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陳沖離開

    不過就算是這樣,吳小瑞也很滿意自己所造成的效果了,暗自在心中點了點頭,然後又看著臉色發白的陳沖說道“來讓我猜猜哈,咱們的陳大少爺現在心里想的是不是,我只是一個小人物竟然敢威脅你,你在想要怎麼報復我是嗎。”

    “哼哼,沒想到竟然被你給猜出來了。”陳沖故作鎮定的說道。

    看到臣服這副模樣,吳小瑞得意的在心中笑了笑,不過表面上還是一副惡狠狠的模樣說道“陳大少爺,如果你的這些威脅放在別人身上的話,或許還有些作用,可是放在我身上,不好意思就沒有什麼作用了,我吳小瑞還真的不怕你們陳家,今天的這件事情,我是不會就這麼算了的,不過你放心吧,今天我不會動你的,你回去吧,回去之後告訴陳家家主一聲,我吳小瑞回來了,讓他做好準備吧。”

    說完之後,吳小瑞就擺了擺手讓陳沖離開,而陳沖也條件反射的想要抬腿走人,但是他的腳步剛一動,陳沖就反應過來了。

    自己為什麼要听這個人的話,陳沖有些疑惑的想著,想要給自己找回一些場子的陳沖立馬停住了腳步,站在了原地。

    看到陳沖想離開又不離開的模樣,吳小瑞納悶的問道“怎麼?難道你還不想走了,舍不得我是嗎?那要不要我送給你一些離開的禮物呀?”

    說完之後,吳小瑞沖著孤狼使了個眼色,兩人這麼長時間以來,已經培養出了默契,只需要吳小瑞的一個眼神,孤狼就知道他想要讓自己做什麼了。

    孤狼立馬配合著,往前走了兩步,一邊走一邊握著自己的拳頭,只把自己的拳頭握得  直響,再加上孤狼那故作凶惡的長相,一時間整個畫面都變得駭人起來。

    陳沖看著孤狼像自己走來的畫面,整個人腿都變得軟了起來,留下一句狠話之後就轉身跑了。

    “我告訴你們,我陳沖可不害怕你們,你們就給我等著吧,我如果不把這次的場子給找回來的話,我就不姓陳!”

    陳沖就留下這麼一句話,說完之後扭頭就跑,恨不得趕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看著陳沖狼狽離開的背影。

    洛天德和唐玉很不厚道的哈哈大笑起來,就連在場上一直在看笑話的其他人,也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畢竟想要看陳沖的笑話還是很不容易的,一來是陳家的勢力太大,二來是陳沖這個人太險惡。

    如果被陳沖知道他們在看他的笑話的話,一定會狠狠的報復他們的,但是現在陳沖這個當事人都跑了。

    在場上的所有人也都不再壓抑自己了,集體哈哈大笑起來,這下子他們可是狠狠的出了一口氣,就連常年以來因為被陳沖欺負而留下來的郁結都散了許多。

    然而這些事情的源頭,可都來自于洛天德的姐夫,吳小瑞這個人,這也讓在場上的所有人都記住了吳小瑞這個名字。

    所以這就因為這些事情導致後來吳小瑞在京城的上流社會上發展時少走了許多的彎路,可以說這次的事情,吳小瑞收獲許多,不過這些都是後話了。

    洛天德看到陳沖狼狽的離開了,心里雖然挺解氣的,但是內心還是有一些不安。

    “姐夫,你怎麼就讓他這麼走了呀。”

    听到洛天德的話後,吳小瑞一臉不解地看了過去,問道“怎麼了?難道還要留下他過年不成?”

    洛天德被自家姐夫這一句話給氣笑了,一臉無奈的看著自家姐夫說道“我說姐夫啊,平時看你一直都正兒八經的,怎麼搞笑起來這麼搞笑呀。”

    “我怎麼了?”吳小瑞一臉不解。

    只見洛天德跟身邊的唐玉張揚都忍不住捂著嘴偷偷笑了起來。

    “行了行了,別笑了,快告訴我到底怎麼了?我做的哪里不對嗎。”

    這自家姐夫的臉色都變了,每天都知道自己應該見好就收的,不然的話到頭來吃虧的還是自己,洛天德急忙收起臉上的笑容說道“其實也沒什麼姐夫,我剛剛問你也只是因為陳沖跟唐玉之間的賭約還沒說好呢,你讓他就這麼走了的話,豈不是就讓他徹底耍賴成功了嘛。”

    听到這些話的之後,吳小瑞明顯愣了一下,不過還是等他反應過來,就被唐玉搶先開口了。

    “哎呀,小德子你看你,這麼計較干什麼呀?這又不是什麼大事兒,陳沖走就走了吧。”說著唐玉還沖著洛天德擠了擠眼楮。

    唐玉這是以為吳小瑞之前愣的那一下是愧疚了,所以這才說出這麼一番話來,吳小瑞都不用思考就明白過來了。

    洛天德也只是恍恍惚了一下,也明白過來了唐玉的用意了,一臉哭笑不得的看著唐玉認真的表情,想說的話也說不出口了,只能在心里暗暗想著唐玉實在是太天真了。

    竟然以為自己剛剛的問話傷到了自家姐夫的心,唐玉這是不知道自家姐夫的心究竟有多強大。

    不過,既然他有一番好心,自己也不能讓他下不來台不是,只好硬生生的忍住笑意,用一臉扭曲的表情看著唐玉安慰自家姐夫。

    只見唐玉扭扭捏捏地走到吳小瑞身旁,猶豫了一下才抬起手,拍了拍吳小瑞的肩膀說道“那個姐夫啊,你別生氣也別難受,更不要在意洛天德那家伙說的話,沒事兒的。”

    吳小瑞挑起眉毛,一臉詫異的看著唐玉說道“那個小家伙你是怎麼看出來我難受的了?”

    唐玉沒有听出來吳小瑞話中調侃的意思,反而以為吳小瑞是因為自己的安慰而感動了,心中對于洛天德的不滿更深了。

    忍不住抬起眼狠狠的瞪了洛天德一眼,躺著也中槍的洛天德無奈的摸了摸鼻子,想要解釋卻無從開口。

    只能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無奈的看著兩位戲精在那里互相表演,張揚看到洛天德一臉無奈的表情,以為他是因為唐玉跟吳小瑞二人太過親密而吃醋了。

    沒錯,唐玉跟洛天德兩個人是一對兒已經成為了他們幾個小伙伴腦海中的執念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