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鶴翼陣


    “公子!王汗大軍似乎要與我們決戰,你看他根本沒有要撤退的跡象!”蔡旭指著草原上漆黑一片人影,這會兒風雪好像都小了些。

    霍子央這時候將岳子雲等人召集起來,說道“現在王汗大軍僅剩三十四萬人,我們雖然只有二十萬,但是我們的兵階比之高了一階,一定程度而言,這點兵力差距已經沒有了。所以我們要使用更積極的攻防一體的陣法!”

    霍子央從懷里又掏出一份皮卷,這回上面畫著的是如同大鳥展翅一般的圖案,他指著圖案說道“此乃鶴翼陣,是一種攻防皆備的陣型,眼下正好適合我軍兵種搭配。”

    霍子央指著那大鳥的身體部分說道“這是鶴身,蘄月姑娘,你的八萬弓騎兵處于主陣後部,遠程支援!蕭邪大哥的黃金火騎兵防御力十足,又擁有三千七階兵,突擊能力強悍,用來布置在鶴冠再合適不過。子雲大哥的十三萬槍騎兵分為兩步佔據兩側翅膀位置,向兩翼延伸,將敵軍往里擠壓!”

    “這樣一來既保證了我軍兩翼安全,又充分發揮了各兵種實力,不知各位意下如何?”霍子央說話做事雷厲風行,一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氣勢感染著幾位老將。

    之前的車懸陣重創敵軍便已經讓他們信服了,若是按照平時的戰斗硬打硬闖,只怕損失兵力在四五萬以上了。

    “子央博學多才,倒是叫我們無地自容了。”岳子雲拍了拍霍子央的肩膀笑道,看得出來他是真的很喜歡這個比他小了七八歲的後起之秀。

    霍子央很快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秦凡,秦凡現在對陣法的運用可是相當感興趣,這可比一味的硬打硬拼要來的輕松多了。

    雙方大軍相當有默契的隔著一里的距離停了下來,此時風雪已停,天空竟然難得的有了絲許陽光。

    “列陣!”

    霍子央按照鶴翼陣位,不斷揮舞旗幟,將二十余萬兵力調動到各處位置。

    半個時辰後,雙方列陣完畢,王汗將所有盾戰騎派到了前部和兩側,形成四方形軍陣。看起來對方也是看出了鶴翼陣的要點就在于前部和兩側,接下來要拼的就是看誰能先擊穿敵方防御了。

    霍子央手握三色旗,回頭看了眼秦凡,像是尋求同意。秦凡看了看天空,今天這一戰只要贏了,蒙古就剩下鐵木真和東邊的乃蠻部了。

    秦凡朝霍子央點了點頭,霍子央隨即回過身,三色旗猛的朝前一劈,喝道“全軍沖鋒!”

    “殺啊!”

    “沖啊!”

    剎那間草原上響起了雄壯的吼聲,成千上萬的士兵們駕馭戰馬殺向了王汗的部隊,數不盡的馬蹄狂奔產生的震動讓整個大地都在吶喊聲中顫抖。

    五百米的距離,即使有著泥雪阻隔也絲毫影響不了兩軍的沖擊之勢,王汗的大軍在秦凡部隊發起沖鋒後也聞風而動,轉瞬之間便拉進到三百米。

    陣型後方八萬弓騎兵仗著蘄月的射程加成,率先發動了進攻,數以萬計的箭矢劃過長空直擊王汗大軍後方,十萬正在準備引弓射箭的弓騎兵頓時一片人仰馬翻。

    蘄月這波攻擊受到霍子央指引,敵方前軍被盾戰騎保護,起到的殺傷效果有限,但是攻擊對方弓騎兵正好起到殺傷和反制的雙重用。

    被蘄月這波超遠程的攻擊阻礙,王汗弓騎兵尚未發力,雙方前軍便已經交手!

    蕭邪的一萬黃金火騎兵拉開了陣線,毫無畏懼的撞上對方十幾萬的盾戰騎,兩側十三萬槍騎兵在交鋒的第一時間開始收縮兩翼,就像是黑鶴撲動羽翅一般。

    “喝!”

    蕭邪一招劍指華山,刺破迎面而來的盾牌,劍刃透過盾牌將躲在後面軍士喉頭一分為二,隨即收招側身躲開數把砍來的彎刀。

    緊隨而來的七階黃金火騎兵與蕭邪一道殺入敵陣之中,仿佛一把鋒利的匕首朝著王汗所在的中軍刺去。

    岳子雲所率的槍騎兵壓上來遭到盾戰騎強硬抵抗,不過等階優勢加上星龍防御加成,槍騎兵的防御力基本已經和盾戰騎持平,這個時候槍騎兵的殺傷力才得以真正體現出來。

    巴圖一死,王汗手下的七八階武將根本不是蕭邪岳子雲的對手,幾回合之內便要了他們的小命。

    黃金火騎兵鑽入敵陣中後,中部防守空虛,霍子央見狀當即命令槍騎兵兩側後部各一萬人往中央收口,保護弓騎兵陣列。在蘄月精準度加成下,八萬弓騎兵的箭矢準確的投送到敵軍後部,而敵方弓騎兵則忙著對付兩翼夾擊的槍騎兵來了。

    接戰一刻鐘,蕭邪領著六千余黃金火騎兵連續突破數道盾戰騎的防線,進入槍兵陣中。

    “連弩準備!”

    蕭邪一劍逼退數人,回頭大喊一聲,所有攻進來的黃金火騎兵極其熟練的拿出了自動連弩,僅是眨眼功夫,數千把來自公輸一脈的機關弩頓時射出數萬發涂有劇毒的弩箭。密集陣型的王汗槍騎兵部隊根本無路可退,將這數萬發毒箭吃的滿滿當當,就這一波,直接清空了擋在地方弓騎兵面前的所有阻礙。

    成千上萬的槍騎兵中箭倒地,隨即口吐白沫而亡,被射中的馬匹同樣如此。原本兩軍騎兵交戰,除非是敵眾我寡的情況下,都不以擊殺戰馬為目的,但在亂箭之下無可避免。

    “哈哈!弟兄們隨我一道殺進去!”

    面對毫無保護的弓騎兵,蕭邪狂笑一聲,縱馬殺奔過去。

    原本正在攻擊兩翼的弓騎兵們忽然發現中路被人攻破,嚇得急忙回防,無數箭矢頓時朝著黃金火騎兵面門射來。

    蕭邪左右格擋,打落不少羽箭下來,身後的黃金火騎兵們仗著厚重的盔甲,和保護到臉部的頭盔毫不停歇的往前竄。

    在犧牲了上百名打頭的七階黃金火騎兵後,大部人馬終于沖殺到弓騎兵陣中,長戈亂舞,血濺十步!

    被黃金火騎兵這麼一打亂,外圍的槍騎兵頓時壓力驟減,攻勢越發的猛烈,霍子央這個時候突然對弓騎兵下達命令,八萬大軍從兩側開始迂回,對敵軍後陣造成更大壓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