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五




    這個靈一也真是的,平時話那麼少,今天居然那麼多,還跟人家解釋。

    靈兒那丫頭哪是不懂這些的人,分明是故意給這個男人臉色。

    想到花靈態度轉變之前男人說的話,慕銘心中覺得有趣,淡淡的打斷靈一的話。

    靈一也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話有些多了,對著慕銘點點頭,嗖的一下消失在眾人眼前。

    ……

    “靈兒姑娘,你叫我們出來干嘛呀?”

    司徒紀和赫連斬跟在花靈身後走了一段路,總算是忍不住開口詢問。

    花靈輕飄飄的瞟了一眼司徒紀沒有說話。

    直到靈一跟上來後,花靈讓靈一帶兩人離開,美其名曰探查周圍靈氣波動的地方。

    幾人離開後,花靈找了一個地方坐下,腦海中不自覺的出現了之前的一幕。

    “原本還想和慕少討論一下和小女的婚事呢。”

    “婚事?”

    “總尉今日設宴給大家接風,談私事什麼的,怕是不太好。”

    ……

    想到慕銘和那個男人的談話,花靈心中有些悶悶的。

    身後傳來西索的響動,花靈眼神一凌,不動聲色。

    來人腳步愈發的快,在接近花靈時伸出手,花靈轉身,坐著的動作都沒變,伸手拉住身後人的手臂,稍一用力,來人砰的撞在不遠處的樹上。

    “是你?”

    地上的人哀嚎著,花靈站起身看清對方,眼中閃現出一抹意外。

    這個時間點,他不是應該在剛才的會場上嗎?怎麼會出現在這?

    “痛死了。”

    來人在花靈詫異的眼神下收起聲,麻溜的站起來,悶悶的哼了一聲。

    這還是這丫頭肯定沒使出全力,不然自己肯定會摔的更慘。就在剛才被花靈鉗制住的時候,他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動彈不得,好在這丫頭在最後關頭收了些力道,他才沒摔的更慘。

    “抱歉,我不知道是你。”花靈歉意的說道。

    剛才不知怎麼回事,想到慕銘和那個男人的談話,以及自己離開後兩人的談話內容,花靈就覺得煩躁,剛好他撞倒傷口上。

    花靈沒打算把他扔那麼遠的,但在抓住對方手臂的時候花靈才回過神來,她這帶著靈氣的一擊對方根本就接不下來!

    為了避免對方傷的過重,花靈收了力道,將他扔出去。

    “額,沒關系。”

    來人顯然也沒想到花靈會這樣,不然一開始就不會悄咪咪的,而是直接出聲叫花靈了。

    鳳世簡忍著背上以及屁股上的疼痛,走到花靈身邊,挨著花靈坐下“靈兒姑娘,你不高興嗎?”

    花靈眨眨眼,再次坐下“你怎麼出來了?”

    “我?”鳳世簡搖搖頭笑了笑“我不喜歡應酬。”

    都是軍人,就應該該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搞這種風雅的宴會,弄的像是誰要巴結誰似的。

    在軍營里待久了的鳳世簡並不喜歡這樣的場合。

    “應酬?”

    花靈不經意的朝後面看了一眼,不選遠處燈火闌珊,人來人往,和靜謐的此處形成對比,這個角落里除了他們兩人,並沒有任何人朝這邊過來。

    這里離會場並不遠,就算是修靈不用功的澤莫釋放靈識後都能發現她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