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到叔叔這里來


    “喏。”

    墨硯之抬了抬下巴,“就在你後面呢。”

    我扭頭往後一看,果然看見了不遠處的安安。

    他小小的身體也被綁在椅子上,扭著小腦袋偏頭過來看我,“媽媽,我沒事。”

    我眼眶頓時一熱。

    都這個時候了,他一個孩子,還反過來安慰我。

    我從頭到腳看了他好幾遍,確定他是真的沒事,才微微松了一口氣,開始打量環境。

    是在一棟類似爛尾樓的地方,周圍有好多棟差不多的房子,而外面,天色已經暗了。

    我們所在的地方,不是一樓,四周,只有一面有水泥牆,其他三面是完全沒有任何防護措施的。

    走在邊緣,一不留神就能掉下去。

    處處都是灰塵,隨便用電線牽了幾盞白熾燈。

    目光所及,大致有七八個看守我們的人。

    和剛才綁我們過來時的人數,完全不符。

    墨硯之應該是留了多半的人,在外面看守巡邏。

    這樣一來,程錦時他們想救我們出去,就是難上加難。

    “寧希。”

    墨硯之邪邪一笑,挑眉道“你猜,程錦時會不會來救你?”

    我斂下內心的擔憂,淡淡地睨了他一眼,“那要看你想要什麼了。”

    “別故作不知,這樣就沒勁了。”他單手搭在椅背上,斜睨過來。

    “要ai技術?”

    我徹底昏迷前,似乎是听見他說了這個。

    墨硯之舌尖舔了舔後槽牙,勾起一側唇角,“你說,他豁出性命都要留住的技術,現在,會用來換你們母子的性命嗎?”

    “會吧。”

    我模稜兩可的開口。

    如果ai技術還在程錦時手里,我很確定,他會。

    但是,我不會告訴墨硯之,ai技術已經到了周子昀的手里,程錦時手里根本沒有。

    反正墨硯之不知道這件事,這樣一來,程錦時還可以想想其他辦法。

    如果讓墨硯之知道,程錦時手里沒有東西,那他可能什麼事情都干得出來。

    比如撕票。

    我不能去賭,更不能拿安安去賭。

    墨硯之點點頭,抬手看了眼時間,“還真讓你猜中了,他這會兒,應該已經快到了。”

    “墨少,人來了。”

    墨硯之剛說完,他的手下就上來匯報道。

    “來了多少人?”

    “和電話里說的一樣,只來了兩個人,他和……周氏集團總裁。”

    聞言,我猛地一怔。

    周子昀……

    他來做什麼。

    墨硯之點燃一根香煙,“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讓他們上來。”

    手下領命,沖樓下喊了一聲,“放他們上來。”

    在他們上來的空檔,墨硯之掃了我一眼,眼神變得陰戾,朝一個一直站在角落的紋身男問道“都準備好了?”

    “少爺放心,一切都準備好了。”

    紋身男雙手背在身後,志在必得地笑了一下,腦袋微垂地回答。

    準備?

    準備什麼?

    我來不及多想,程錦時和周子昀一前一後走了上來。

    程錦時臉色陰沉,見我和安安沒事,便眼神冷厲地看向墨硯之,“你要的東西,我給你帶過來了。”

    話落,他抬起手,手中拿著一個文件袋。

    就是我去柏越酒店給周子昀的那個。

    “站住。”

    墨硯之手一伸,指在樓梯口的那個位置,防備心極重,“你們站在那里就可以了,不要再往這邊多走一步。”

    程錦時睨著他,眸中情緒晦暗不明,聲音冷沉,“東西,你不想要了?”

    “當然要。”

    墨硯之指了下紋身男,“你去,把東西拿過來。”

    “墨硯之,你算盤敲得真響,就這樣,想從我手里拿走東西?”程錦時似笑非笑地看著他,語氣卻是冰冷蝕骨的。

    “你想如何?”

    “把人放了,我們只來了兩個人,也沒辦法直接把他們帶走,東西肯定會給你的。”

    程錦時有條不紊地和他談判。

    只是,他是緊張的,也只有我,才能看得出來。

    墨硯之冷笑,“你當我是傻x?想都不想要。”

    “那這個東西,”

    程錦時揚了揚文件袋,“你也不要想了。”

    說著,他拿出一個打火機,作勢要點火。

    “程錦時!”在火焰就要接觸到文件袋的那一瞬,墨硯之倏地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你做什麼?!你要是把技術毀了,我讓他們母子陪葬!”

    程錦時關上打火機,眉心微蹙,聲音又緩又沉,“你不拿點誠意出來,我怎麼才能相信,把技術給了你,你就會放了我老婆孩子?”

    “我放。”

    墨硯之妥協開口,視線在我和安安身上來回掃視,“不過,只能先放一個人,老婆、孩子,你選一個。”

    我看了眼安安,仰頭朝程錦時看去,目光相接的那一刻,達成一致的想法。

    程錦時沉聲開口,“孩子。”

    我松了一口氣。

    “媽媽!”

    安安身上的繩子被解開,他卻不干,跑過來抱住我的腿。

    程錦時和他招手,“安安過來……”

    “不行。”

    墨硯之又中途反悔,看向程錦時,“孩子過去,你親手,把資料送過來。”

    “行。”

    程錦時沒有一點遲疑。

    安安愈不願意了,“我不,我要和爸爸媽媽……”

    “安安,到叔叔這里來。”

    周子昀聲音溫潤地開口,哄著他。

    他還是穿著下午的那套西裝,淺色系,我一直覺得,淺色很適合他。

    更襯得他溫雅、和善。

    一如他多年來,在我心中留下的印象。

    安安自從之前在海市那次後,就與他不太親近了,現在自然不去。

    周子昀也不惱,語氣越耐心,“叔叔過來之前,見到了貝貝,她現在就在車上等著你,哭得很厲害,你不想去哄哄妹妹麼?”

    “我……”

    “寶貝,去叔叔那里,爸爸媽媽一定沒事的。”

    我不想讓他再耽誤下去,以免,墨硯之再次反悔。

    程錦時控制好緊繃的情緒,輕輕一笑,以此來讓安安覺得,沒什麼大事,而後,故意問道“安安,你是不是怕了?”

    “才沒有!”

    “那就來找周叔叔,爸爸把這個東西給他們,就帶你和媽媽回家。”

    程錦時的激將法對他來說,更為管用。

    而且,程錦時在他心里就是人一樣的存在,他听程錦時這麼一說,仰著小腦袋問道“真的嗎?”

    “真的。”

    程錦時給他確定的回答,他徹底妥協了,垂著小腦袋,“那好吧,安安不給爸爸媽媽添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