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一個滿是弱點的人




    “段闖,你那邊知道這個李克嗎,如果不知道,把他的家底給我翻出來,我這就要把他殺雞儆猴。”

    吳小瑞的臉上滿是寒霜,他的聲音甚至是讓這個辦公室里面的溫度都下降了三分一樣,眾人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

    正如他所說,既然陳家開始動手腳了,他自然是要開始豎立自己的威信了,否則就要被陳家欺負到頭上來了。

    畢竟這個事情,是關乎洛天依和陳家兩個方面,這兩個方面無論是哪一個方面,他都必須要出手才是。

    更不用說這兩件事情全都湊到了一起來,他更是要好好收拾那個叫做李克的男人,這個男人簡直是撞到槍口上來了。

    段闖的眼中出現了回憶的神色,他這是在思考這個叫做李克的人,他沉吟了良久,這個人他並不熟悉。

    “我要去打幾個電話,你們稍等一下。”

    段闖出去之後,房間之中吳小瑞就走到了洛天依旁邊,伸手攬過了洛天依的身體,讓她的頭靠在自己的肩膀之上。

    隨即吳小瑞也很是寵溺的說道,“依依,以後有什麼事情一定是要跟我說,如果這次沒有你那個秘書跟我說的話,你豈不是要白白受到委屈,依依你是我的女人,我是你的男人,我要做的就是讓你不會受到任何的委屈。”

    洛天依听到吳小瑞那略顯霸道的語氣,心里頓時感覺美滋滋的,畢竟這是自己的老公啊,自然是寵著自己的。

    洛天依甚至覺得,此前那種自己一個人躲起來生悶氣的事情實在是太過太過愚蠢了,有吳小瑞在,她還有什麼好怕的。

    兩人在這邊膩歪,孤狼只好是將眼楮閉上了,開玩笑,此前兩人在空中眉目傳情的時候,他差點連嗓子眼都要咳出來了。

    現在還要繼續咳嗽,這簡直就是自討沒趣,他甚至有些羨慕段闖,可以跑出去打電話,而他只能坐在沙發上,明明是一個一百瓦的大燈泡,卻愣是要把自己當一個透明人一樣來看待。

    他心中很是腹誹,難道洛天依和吳小瑞兩人沒有覺得他這個燈泡刺眼嗎,兩人那你儂我儂的樣子啊,真是讓人嫉妒。

    不,他只是單純的羨慕,也有著一丟丟的嫉妒在里面而已啦。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閉著眼楮的孤狼都要睡著了,這段闖才急匆匆的開門跑了進來,隨即也是喝了一大杯的水,緩了緩,他卻是忽然間發現氣氛有些不對。

    “老板,你還要不要听那個李克的消息。”

    他這一聲,直接是讓洛天依從吳小瑞的懷中跳了起來,洛天依有些不自然的看了段闖和孤狼一樣,她怎麼就忘記了這兩人還在呢。

    不過在吳小瑞懷中感覺到很有安全感,她也是情不自禁的就睡著了。

    “好好,你說說,這個李克有那些軟肋是可以利用的。”

    吳小瑞倒是沒有這麼臉皮薄,整個人像是一個沒事人一般,有些期待的看了段闖一樣,對著段闖比了一個請的姿勢,隨即便是大大咧咧的坐在沙發之上,等著段闖的發言。

    段闖清了清嗓子,隨即便是鄭重的說道,“資料還沒來,我們還要等一會兒。”

    不過下一刻,所有人便是朝著他投來了殺人的眼神,他一個哆嗦,手中的手機也是掉在了地上,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一看,頓時樂了,這李克的資料已經是傳了過來了,他略微掃了一眼,很多事情也是躍然于紙上,寫的很是清楚。

    這粗略一看,這李克還真是什麼秘密都沒有。

    “是這樣的,李克算是一個倒插門女婿,也算是一個鳳凰男的代表,這李克畢業後一直沒有找到工作,等到結實了他現在的老婆之後,才有了進入這家公司任職的機會,隨後也是仗著老岳父的關系,這位置越來越高。”

    隨後段闖便是將李克的這五六年都介紹了一下,正如他所想那樣,這李克真是什麼秘密都沒有,甚至是說渾身都是缺點可以利用。

    什麼開房記錄,潛規則新同事,這些全都是被調查了個一清二楚,但是這還不夠,他甚至還在談項目的時候收了別人的好處,導致這個項目進了一些虛假的信息,讓他所在的公司蒙受了巨大的損失。

    听完李克的這些事情,只是一瞬間,吳小瑞便是想出了無數種懲治這個男人的辦法,不過既然要鬧,就要鬧的大一點。

    否則怎麼算是所謂的殺雞儆猴呢,一只猴子都沒有來看的,那怎麼算是殺雞儆猴呢,這就是吳小瑞的想法。

    他看了段闖一眼,隨即也是再次說出了幾個名字,這幾個人都是此前拒絕和洛天依合作的幾個項目經理。

    段闖也是第一時間就明白了吳小瑞的想法,說實話,玩這些算計的話,他也是老行家了,自然是明白吳小瑞準備干什麼。

    “這工作量有些大,今天我就不繼續打擾了,那之後的時候,我們再來匯總,給我一天的時間,老板你的計劃就可以啟動了。”

    吳小瑞點了點頭,也沒跟段闖客套什麼,把段闖送到了門口之後,他也是繼續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要完善自己的計劃,起碼這對于陳家的第一步棋,就一定是要做的漂亮的,否則怎麼可以說的上是反擊呢,這第一槍,怎麼說也要打的響亮一些。

    孤狼和洛天依對望了一眼,有些不知道兩人是在說些什麼,不過洛天依好歹也是一個老總,所以她倒是也想通了。

    而孤狼,孤狼也是心思敏銳之人,只不過他並不知道吳小瑞說的那幾人到底是什麼人,如果知道,他想必也是知道吳小瑞的計劃的。

    不多時,吳小瑞也是嘆息一聲,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他眼珠子不停的轉動,隨即他便是對著洛天依說道。

    “一切都等明天吧,今天就暫時先到這里了,依依公司里面如果還有什麼事情也是明天再處理了,我相信,到時候那些項目經理肯定是會求著你和他們合作的。”

    吳小瑞的聲音擲地有聲,讓洛天依情不自禁的點了點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