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洛蘭大陸

    汪斌開始和雲飛揚學劍了,先是學了飛劍術,練了幾個月,才學得皮毛,不是他天賦不夠,而是他學飛劍術不是目的,他真實的目的是改進飛劍術,最好變成飛刀術什麼的。

    懂了一點飛劍術,汪斌又纏著雲飛揚學弈劍術。

    這門劍術以他們這種天賦來說,只要知道其中竅門,學得會很快。

    為了學好劍術,汪斌不得不再次向師父求助,讓雪千山幫他弄一柄本命長劍來。

    雪千山都好說話,只要是汪斌的請求,他無條件滿足,要一柄本命長劍,對他這種元嬰強者來說實在簡單。只要開口,自然有人搶著給鑄造,質量還能保證。

    倒是雲飛揚,他交給汪斌飛劍術和弈劍術,自己從汪斌那里毛好處都沒有,于是為找汪斌學了封魔刀法。

    他的目的也很純潔,那就是將汪斌的封魔刀法改為封魔劍法

    于是乎,天罰軍團的兩位軍團長在日常與異族戰之外,還多了額外的任務。

    一個練劍,一個練刀

    雪千山知道汪斌和雲飛揚的關系,加上他自己喝葉天宇的關系也很好,得知雲飛揚在修煉封魔刀法,還特意給他弄一柄本命戰刀玩。

    為只有雪千山這種元嬰強者,可以隨便送人武器,葉天宇都沒有那個本事。

    為了修煉進度的提升,汪斌和雲飛揚互換了身份。

    汪斌開始用劍,使的是雲飛揚教的弈劍術,飛劍術以及流雲步,雲飛揚開始用刀,使的是封魔刀法,戰八方,瞳刃術以及八步趕蟾。

    兩人一邊切磋,一邊討論,相互尋找對方的弱點,找到弱點後,有一起想辦法補強。

    至于汪斌那兩百名師弟,沒有戰任務的時候,就自己修煉瞳刃術,庚金白虎陣法,以及雲飛揚貢獻出來的流雲步發。

    都說雲從龍風從虎,汪斌的兩百名師弟都修煉了流雲步後,庚金白虎陣運轉速度更快了幾分,凶猛中帶著一抹飄逸的感覺。

    半年時間匆匆而過,汪斌和雲飛揚在不斷的修煉和切磋之中,雙雙來到宗師境界的頂峰,達成圓滿成就。

    這種速度,讓雪千山和葉天宇都吃驚不已,他們像汪斌和雲飛揚這個年紀時,在宗師境界都做不到無敵。

    而汪斌和雲飛揚,在宗師境界難尋敵手已久,現在又雙雙到達宗師圓滿,同境界內,堪稱無敵。

    到了這個境界,雪千山也不在藏私,將突破金丹的方法,傳授給了汪斌和雲飛揚。

    雲飛揚主要修煉劍法,但是突破金丹的方法,跟修煉什麼並沒有直接關系。

    金丹金丹,便是將全身真力凝聚,在丹田之中凝結為一個丹丸,也可以理解為,將全身力量壓縮到及至,形成一個點

    這個點,在修煉境界上,稱之為金丹期,也叫金丹境

    宗師之前,武者練武,稱之為武者,突破到宗師之後,便是練氣,稱之為練氣士,武者的稱呼為就變成了修士。

    如果汪斌和雲飛揚能夠順利突破到金丹境,就能成為金丹修士,在五域大陸上,就是最強大的那一批人。

    得到了雪千山的指導,汪斌和雲飛揚之間的切磋越發頻繁,他們都是以武入道,從武者進階為修士,要進階金丹,對武學理解得越透徹,就會越容易。

    要理解武學,就得打

    而他們兩個實力相當,是最好的切磋對手

    以前,雲飛揚沒事總喜歡找汪斌切磋,現在每天切磋,他都要吐了。

    誰都打不過誰,因為這將近一年的時間里,他們兩人一起對抗異族,相互學習對方的功法絕招,彼此之間太熟悉了,

    你一個眼神,我就是知道你想什麼

    差不多是自己跟自己打,打多了,也會無聊。

    “要不要出去找個異族金丹試試手”雲飛揚實在不想和汪斌切磋,便建議道。

    “好啊,我們偷偷溜出去,別讓師弟們發現。”汪斌動心了,滿口答應下來,他跟雲飛揚對打的次數太多,也快吐了。

    找個異族金丹,可以拼命,對他們進階金丹有幫助,而且兩個對一個,打不過還可以跑。

    為什麼要避開汪斌那兩百師弟呢

    因為他倆的進階速度太快,只要被踫到,就會有人死皮賴臉的跑過來咨詢修煉上的問題,這一回答就得半天時間。

    而汪斌對天罰軍團又是實行的軍事化管理,每天不打仗就是訓練巡邏,他倆要單獨出去找異族金丹,還真的需要偷偷的。

    不然被發現了,除了回答修煉上的問題外,還要帶著天罰軍團一起。

    那樣的話,就達不到他倆想要的效果。

    天罰軍團是汪斌帶出來的,要甩開他們,汪斌有的是辦法。

    不過出了營地,他們就得尋找目標,因為他們天罰軍團的戰績太恐怖,現在異族人的據點里,一般都有兩個金丹鎮守。

    而他倆還是宗師圓滿,冒然對上兩名金丹,是不理智的。

    “先偵查吧,找那種只有一個金丹的異族人據點。”

    汪斌提議道。

    “本聖子負責打架,偵查這種小事,你來就行。”雲飛揚一揮手,將偵查交給汪斌負責,他自己則是背著手,悠哉悠哉的向前走。

    “偵查敵情,這是小事嗎”

    汪斌有點懵,他不知道在雲飛揚的思想里,什麼事情才算重要。

    不過論偵查能力,雲飛揚確實不及他,所以剛才雲飛揚甩手,他也沒在意。

    能者多勞嘛,他汪斌就是那個能者。

    找到一個異族人據點,他倆輕而易舉的就混了進去,隨便滅了兩個異族宗師,換了身衣物,再模仿異族人的裝扮,稍微打扮一下,兩個全身的異族就出現了。

    至于那兩個真的倒霉的異族宗師,他們的結局當然是慘不忍睹的,為不知道後面是喂野狼還是喂蟲子。

    “兩頂大帳篷”

    “撤,換個地方”

    摸到據點中心位置,汪斌毫不猶豫轉身就走,巡邏的異族人看到看到他倆的奇怪舉動,也沒有上去盤問,因為他們是往外走,不是要去金丹高手的營帳。

    “我們去哪里呀”

    雲飛揚小聲的問道。

    “這里兩名金丹,咱們惹不起,再往別的據點去找找。”

    汪斌說道。

    出發前,他倆都商量好的,第一次動手,為了保證安全,只對有一名金丹異族營地下手。

    “你的意思是,我們要深入異族人的底盤”雲飛揚驚訝道。

    “你怕了”汪斌停下問道。

    “切本聖子會怕”雲飛揚大步流星,走出這個異族據點,往下一個據點出發。

    “兩名金丹,撤”

    “又是兩名金丹,異族金丹不要錢嗎”

    “還是兩名金丹,怪不得異族人人那麼好戰,原來人家金丹那麼多。”

    一連探了四個據點,汪斌和雲飛揚遇到的都是雙金丹陣容,這種配置,他們還暫時不想去觸踫。

    “在進去,距離我們的大本營就太遠了,還繼續嗎”汪斌問道。

    “你怕了”這回輪到雲飛揚鄙視汪斌了。

    “我會怕繼續前進”

    汪斌也是不怕事的主兒,雲飛揚都不怕,他有什麼好慫的。為了突然金丹,冒險是應該的

    以宗師的腳程,兩人夜里深入異族人的地盤幾百里,發現的據點全都是雙金丹配置。

    這可把兩人愁壞了,再找不到一個金丹的據點,他們就得回去了,要不然以他倆的速度,天亮之前,趕不回大本營。

    “你看那邊”

    由于是夜晚,暗處有火光就會被發現,所以汪斌和雲飛揚都沒有點火把,雲飛揚看到遠處有火光閃閃,便驚喜不已。

    目光所及,那邊是一對異族人隊伍,好像是要到前面的據點去增員。

    這種隊伍中,就剛剛好有一名金丹高手,其他的都是宗師,總共為就十一人。

    一名金丹,十名宗師

    “異族人的是斥候嗎”

    “用金丹做斥候為太奢侈了吧。”

    汪斌反應過來,金丹當斥候不太可能,雖然不知道那是一個人要干什麼去,但是他知道,這是一個好機會。

    “上吧誰先”汪斌問道。

    “我先,你把那些宗師料理完,給我掠陣”雲飛揚躍躍欲試。

    “好,那些宗師交給我”

    汪斌也不客氣,根本沒把那十名異族宗師當人看,雖然他自己也是個宗師。

    “我上了”

    青霜劍出鞘,雲飛揚沖天而起,大喝一聲,刺出一道劍光,直指異族金丹

    他為什麼要大喝一聲呢

    因為雲飛揚不想偷襲,他要正面對戰金丹,只有這樣,才能檢驗自己一身所學,劍客不是刺客,從來不屑于偷襲。

    異族人突逢大變,十名異族宗師圍繞在金丹身旁,做出防御陣型。

    汪斌見此,八步趕蟾踏出,一步一刀,將八名異族宗師打飛,乾坤一擲再砸飛一名,瞳刃術擊中最後一名宗師。

    十名異族宗師,一個照面被汪斌解決。

    雲飛揚光明正大,汪斌卻是偷襲,他們的目標是那個金丹,至于那些礙手礙腳的異族宗師,自然是死得越快越好。

    “你們是天罰軍團”

    那名異族金丹見自己的手下全部死光,眼中有一瞬間的意外。

    他看得出來,汪斌和雲飛揚的實力,為是宗師,因為金丹高手渾身力量凝結,不會像宗師那樣,充滿在外的爆發力。

    “你會說我們的語言”

    汪斌驚訝道。

    以前從未遇到這種情況,異族人居然會說他們的話。

    “很奇怪嗎,入侵者”

    異族金丹笑道“你們入侵洛蘭大陸已經幾千年,到現在還沒有放棄嗎”

    “入侵者”

    “洛蘭大陸”

    汪斌和雲飛揚懵了,怎麼他們還成了入侵者,這里不是秘境,不是五域戰場嗎還入侵了幾千年怎麼可能這到底怎麼回事

    一連串的問號出現在汪斌腦海里,他不知道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他們五域大陸的人稱這里的人為異族人,而他們眼里的異族人卻稱他們為入侵者。

    不是異族人要入侵五域大陸,他們進來抵抗嗎

    “你們兩個的實力,才到大劍師,深入我們蒼狼帝國,不怕沒命回去嗎”

    異族金丹冷笑道。

    他說的大劍師,是洛蘭大陸對實力的等級劃分,與五域大陸這邊的劃分不同。

    不過洛蘭大陸的大劍師對應的是五域大陸宗師。

    “有沒有命回去還要看你有麼有本事,本聖子來會會你”雲飛揚喝道。

    青霜劍猛然揮動,帶起一片青光,甚是好看

    不過雲飛揚弄出來這些光效,並不是因為好看,而是因為可以迷惑敵人,青光可以隱藏青霜劍,使得他的出劍路數更加詭異。

    “大劍師敢自稱聖子,你在找死”

    異族金丹怒了,在他們洛蘭大陸,在蒼狼帝國,聖子是非常高貴的存在,大劍師實力的入侵者居然敢稱聖子,實在不可饒恕。他將代表蒼狼神處決這名褻瀆聖子的入侵者。

    可以異族金丹明顯低估了雲飛揚的實力,青霜劍在手,加上時不時施展的瞳刃術,使得他束手束腳,根本無法全力進攻。

    瞳刃術在他看來,發動時毫無征兆,速度又快,如果他的實力再弱一點,躲都不好躲。

    “本聖子可沒那麼容易死,再說了,本聖子乃青山劍宗的聖子,關你們洛蘭大陸,蒼狼帝國何事”

    沒有感覺到壓力,雲飛揚嘴皮子又多了起來。

    “無論你是誰,不要再自稱聖子,否則蒼狼帝國不會放過你”

    異族金丹怒道。

    “哈哈哈,先打過我再說,看到他沒他也是聖子,是青山刀宗的聖子”雲飛揚笑道。

    “不可饒恕”

    異族金丹怒了,他在找機會,打算拼著挨一下瞳刃術也要給雲飛揚一次深刻的教訓。

    “禁術蒼狼嘯月”

    趁著雲飛揚發動瞳刃術,異族金丹直接迎了上去,硬吃了兩柄微型戰刀。

    禁術發動,從他身體里沖出一道蒼狼虛影,狼頭凶惡的張開,對著雲飛揚的腦袋咬了下去

    雖然是虛影,但是這頭蒼狼威勢卻超過了金丹,壓得雲飛揚動彈不得

    “小心”

    汪斌見狀大聲疾呼,八步並做一步,擋在雲飛揚身前,奔雷戰刀出鞘

    “破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