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為了自由




    至于馬里奧、岡特和強尼,這三個壯漢剛一溜出牢房,便各自混入人群之中,分頭逃竄。

    不過他們仍然記得伊莎貝拉說過的計劃。

    那就是讓他們想辦法去典獄長的房間匯合,趁機搶走典獄長的贓款,再攜款逃跑。

    雖然說在他們看來,只要在這牢獄中多逗留一分鐘,就會多一份危險。

    畢竟,在監獄發生暴亂之後,典獄長便通知了自己的上級,向其請求援兵。

    但最終,對金錢的貪念還是戰勝了他們心中的膽怯和謹慎。

    這些年來,典獄長一直牢牢地坐在這個職位上,也不知收取了多少贓款如果能將其佔為己有,雖不說一夜暴富,但至少在自己逃出去之後,能夠順利地改頭換面,好好享受生活。

    就這樣,馬里奧在人群中推推擠擠,一邊躲避著士兵,一邊趕往典獄長的房間。

    然而不知什麼時候,突然有人從後頭出現在了他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嘿,馬里奧,”一個熟悉的聲音忽然響起,“跟你商量個事情。”

    馬里奧應聲轉過頭,發現是岡特。

    “什麼事情”他問。

    岡特用手擋著嘴,小聲道“要不,我們在趕到目的地之前,先把強尼和那個漂亮小妞悄悄干掉,這樣一來,分錢的人便少了兩個。”

    “這”

    馬里奧听到自己的心髒怦怦直跳。

    他知道,如果自己這一回能夠多搶到一點錢,說不定有機會為自己贖身,成為一個埃薩帝國的自由民,光明正大地活在世上。

    可是

    “可是那個漂亮小妞的戰斗力遠遠超出我們的預料,說不定還會不止一個所謂的小法術。我擔心我們打不過她。”

    “怕什麼”岡特在身邊笑呵呵地說道,“她之前能夠打贏我們,是因為我們看她是女的,對她毫無提防之心,才讓她佔了便宜。現在,我們不僅有了充足的準備,還是二打一,你還擔心打不過她”

    馬里奧點了點頭,深以為然。

    在他看來,被一個看上去嬌滴滴的女人打得哎呦求饒,簡直是他這輩子最丟人的事情。他早想著把這場子找回來了。

    轉眼之間,又是一波奴隸像潮水一樣從身邊涌過。馬里奧一回頭,就再也找不到岡特的身影了。

    不過,馬里奧這家伙智商不太夠用,再加上忙著逃命,顯然忽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岡特分明比他早幾秒鐘溜出牢房,而且跑得比他快,按照常理應該遠遠在他的前面才對。

    可是,為何剛才岡特會從後面出現在他的身邊呢

    幾分鐘後,馬里奧便按照計劃,來到了典獄長的房間。

    此時,這房間的門是敞開的,岡特和強尼都在那里面他們兩個正貓著腰,努力地把一個裝著金幣的麻袋從床底下拖出來。

    待馬里奧進來後,兩人都不約而同地抬起頭來,瞟了他一眼。

    馬里奧看看岡特,覺得對方是在給自己使眼色,便頗有默契地點了點頭,朝著強尼走去,狠狠地一拳揍在他的太陽穴上,同時用另一只手去掐住他的喉嚨。

    然而就在這時候,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岡特從地上抓起一個罐子,朝著馬里奧砸去。

    強尼拎起一塊破舊的鐵板,朝著岡特的後頸劈去。

    緊接著,三人目瞪口呆地盯著自己的“盟友”,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馬里奧盯著岡特,心想“混賬,我們不是約好一起對付強尼和漂亮妞嗎”

    岡特盯著強尼,心想“混賬,我們不是約好一起對付馬里奧和漂亮妞嗎”

    強尼盯著馬里奧,心想“混賬,我們不是約好一起對付岡特和漂亮妞嗎”

    在這種關鍵的時候,如果他們三個都有腦子,而且都願意冷靜下來溝通交流的話,很快便可以從中發現問題比如為何伊莎貝拉此時沒有按照約定來到這間屋子里。

    這樣一來,他們便可以輕而易舉地消除誤會,然後共同對付罪魁禍首。

    但顯然,憤怒已經席卷了他們的全部身心;而旁邊的那一袋金幣,更是給他們沖動的情緒火上澆油。

    馬里奧最先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他抓起一把掃帚,狠狠地揮向岡特的腦袋,打算拼盡全力,把這個背叛自己的“叛徒”活活打死。

    另外兩人也不甘示弱,很快便奮起還擊。

    三個頭腦簡單、四肢強壯的大漢便這樣纏戰在了一塊兒,掃帚、鐵板、罐子、桌子、椅子在空中“嗖嗖”來回飛舞,汗水、血水四處飛濺。

    轉眼之間,三人便齊刷刷地倒在地上,全身淤青,血肉模糊,早已沒了呼吸。

    一個平平無奇的士兵站在門外,完整地目睹了這樣一幕。

    待到三人死透了之後,這士兵默默搖了搖頭,重新變回了銀發如瀑、身材姣好的年輕女子,邁著輕巧的步伐,走進了這間屋子。

    她自然便是伊莎貝拉。

    自從听說這三人因為侵害一個無辜女子而入獄後,伊莎貝拉就已下定決心,哪怕自己需要利用他們逃出去,也一定要主持公道,絕不讓惡人帶著錢財逃之夭夭。

    可她萬萬沒想到,這三人比她想象中更加貪婪、更加暴躁,僅憑她幾句離間的話語,便讓他們自相殘殺,最終統統喪命。

    “這就是沒有信仰的後果啊”伊莎貝拉輕嘆一聲。

    隨後,她催動神眷力量,把那袋沉重的金幣輕松地提了起來,扛在肩膀上。

    然後她望向門外。

    士兵和奴隸們混雜在一起,宛若混亂的洪流,充斥在整個牢獄的走廊之間,來回涌動。

    這時候,士兵們終于發現了恢復了原本容貌的她。

    “她在這里”

    “她在這里”

    “那個該死的娘們躲在這里”

    “”

    他們一個個一邊興奮地高喊著,一邊把身邊的人往後推,爭先恐後地搶奪著這份功勞。

    伊莎貝拉笑了笑,從麻袋里抓出一把金幣,朝著人群猛然撒去,又給這極度的混亂澆了一把油。

    看到這樣一幕,前面的士兵立即把伊莎貝拉拋在一邊,紛紛忙著低頭撿錢。

    作為普通的獄卒,他們平時並沒有多少薪水,還常常會被典獄長克扣一部分。

    如果他們能趁機撿到幾枚金幣,回去就可以大幅度地改善一下伙食。

    再後面的奴隸們,則更是罵罵咧咧,不斷向前推擠,阻撓著周圍的士兵,只恨這筆錢沒落在自己手中。

    這一切完全符合伊莎貝拉的預期。

    她一邊撒錢,一邊邁著坦然的步伐,朝著牢獄的大門走去,一路上竟再也沒有人阻擋。

    此時放眼望去,便可看到撿錢的眾人紛紛匍匐在地;伊莎貝拉則昂首闊步,仿佛一個巡視領地的君王。

    待伊莎貝拉順利走出牢獄之後,她縱身跳到了競技場的觀禮台上,把麻袋里剩下的所有金幣都拋向了逃出來的奴隸們。

    “為了自由而戰”她用充滿煽動性的語氣大喊道。

    她的話語似乎點燃了奴隸們心中反抗的火種。

    這些奴隸,大部分是埃薩帝國的戰俘。可這些年來,他們卻因為戰敗,成了帝國統治者眼中的商品和畜生,備受屈辱地活著。

    平日里他們被分散地關押在牢獄里,難以溝通,難以逃脫,更別說反抗了。時間一長,反抗的情緒便只能深埋心底,被理智所禁錮住。

    但是在今天,當他們逃出牢獄,並且所有人全部聚集起來後,他們似乎突然擁有了一種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氣。

    仿佛只要他們所有人站在一起,只要跟隨在一位領袖的背後,就再也沒有人能阻攔他們重獲自由。

    “為了自由而戰”奴隸們望著站在觀禮台上的伊莎貝拉,齊聲吶喊。

    雷鳴般的吼聲響徹荒岩城,經久不息。

    s盟主加更求月票、推薦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