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本大仙哪里會用這種低級貨色?



    白飛四下里瞅了瞅,又用神識在身周幾里距離全方位的掃了掃。沒發現有別人跟蹤他,白飛才暗道聲︰晦氣!隨即就運使劫步升空,繼續向二狗子和譚家父女的所在飛去。

    (本書為縱橫中簽約品,請諸位看官到縱橫閱讀支持者!)

    經過這件事兒,白飛發現;這霉運還真是一點兒不消停啊!要說“老鬼”甦醒後在這赤炎城待了一年多了,偏偏早不走晚不走。等到白飛i赤炎城他才走,那麼多人白飛還做了偽裝。卻還是被“老鬼”盯上了,要說;這里面沒有自己霉運纏身的效果,白飛是說什麼都不會信的!

    當然這事對白飛也有好處,比如他身上的災厄之力就剩不到五分之一了。還有“老鬼”一輩子的記憶,都是白飛這次的收獲。

    帝尊只是把“老鬼”的神智順手抹除了,記憶卻還和魂體一起保存在了白飛的識海。等到白飛有時間煉化了這魂體,那不但他的神識會更加強大,更重要的是白飛還將獲得“老鬼”畢生的記憶!

    可不要因為,“老鬼”被五派聯盟的一個元嬰期弟子“打爆”了,就小瞧“老鬼”。

    畢竟老鬼也是,一步步廝殺到化神圓滿的大修士啊!煉化了“老鬼”的魂體,白飛能獲得的,還不單單只是“老鬼”萬年的廝殺,和修真界廝混的經驗。“老鬼”畢竟也活了一萬多年,期間遇到過、听聞過的各種秘辛、各種資源的分布以及福地洞天的情報。

    這些才是白飛現階段,所需要的一些東西。畢竟白飛正發愁,要在哪兒找個沒人或者,能不被發現的福地洞天修煉一番,“升個級了”!

    隨著二狗子那雖然緩慢,但依舊在穩步提升的修為。留給白飛去十萬大山,為二狗子“找”一本高階功法,的時間越i越短了!

    白飛決定動安頓好譚家父女,就得趕緊先找個地方煉化了“老鬼的魂體”。到時候在從“老鬼”的記憶里“翻翻”,看看有沒有符合自己修煉條件的福地洞天,就這樣白飛一邊兒瞎雞兒胡思亂想,一邊趕路也沒用多久不到兩小時,白飛神識就鎖定了,二狗子和譚家父女現在的位置。

    白飛直奔目標而去,到了近前按下劫步到了地上。才發現二狗子和譚家父女正圍著一堆篝火在烤著幾只小野獸。兩人一“狗”看著相處的還是蠻不錯的,听到白飛落地的動靜。

    二狗子和譚家父女齊齊轉頭望了過i,見到i者是;出去了快一個白天的白飛時,譚家父女倆才輕輕松了口氣站起身i相迎。至于二狗子,這夯貨見到i者是白飛,看了兩眼就轉過頭繼續盯著;火堆上烤的金燦燦流著油的食物去了。完全沒有一點兒,再次見到白飛很高興的樣子。

    白飛看著二狗子的動,也只能無奈的翻了翻白眼。白飛和二狗子的這番無聲的交流,把正盯著;他倆看的小譚逗的咯咯直笑!白飛走過去,捏了捏小譚,被火光照的有些發燙的小臉蛋兒。隨手把小譚抱了起i,在譚松有些緊張欲言又止的表情中;白飛盤坐在了譚松旁邊,把小譚也放在了自己腿上。

    然後才對譚松道︰怎麼樣?我走了以後你們沒遇到什麼危險吧?譚松有些不好意思道︰還多虧了大人留下了這位“靈獸大人”,有幾波散落到這里的小獸潮,都被這位“靈獸大人”給驅趕了!

    白飛完全無視了;二狗子那一副老子干的不錯吧?快夸獎老子的得意表情。接著對譚松道︰沒出事那就最好,行了你繼續烤吧。等你們吃完了,我就帶你們回家。

    譚松猶豫著道︰那大人你……,還沒等他說完。白飛就道︰你們吃吧,有二狗子這個吃貨在。你們這點兒東西夠嗆!我就算了吧,早都闢谷了吃不吃的沒所謂。

    譚松聞言只好罷,白飛一邊給腿上的小譚喂烤肉,一邊拿小譚啃過骨頭,砸在旁邊大吃特吃的二狗子。

    一頓飯在二狗子的大力“支持”下,沒用多久三下五除二就解決了!完事後白飛也沒敢耽擱,重新把二狗子和譚家父女掛在下面,他運使劫步就直接反方向,往譚家父女的小院位置飛去。這次譚松用剛才從獵物身上剝下i的皮毛,把女兒譚裹的只露出一張小臉。白飛也就不用太擔心,飛太快譚受不了了。所以白飛這次飛的,要比上一次快近一倍。

    此時已是深夜,白飛在緊張的感應這周圍以防止又發生突發事件。畢竟白飛身上的霉運還有那麼一點兒,白飛可不想一不小心又鬧出什麼ど蛾子。而二狗子了,這會兒真睡的呼嚕震天響。畢竟它的功法沒辦法在這種情況下修煉,只能怪功法太低級了。畢竟像白飛的這種,啥情況下都能自行運轉,不耽誤修煉的超階功法不是誰都有的!

    而譚松了;則始終警惕的警戒著四周,雖然貌似沒什麼卵用。抱在他懷里的女兒譚,也早就在暖和的皮毛包裹下睡熟了。

    一路無話,白飛估摸著自己這次回i,飛了大概不到三個小時。白飛終于帶著幾人i到了,獵戶譚松本i的居住的木質小院子。只是此時;這里在不像中午那樣,坐落著整齊的小木屋。圍牆、房子、里面的物件家具啥都沒有了!留在原地的只有一堆木屑,以及還能被衣擺攪動間帶起的灰塵微粒。

    白飛和抱著依舊熟睡的譚的譚松,站在廢墟邊上看著入目的滿眼浪跡。兩人都久久無言,白飛時看到這一幕很尷尬!畢竟是他一不小心把獸潮引到了這里,這才導致譚松父女的家變成了現在這幅模樣。

    而譚松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了,畢竟白飛還不會,大佬通用“技能”讀心術。所以也就根本無從得知,譚松此刻在想些什麼。但是只從他那發黑的臉色,也能看出譚松現在的心情肯定不是很好就是了!

    白飛能說什麼i安慰譚松了?舊的不去新的不i?還是算了吧!白飛怕譚松找他拼命,沉默了一會兒白飛道︰我功法特殊不能與人久待,我今天去赤炎城辦事,順便幫你們父母倆置辦了些物件兒。

    說著白飛就把;在天寶賣的儲物袋遞給了譚松。譚松聞言一怔,有些遲疑的接過了儲物袋。但當他拿近了,看清了手里的袋子到底是什麼時譚松就在有些不知所措了!

    因為現在是深夜,譚松雖然是武者,但是他的武功還不足以讓他黑夜中視物,如白晝一般!所以當白飛漫不經心的說;是順便為他們父女置辦了些東西時譚松還是不甚在意的,當接下i;白飛遞給他一個“小袋子”時,譚松就更加不在意了!只當白飛為女兒帶了幾件小玩具,但是當他接過i白飛遞給他的“小袋子”,不經意間一瞥,頓時給譚松驚的是目瞪狗呆!

    為和修士結過仇,為了躲避修士才帶著年幼的女兒,躲到這里隱居的譚松怎麼會不認識儲物袋了?這玩意兒在修士中,也不是人人能有的啊!

    隨即譚松稍一琢磨,就轉身幾步間i到了,以前他家院子外比較平坦的小空地。站在小空地邊上,譚松舉起手中的儲物袋,把袋口朝下,在白飛疑惑的眼神注視下;稀里嘩啦的把里面,白飛裝進去的東西到成了一座小山!白飛和譚松同時一怔,白飛是疑惑,譚松現在把東西都倒出i是要干嘛?譚松了?則是完全沒想到;白飛在里面居然裝了這麼多東西!

    但片刻後想到白飛的修士身份,譚松就釋然了。想i這個有些不同的修士,也終究還是修士,對凡人的貨也肯定同樣不是太在意。這麼想著譚松也就沒想在推辭一下,徑直轉身走到了白飛身前,躬身一禮然後雙手把儲物袋捧到了白飛面前。白飛被譚松這波操“秀”的是稀里糊涂,完全摸不著頭腦,不知道譚松這是在搞什麼。

    但是隨即白飛看了會,被譚松捧到他眼前的儲物袋。白飛腦中突然靈光一閃,明白過i是怎麼回事了。白飛沒有去接譚松捧著的儲物袋,在譚松不解的注視下︰白飛拍了拍額頭道︰這個儲物袋和里面的東西都是給你們父女倆的,我是怕有些東西,你們保管不好會壞掉;所以才買了這個儲物袋的。本大仙哪里用得著這種低級貨色?

    說著白飛拍了拍譚松的肩膀道︰譚松聞言徹底呆在了那里,心里是亂七八糟的,一肚子的疑卻不知該從何說起。什麼時候儲物袋居然成了,可以隨意送人的低級貨色了?而且還是送給他這個凡人,並且從剛才那堆小山般的東西。明顯可以看出;自己手中拿的這個儲物袋,容量之大絕不是那種最低級的,只有幾立方容量的普通貨色!

    就這!面前這位還說︰是他不屑用的普通貨色,這對于一塊下品靈石,都沒摸過的譚松i說︰簡直就是難以想象的。譚松雖然不了解手中的這“玩意兒”到底價值幾何?但是這種儲物袋,是用銀子、金子買不到的譚松還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