸煞的斷臂處長出一個黑色的肉瘤,很快就長成了一只利爪。我驚訝的說道“師父你看,它居然可以重生,而且速度那麼快。”師父也有點意外“這尸煞居然可以再生!看樣子道行不淺,你一定要小心點。”

    這時,那尸煞居然開口說話了“大膽,爾等竟敢在本將軍面前拔劍!真是活膩了!”嘶啞的聲音就好像用玻璃摩擦泡沫一樣,十分尖銳刺耳。

    師父一看尸煞說話了,于是用劍指著它大聲喝道“大膽妖孽,人有人間路,鬼有鬼門關。你既然已經死了幾百年了,為何不去投胎轉世,竟然還敢在陽間為非作歹。今日我一定要替天行道除了你。”

    尸煞長嘯一聲後繼續說道“哼!你覺得本將軍會怕你們?來吧!讓本將軍見識一下你們到底有多厲害。”說完從腰間抽出一把袑騑陷釭熊u劍。

    師父扭頭喊道“按剛才我說的去做,我先沖。”說完舉著長劍朝尸煞沖了過去。兩柄寶劍纏斗在一起,“乒乒乓乓”的聲音響了起來。

    我一看時機已到,揮著青銅匕首繞道尸煞後面沖了過去。當我剛沖到尸煞背後準備動手時,尸煞的背後仿佛長了眼楮。只見它身子一扭,便躲開了我的匕首。然後又是一腳踢在我的身上。

    頓時我只感到頭暈眼花,嗓子眼發甜,然後一股鮮血從嘴角溢出。尸煞擊退了師父後向我沖了過來“大膽,居然敢在背後偷襲本將軍!該死!”說完揮劍向我砍來,我急忙揮劍格擋。

    “當”的一聲火星四濺,我只感覺虎口發麻,然後青銅匕首也脫手飛了出去。尸煞楞了一下“不錯,有點本事,只可惜你馬上要死了。”說完又揮劍朝我砍了。眼看劍刃馬上要斬到我的脖頸,師父從兜里掏出一張鎮尸符朝尸煞扔去。符咒一貼在尸煞的身上,尸煞馬上就不動了,我捂著劇烈疼痛的胸口爬起來準備繼續進攻尸煞。

    一道白光閃過,尸煞身上的鎮尸符一下子就燃燒起來。沒有了鎮尸符,尸煞一下子又恢復了行動。師父大喊道“遭了,這尸煞居然連鎮尸符都不怕。”尸煞冷冷一笑“小小的鎮尸符也想鎮住本將軍?只可惜本將軍不是僵尸,準備死吧你們。”說完一爪將師父打飛了幾米遠。

    師父吐了一口鮮血又掙扎的站了起來“佑羽,你還記得我們走山派的門規嗎?”我點了點頭“除了長生不死之道,我們還要消滅一切為禍人間的妖邪。”

    尸煞又用極快的速度沖了過來,師父先是冷笑一聲。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掏出幾根銅釘刺向尸煞的四肢。銅釘一刺入尸煞的身體,它馬上就痛苦的嚎叫起來。

    師父擦了擦嘴角的血笑了笑“既然鎮尸符你不怕,那五釘鎮尸局你怕不怕?”說完把手里最後一支銅釘刺入了尸煞的眉心。

    我撿起師父的赤離劍,準備一劍把尸煞的腦袋砍下來。師父一把攔住我“先別過去,五釘鎮尸局只能暫時讓它停下來,你別忘了它會再生的。這樣吧!你趕快去叫他們拿火焰噴射器進來。”我點了點頭朝外面跑去。

    老劉看我跑出來後問道“小兄弟,里面現在什麼情況?”我喘了喘氣“尸煞已經被我師父用五釘鎮尸局給控制住了,你們趕緊帶著火焰噴射器上。!老劉點了點頭,然後發起進攻的命令。背著火焰噴射器的士兵迅速朝里面走去。

    師父看著老劉說道“這尸煞會再生,這樣吧,趕緊用火焰噴射器把他燒成灰,那樣它就重生不了的。現在五釘鎮尸局還可以壓制它一下趕緊燒吧!”

    老劉一揮手,頓時所有背著火焰噴射器的士兵一擁而上,十來條的火焰噴射器對著尸煞燒了起來。頓時,一股焦糊的腐臭味撲面而來。

    燒了一會,之前活蹦亂跳的尸煞被燒成了一堆黑色的焦炭,師父笑了起來“哈哈哈哈!沒想到這尸煞也不過如此。”

    我突然發現尸煞的骨灰里面有一顆藍幽幽的小珠子,急忙大喊師父“師父你看,那是尸煞的內丹嗎?”師父點了點頭,然後走了過去將那顆小珠子撿起來仔細的看了看,對我說道“這顆珠子就是這只尸煞的內丹——千陰丹。這可是一個真正的好東西啊!”說完把那顆千陰丹裝進了衣兜里。唉!終于可以回去休息了,本來還以為這只明朝尸煞會有多厲害。。。

    帳篷里,老秦緊緊的抓住師父的手笑了笑“王道長啊!這次真的是辛苦你了。謝謝了!”師父擺了擺手“之前還以為這尸煞多厲害,沒想到被火焰噴射器燒成了渣。

    想到十年前的那次血月尸變,我還是不敢太大意。尤其現在面對的是一只快要修成的尸。可是傳說中的魔獸啊!肯定沒那麼容易對付的。不過既然是走山派的人,自然不會不管。哪怕它是如來佛祖,我也要去斗上一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