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後院起火



    書接上回,上回書說到普桑要出國訪問,今天他如願以償的踏上了皮諾國的領土,受到了皮諾國,熱情似火的歡迎,兩國首腦,談笑風生親切握手,表面上談論一些貿易,經濟往來,互通有無。背地里談論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討論了如何合作,進攻伊爾齊國的事情。

    普桑當然知道,有錢能讓鬼推磨的道理,背地里承諾,撒提卡國願意贈送五架先進的戰斗機,作為見面禮。同時還承諾跟皮諾國瓜分伊爾齊國。

    在利益的驅使下,皮諾國的總統可以用見錢眼開,利欲燻心來形容了,當即答應了普桑的要求,只不過此事是絕對的軍事機密,見不得光,這二人當然知曉其中利害關系。並沒有立即賦予實施。而是要仔細謀劃以後再行動。主要的事情搞定了以後,普桑就要在皮諾國待十幾天,游山玩水,拜訪名人,結識天下英雄。其中過于細致入微的東西,就不多說了,說多了別說是讀者了,就是作者本人都覺得此書過于 鋁恕br />
    那麼普桑就暫且讓他在皮諾國游山玩水吧,有駑克這個貼身侍衛,形影不離倒也是很安全。今天我從西門鑫說起。話說目前撒提卡國算是群龍無首了,軍政大權,暫且由普桑身邊的幾個信得過的人,三軍大元帥的凱倫納姆,還有一些當地的政客官員,暫且維持國內的政局。讓撒提卡國這台戰爭機器不至于熄火。

    可唯獨普桑,沒有想到西門鑫,還有韋莫本妮,韋莫本妮倒還好說,他是個有正義感的和平主義者,關鍵是西門鑫,這小子是一個官迷,一看普桑總統出國訪問了,而自己不得重用被排擠在局外,心里很是不爽,于是乎西門鑫,就起了歹心。

    這一日西門鑫,所本這兩個狼狽為奸的家伙又湊到一起了,言談舉止之間兩人之間的感情算是升溫了,一根繩上的螞蚱,兩個人都感覺自己命懸一線,如履薄冰。

    這一天所本把西門鑫帶到了導彈基地的邊上,倆人坐在一個山包上的兩塊大石頭上,一面可以看到大海,一面可以看到基地里面的大棚。所本意味深長的對西門鑫說道“販毒的利益,普桑能做到讓我拿大頭,這麼大的經濟利益,普桑放棄的連眼楮都不眨一下,可見此人志向不在販毒,他是利用販毒賺取暴利,為奪取更大的領土,積攢力量,一旦夢想實現了,你我的生命堪憂啊。”

    “所本老哥,你分析的非常透徹,我們倆一根繩上的螞蚱。”西門鑫看著導彈基地里面的蔬菜大棚說道。

    “所以你就把我跟普桑的來往賬目給復制了。”所本一語道破玄機。

    西門鑫一听這話,心里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腦門出現了些許冷汗。他強裝鎮定的說道“開玩笑吧,你好歹也是一個相當于我們中國的團長級別的人物,我

    一個人怎麼可能完成這樣一個艱巨的任務。”

    “你說的對,我這個團長,的確不可能讓你進入我的核心地帶,除非我故意讓你這麼干的,實話告訴你吧,我早就知道你會打賬本的主意,之所以沒有阻止你,是因為我想讓你做我的雙保險,以後不管咱倆誰出事兒了,另外一個人就把賬本公布于眾,這樣一來普桑就不敢輕舉妄動了。”所本一臉輕松的說道。

    “問題是咱倆必須同進同退,再好的辦法,如果執行者,三心二意,也是沒用的。”西門鑫說道。

    所本指著蔬菜大棚對西門鑫說道“你以為那里面種植的是蔬菜啊,錯誤滴,這幾天你沒發現異常?”

    西門鑫皺著眉頭思索了一下以後說道“奇怪了,大棚外面的蔬菜,管做飯的人經常采摘,為何大棚里面的蔬菜從來沒有被采摘過。”

    “呵呵呵,里面種植的是大麻,罌粟,當然不會采摘了,那是要提煉毒品的原材料。走,我帶你進里面看看,放心,看守是我的老部下,暗地里我已經跟他們擺明了利害關系,他們現在跟我們站在一條船上,不是因為你是多麼善良講義氣,是因為他們也想活命,所以他們不會出賣我們。”所本嘴角上揚冷笑了幾聲以後站起身說道。

    西門鑫站起身,點點頭,沒有說話,直接跟在所本的身後走向了蔬菜大棚,看守的人似乎並沒有對西門鑫的到來感到意外,而是像往常一樣,給所本開門。

    這二人一前一後走進了大棚,西門鑫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他瞪大眼楮看著眼前長勢喜人的大麻,罌粟。算是見識到普桑的聰明,可怕了,這樣一來讓西門鑫感覺更加需要戰友的幫助了,而這個人就是所本。

    “我滴媽呀,這麼多毒品原料啊。”西門鑫說道

    “這只是冰山一角。”所本淡淡的說道。

    然後所本帶領著西門鑫參觀了提煉車間。

    西門鑫轉動攝像機,把里面的設備一覽無余的拍攝下來了,包括種植毒品原料基地,西門鑫都錄制了動態影像。隨後這二人沿著地道來到了關雲長的肚子里,見到了成噸的摞在一起像雪山一樣的毒品,他也進行了攝像,然後原路返回。

    並且所本從抽屜里拿出了,購買普桑毒品的毒販子的名單。

    “這是購買毒品的世界各國的毒販子名單。里面那個叫可瑪達斯伊萬,的人是沃圖希的兒子,這個紈褲子弟自己吸毒,最後以販養吸,成為了我們在美國的販毒窩點,連鎖店。這個沃圖希就是聯合國維和部隊的總司令。被普桑收買了。”所本說道。

    “這是人證物證具在,你我二人只要齊心協力,普桑不敢輕舉妄動,不過切記咱倆不能三心二意,不然你我二人就會被各個擊破。”所本在毒品提煉車間里說道。

    “我自然知曉,有了這些東西

    ,足以讓普桑死無葬身之地。”西門鑫說道。

    然後這二人各自散去,所本留在班達島像往常一樣鎮守島嶼,而西門鑫則是秘密的要潛回自己的工作崗位,要說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西門鑫嘴上貼著胡子,還戴著墨鏡,在公路上走著準備去碼頭上船離開島嶼,公路上車水馬龍的尋常百姓還真沒有發現西門鑫,可是西門鑫被一個巡邏的警察給看出了端倪,這個警察騎著警用摩托車,像往常一樣在城市里的街道上巡邏,和行走速度比較慢的西門鑫打了一個照面。

    當時這個警察心中嘀咕“這個人好像是那個伊爾齊國的間諜,他們不是被驅逐出境了嗎,怎麼又回來了。真是賊心不死啊,今日被我撞到,我一定要抓住你這個間諜。”

    要說這個警察真是個好警察,他眼光毒,還真讓他認出了西門鑫。不過他害怕錯怪好人,並沒有直接聯系他的頂頭上司皮特警長。而是選擇冒險跟蹤西門鑫,確定了身份再說。結果可想而知,一個普通的異國巡邏小警察,怎能是西門鑫的對手,沒跟蹤多遠就被西門鑫給發現了。西門鑫三下五除二悄無聲息的把小警察按倒在地,給制服了。

    “想殺了你,易如反掌,說,為什麼跟著我。”西門鑫在一個僻靜之處,把小警察的脖子用格斗匕首給鎖喉了,小警察的兩只胳膊被控制住了動彈不得。

    “看來我的判斷沒錯,你這個間諜又回來了。”小警察說道。

    西門鑫眼珠子一轉,就對小警察說道“我知道你的頂頭上司是皮特警長,我不殺你,你回去告訴皮特警長,我身上有一個足以讓撒提卡國炸鍋的消息。不過我有一個要求,你們必須保證我的生命安全。”

    這一句話讓這個小警察來了興致,他答應了西門鑫的要求,西門鑫放了小警察。

    “我如何相信你說的話?”小警察疑惑的說道。

    眼楮里充滿了懷疑。

    西門鑫從兜里拿出了一個優盤,里面記錄著普桑販毒的證據,然後把這個優盤放到了小警察的手中。

    “這個優盤里記錄了你們的總統不可告人的陰暗面,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我不想落得一個兔死狗烹的下場,我想活命。”西門鑫很平淡的說道。

    “你到底是干什麼的?此事事關重大,我必須搞清楚你的真實身份。”小警察依然懷疑的說道。

    “你只管照做就是了,我要是想取你的性命,你早就死了。整個島嶼上,警察怎麼著也有數千人,想抓我,易如反掌,我若是跟普桑穿一條褲子,我為什麼要留著你的性命,我得殺人滅口。”西門鑫收起格斗匕首以後說道。

    小警察想了想感覺有道理,這是一個重大發現,這個小警察沒有理由不上報自己的頂頭上司。所以這個小警察用隨身帶著的電話聯系了坐在辦公

    室里面的皮特警長。

    皮特警長知道了以後,也感覺事關重大,暫且不要聲張,讓小警察把東西帶回,一切照做。

    然後西門鑫跟小警察一起帶著優盤返回了警察局。皮特警長問清緣由以後,西門鑫率先離開了警察局。

    單說西門鑫,話說西門鑫原路返回,走正門,進入了米盧滋的院落里面,而此時的米盧滋,正坐在院子里面欣賞花壇里的花朵呢,那是非常的愜意,真有一種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感覺。

    西門鑫大搖大擺的走到了米盧滋的身邊說道“米盧滋總統,你丟了江山,還能如此悠閑,要麼你真的是一個扶不上牆的阿斗,要麼你就是一個忍辱負重,臥薪嘗膽的勾踐。”

    “別跟我說中國故事,我早就知道,阿斗,勾踐是何人了,這要感謝普桑的中國古籍。說說吧,你都掌握了什麼好東西了。”米盧滋淡淡的說道。

    提前解釋一下,這個西門鑫瞞著所本,早就跟這個米盧滋聯系到一起了,至于皮特警長也知道此時的西門鑫是跟自己是一伙的。

    這個西門鑫也感覺多個朋友多條路,更何況這個朋友還是撒提卡國的前總統。他日幫這個前總統重新奪回江山,自己也能升官發財了。

    “總統大人,我掌握了普桑販毒的證據,一旦公布于眾,普桑會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不過你重新奪回江山以後,你可不能虧帶我。”西門鑫說道。

    “那是自然。”說話的人不是米盧滋總統。而是曾經是撒提卡國的二把手奧琪歇爾。自從所本把監視米盧滋的人撤走了以後,奧琪歇爾就在曾經支持米盧滋總統的仁人志士的幫助下,暗地里給送到了這里。

    “你應該就是奧琪歇爾,副總統?”西門鑫瞪大眼楮驚訝的說道。

    “沒錯,你能棄暗投明我很高興,我承認米盧滋總統在執政方面,可能不是最好的總統,不過他絕對不會帶頭販毒,只要你能幫助他奪回江山,我們不會虧待你的。”奧琪歇爾說道。

    米盧滋從椅子上站起身來,看著藍天略加思索以後淡淡的說道“想要把普桑拉下馬,也絕非易事,第一我們沒有太多的兵馬,第二目前百姓被普桑徹底洗腦了,根本不會相信我們的話,貿然行事,搞不好會讓撒提卡國四分五裂,政客們會分為兩派,一派支持普桑,一派支持我,那樣一來我們根本斗不過普桑,更關鍵的是,我們沒有找到普桑在戰前暗殺撒提卡國忠臣良將的證據。即便我們成功了,百姓還是不會支持我們執政,在百姓心里我米盧滋是一個糊涂蛋。他們怎麼會支持糊涂蛋再當總統。”

    “兵馬之事交給我吧,所本也不是善類,不過目前所本也不想落得個兔死狗烹的下場,出于利益關系,我覺得他會投靠你的。”西門鑫思索了一下以後,說道

    。

    “主意不錯,我這個副總統親自去辦理此事,定要讓所本歸我們所用。”奧琪歇爾略加思索以後說道。

    米盧滋點點頭算是同意了。奧琪歇爾就跟西門鑫兩個人去了所本的府邸。去游說所本謀反了,暫且不說了,接著說米盧滋,這個忍辱負重,臥薪嘗膽的前任總統,坐回了椅子上,開始深度思考自己的人生,閉著眼楮思考自己的政績,他感覺自己雖不是魚肉百姓的暴君,但也不算是一個合格的好君王,普桑沒出現之前,他自認為自己也干了些損害百姓利益的糊涂事。經歷了這一次的磨難,米盧滋暗暗發誓,如果自己能再次執政,一定要效仿中國,愛民如子善待百姓,做一個好總統。

    “米盧滋總統好久不見了。”皮特警長一個人一邊說話一邊走到了米盧滋總統的面前,打斷了米盧滋總統的思緒。

    米盧滋總統睜開眼看著皮特說道“好久不見了皮特,你是撒提卡國最公正廉明的警察,我當政的時候,接見過你,還給你頒發過獎章。如今能不能把毒梟拉下馬就看你的了。”

    “總統大人,我已經知道普桑販毒的事情了,不過西門鑫此人還是小心為上。此事不可操之過急,必須把普桑戰前暗殺我國忠臣良將,破壞和平的罪證都挖出來,然後公布于眾,才能一擊必殺。”皮特警長義正言辭的說道。

    “我很高興,你沒有被普桑的言論洗腦。保持自己的原則。”米盧滋總統十分溫和的說道。溫和的就好像生死戰友見面一樣。

    “另外,我豈不知西門鑫也不是一個良善之輩,不過我們現在沒有更好的辦法了,我承認西門鑫,心里想的跟我們的想法不一致,不過目前他跟我們有一個共同的敵人那就是普桑,我可以利用這一點,你放心我心中有數。”米盧滋總統繼續說道。

    “抱歉總統大人,卑職官職卑微,讓您受苦了,我也跟您一樣忍辱負重到如今,我現在一定肝腦涂地,也要查出個水落石出,把毒梟拉下馬。”皮特警長說道。

    “記住暗地里查,不可打草驚蛇。亡靈殺手小組的人不是吃素的。”米盧滋總統說道。

    皮特警長,默默的點頭算是答應了米盧滋總統。然後沒做停留,就離開了,去完成米盧滋總統交給他的任務了。

    該出去執行任務的人都走了,米盧滋總統繼續陷入了沉思,他現在感覺到自己的凶險程度,是前所未有的,稍有不慎,就會死無葬身之地。不過開弓沒有回頭箭,米盧滋總統之所以選擇忍辱負重,臥薪嘗膽,就是因為他要東山再起,他雖然不是一個十分精明強干的總統,不過他也不願意自己的國家變成毒品王國,更重要的是米盧滋深知普桑的為人,這個普桑是一個天有多大,野心就有多大的人,普桑執政時間一長,肯定會開疆闊土,侵略他國,把撒提卡國變成一個侵略民族。

    米盧滋此時面部表情是緊鎖眉頭,略顯惆悵的走回了自己大別墅里面。前途未卜的感覺像濟南趵突泉一樣涌上心頭。

    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本章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