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她是我的內子




    曲小白看呂吾已經被包圍得密不透風,一時間打得難解難分,她躡手躡腳往樓上走,連水都沒能打。

    “曲小白”呂筱筱忽然喊了一聲。

    曲小白並沒有停下腳步。

    呂筱筱若是認出了她,就不會有和呂吾的那一番對話,所以,她還是在使詐她不會上她的當的

    她放緩了腳步,不緊不慢地往樓上走,遇到了在廚房門前探頭探腦的小伙計,曲小白從容吩咐他︰“給我們房間里送洗臉水來。”

    後面呂筱筱仍舊沖她喊道︰“木易凌我遲早會撕下你的偽裝你且N瑟幾天,珍惜你的自由吧”

    曲小白站住腳步,回過頭來,看向站在戰陣之外的呂筱筱,冷聲道︰“你在說我嗎妖女,你盡管放馬過來我等著你”

    她今日出來,其實並沒有換掉女裝,仍舊是昨夜的那一身打扮。經過昨晚,她很清楚,男子裝扮是扮不下去了,索性就作女子打扮,但完全是不同于她本真的面容。

    呂筱筱對她的懷疑日甚,這偽裝,也不知道能堅持到什麼時候。

    回到屋里,楊凌看著她,“外面打起來了”

    曲小白點點頭︰“嗯,呂筱筱要拿下呂吾。”

    楊凌的眉毛挑了挑,“她終于肯出手了也好,省得我動手了。”

    曲小白略有些憂心︰“其實我覺得,呂筱筱出手,不是因為呂吾是敵人,是靖南王的兒子,而是因為,她懷疑呂吾和我,也就是曲小白有關系,我方才听見她在逼問呂吾關于我的事,但是呂吾抵死不說,她這才下令動手的。”

    楊凌卻是不甚介意原因,“不管她是因為什麼,只要結果是她把呂吾給扣了起來,這件事就算是有了個結局。”

    曲小白听到“結局”二字,心里忽然就咯 一下,愣愣地望著楊凌,“結局所以,你要回去了嗎”

    不舍的情緒忽然就席卷上來,勢頭洶涌地侵佔了整個身體,她牙齒都打起顫來,說話聲音都是顫抖的。

    “過來。”楊凌忽然朝她招了招手。

    她機械地走了過去,楊凌握住了她的手,一股暖意自他的指尖傳遞到她的手心,她愣愣地瞧著她。

    “我受了傷,一時半會兒也不能挪動,所以,大概還要在這里待些日子。咱們沒那麼快分開的。”

    他語氣柔得能滴出水來。

    小丫頭對他這樣不舍,他自然是心里無比的高興,但他也是無比地心疼她。不能讓她被這種離別的情緒纏繞,那滋味並不好受,他強行把話題帶離︰“而且,你以為呂吾是那麼容易就被呂筱筱給扣起來的他可是靖南王最倚重的兒子,呂筱筱態度再囂張,手段再狠辣,計謀卻是沒有這個呂吾深的。不拿下呂吾,我回去沒辦法交代。”

    曲小白很容易就被他的話題牽著走了。

    其實她也明白,呂吾若是好拿,楊凌也不會在這里耽擱這麼多的日子了。畢竟是江南首屈一指的人物。

    “嗯。我去看看他們打完了沒有。”經楊凌這麼一說,曲小白也忽然懷疑起呂筱筱的能力來,她推門出去,站在廊上望下去,站得高,自然就看得遠,院子里的光景盡收眼底。

    井台周圍,已經躺滿了人,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滿地都是血,她在廊上都能聞到濃重的血腥味。

    這天殺的時代,人命如草芥,這些當權者,根本就不會在乎

    她看見呂吾的身邊多了幾個人,尋常裝束,但瞧著功夫卻是不一般,將呂吾團團護住,呂筱筱的人竟似一時半會兒攻不進去的樣子。

    呂吾也沒有太狼狽,衣衫齊整,只是一向打理得很整齊的頭發亂了些許。因為有護衛護著,他此時已經無需太拼命,只象征性地接幾招護衛抵擋不住的攻勢而已。

    呂筱筱站在外圍,曲小白的方向看不清她的面容,但她用猜的也知道,她此時臉上定然不好看。

    似她那般自大驕傲的人,怎麼可能容忍得了有人比她強

    呂吾的人護著他,在慢慢地往外退,再退十幾步,就到了院牆,分明是想逃的意思。

    “拿不下他,你們就自行了斷吧”呂筱筱狠厲的聲音傳入耳中。

    果然是個狠毒的女人

    呂吾又朝著院牆靠近了幾步,忽然身形一展,以極快的速度突破了包圍,翻牆而去

    “追”呂筱筱厲聲命令。

    曲小白自然不可能再看了,她也沒那個能力追上去看,回到房中,把房門一關,帶著點譏嘲的口吻道︰“那呂吾果然不是吃素的。”

    她走到楊凌床前,做了個深呼吸,“夫君,你料的不錯,他跑了。不過能不能跑得了不知道,呂筱筱正派人去追呢。哎,說起來,這呂吾腳底抹油的功夫還真是高。”

    “這是在大涼,他自然不敢太放肆。”

    “這倒也是。”

    小伙計遲遲沒有來送水,估計是被外面的場面嚇到了,她和楊凌說了幾句,不得不又出去找水。

    再出去時,便看見有人在清理現場了,井水是不能再用了,她去後廚打了一桶昨天存下的水,出來的時候,就看見了郭久泰,他身邊有兩個衙役,崔堅也在他身邊,但都沒有去參與到清理現場的工作,她睨了郭久泰一眼,道︰“郭大人不去處理一下嗎這畢竟是在郭大人的轄區啊。”

    郭久泰打量她幾眼,顯得很不耐煩︰“姑娘是誰本縣之前沒有見過你,是新住進來的吧那本縣勸你,還是管好自己,好自為之。”

    曲小白這才想起自己現在是一身女裝,郭久泰認不出來她很正常。她沖郭久泰笑了笑,沒再說什麼,提著水往樓上走去。

    郭久泰實在是煩。

    轄區里接連出現人命案子,現在更是眼睜睜地看著有人在這里廝殺,卻是無能為力,他的那幾個衙役,都不夠人家的一盤菜,怎麼管

    管不了

    好在,京中來的這位便衣的大官提醒他,看著就好,不用多管閑事,他一個大官都不管,他這個七品芝麻官管個什麼勁

    況且,楊凌也警示過他,不用管太多的,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好。其實他心里已經有了個大致的決斷,這幾次的案子,大概都可以歸結為這幾位之間的廝殺。至于死的到底是誰的人,已經沒那麼重要了。

    他雖是個難得的清官,但也是個聰明人,知道什麼該為,什麼不該為,亂世之下,總得保命先。

    崔堅的目光一直尾隨著曲小白的背影。

    郭久泰瞄他一眼,也順著他的目光望過去,眼睜睜看著曲小白進了楊凌的房間,他愕然地瞪大了眼楮。

    崔堅淡聲道︰“這個,是木易凌,郭大人你認出來了嗎”

    郭久泰感覺自己的眼珠子都要不保了。

    這這個大姑娘,竟是那個叫木易凌的小子

    崔堅卻是一聲冷笑,“原來是個雌兒,怪不得之前看她,總覺得有些娘娘腔。”

    郭久泰表示懷疑︰“有娘娘腔嗎我我沒覺得啊。”

    崔堅冷笑了一聲,道︰“郭大人,撤吧。”

    他先一步朝前邊大堂走去,郭久泰又望了一眼樓上,曲小白已經關了門,他凝了好一會子眉,才跟上了崔堅。

    曲小白進屋之後,擰了個濕毛巾,給楊凌擦臉,楊凌要接毛巾,“我自己來,手又沒傷。”

    曲小白沒有放手,反而是一笑,“你還是珍惜眼前機會吧,畢竟,我也不是常常伺候人的。”

    楊凌不由一笑,“也罷,由你。”

    一邊享受著曲小白的伺候,一邊凝著她的眼楮。

    她的眼楮真好看,如星辰大海,如春水清泉。

    盡管是日日都能看到,楊凌還是常常痴迷得遺失了自我。

    曲小白看他痴痴的模樣,不由笑懟︰“你個傻子”

    幫楊凌洗漱好,她自己也洗漱了,重新上了妝,仍舊是女裝,收拾妥貼,雲不閑便來敲門了。

    曲小白打開門,雲不閑見著她,先是一愣,“我我是不是走錯門了”腦袋縮回去,看了看門外,“沒錯啊,是這個房間。敢問,是換了租客了嗎姑娘,昨天那位客人哪里去了,你知道嗎”

    曲小白不由笑了︰“雲大夫,可不就在里面嗎請進。”

    雲不閑將信將疑,邁步進了房間,看見床上躺著的楊凌時,才敢確信,人的確是在里面。

    “我來給褚公子看一下傷。那個,昨天那位木公子呢怎的不見他”沒有見到他心目中的木易凌,雲不閑眼楮里的失望顯而易見。

    曲小白笑道︰“雲大夫,你再看看我,仔細看看”

    楊凌冷淡道︰“有什麼好看的雲大夫,她是我內子,出門在外不方便,所以之前扮作男裝。我膝蓋的傷處有些裂開了,麻煩雲大夫來幫我看看。”

    言外之意,我媳婦兒,你別看

    曲小白︰“”她是他私有的嗎竟然連看都不讓人看以後,擱家里供著算了

    雲不閑雖然于人情世故上不太通明,但楊凌讓他看傷,在他眼里,看傷是比看美人重要的,他忙走到床前,擱下藥箱,一邊俯身去查看傷口,一邊念叨︰“褚公子是又亂動了吧傷口還沒愈合,盡量是不要亂動,否則,會留下傷疤的”

    “大男人怕什麼傷疤”

    “那還會讓你傷口愈合期變長的”

    好吧。楊凌沒有話對付了,只好閉口緘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