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變強!我要變強!我只為一人,而變強!”楚凌天迷糊之中,念叨著。

    “心系一人,為她而強,為她而戰!為她守護人族!方為守望者!子!本座!認可你!你可為守望者!”

    “你是誰?”楚凌天迷糊之中,只見一個模糊的影子。

    “我不是守望者!但我卻擁有超越守望者的實力!”

    “你是,人祖?!”

    “並不是,但我比她強!我是源,和你師祖為好友。”神秘人影大笑道。

    “子,你心有一人!說,這人是誰!”

    “我所愛之人。”

    “好!這就夠了!你有資格獲得我的遺產!”源大笑道。

    “是嗎?可是,我不是……”

    “你沒有死。你還活著!那家伙太過貪心了!你的血脈,體質都特殊,他竟然將主意打到了你身上!簡直找死!”源笑了笑。

    “是嗎?可這身體……”

    “他是你的,你的師父當時將死,沒有發現,這才是你真正的身體!你原來的身體才是假的。”

    “你怎麼知道這些!”

    “我的靈魂強大,你的太弱,我自然能知道你的秘密,不過,不用擔心,我不會和別人說。”

    “嗯,我知道。只是,您說這副身體……”

    “是啊,這才是你的,當你死的時候,你的這副肉身感應到了你的存在,以身體本能自殺,將佔有你肉身的靈魂驅逐,助你回歸。”

    “這……”

    “一看就是你之前得罪了人,然後那人將你的靈魂與肉身分離,給你的靈魂造了一副沒用的肉身,將沒用的靈魂注入你的身體,達到分離的目的,這人……真是惡毒的很。”

    “……也許吧,但若是沒有那個人,我也不可能遇上我喜歡的人!”楚凌天略一思索,隨後就笑了笑。

    “好了,醒過來吧!去我的墓地中尋找機緣吧!你只是有資格去尋找罷了,能否找到,還要看你自己!”

    “等等……”楚凌天猛地坐起來,大叫道。

    可是只看見自己回到了原來的地方,這里已經什麼都沒有了,沒有那個光頭,也沒有骷髏,但他發現自己手里握著一個金色卷軸。

    打開一看,依舊是那些沒有看到過的字,但他此時竟然已經看懂了。

    “這是……什麼原因?到底發生了什麼!算了,還是抓緊時間吧!沒有時間糾結這些了!”楚凌天搖了搖頭。

    此時他才知道,只有認識到最深層的自己,才能進入其中。

    卷軸上寫著︰悟其本心,方能入內。

    深呼吸一口氣,楚凌天直接跨了進去。

    里面,沒有想象中的那般陰暗潮濕。相反,這里亮堂寬廣。

    “只有一條路?那就向前走吧,不過,應該有危險吧?”楚凌天微微眯眼。

    向前走去,一路上竟然一直沒有遇到危險。直到——一只巨大的蜘蛛從頭頂落下。

    “這是什麼東西!這麼大!不過氣息不強啊!”楚凌天先是一驚,隨後發現它的實力不怎麼高,猛地一拳,竟然直接將它打死了!

    “嗯?怎麼回事?這麼,弱的嗎?比我想的還要弱上不少啊!”

    但楚凌天沒有在乎,繼續向前走去。

    不多時,蜘蛛竟然又爬了起來,一根絲將自己拉回了墓穴頂端。

    隨後楚凌天就沒有繼續遇到危險,一直來到一個分岔路口。

    “這是……讓我自己嗎?旁邊……好像有牌子……”

    楚凌天仔細看去,上面模糊的寫著幾個字。

    “心法,功法,武器,天材地寶?還算不錯,都標上了有什麼。等等,旁邊還有字。”實在太過模糊,楚凌天差點忽略旁邊的字。

    “只能一次,慎重考慮。嗯——還是心法吧。”

    說罷,便頭也不回的朝著“心法”的那條路走去。

    “話說,這到底是墓穴還是寶藏地穴啊?”楚凌天撓了撓頭,不禁有些納悶。

    “罷了,罷了,哪還有時間管這些東西。”楚凌天搖了搖頭,將這些東西全部拋之腦後。

    很快,楚凌天又遇到了一只蜘蛛,相同大,只是實力似乎更強一些。

    但是出乎意料,楚凌天又是一拳打死了它。

    當楚凌天一臉懵走開的時候,蜘蛛又回到了墓穴頂部。

    很快,楚凌天又面臨,“這……心法里面還有分類的嗎?”楚凌天有些郁悶。

    牌子略微清晰一些,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完全輔助修煉、提升攻擊等……嗯……還是完全輔助修煉吧!”楚凌天沉吟不語,最終走向了那條道路。

    逐漸深入,楚凌天只見一塊紫色的石頭坐落前方,雖然不大,但在滿是綠色之中還是很顯眼的。

    逐漸走進,這才發現,原來這石頭也已經不了,只是這路,實在太大。

    “又有字?……怎麼都這麼模糊呢?立于石上一個時辰,即可繼續深入,不得使用靈氣!——這麼狠的嗎?不過,有挑戰性,我喜歡。”楚凌天嘴角微微上揚。

    猛地一跳,直接盤腿坐了下去。

    剛開始之時,楚凌天沒有感覺到有什麼感覺,還覺得這個是不是壞了。

    直到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楚凌天才感覺到壓力,仿佛要將楚凌天壓成肉餅。

    “真是該死!不能使用靈氣!”楚凌天咬緊了牙關,“而且中途還不知道時間!這真的就是徹底的憑借毅力在堅持啊!”

    時間緩緩流逝,楚凌天第一次覺得時間過得如此緩慢,他恨不得時間快一點流逝,此時的他,整個人就是剛從水里撈出來的一樣。

    “堅持!為了傾雪!我不能夠放棄!堅持住!堅持住!”楚凌天整個人趴在紫色石頭上,大喘著氣,有種爬出去的沖動,但想到了蕭傾雪,又強行忍住了這一個念頭。

    “不行!我要堅持!一定快要了!怎麼放棄呢!肯定就只剩一會了!堅持住!堅持住!”。

    楚凌天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但他豈能想到實際上才過了半個時辰。

    壓力還在逐漸增大,但楚凌天只能堅持,繼續堅持,以至于此時,已經近乎麻木,“堅持住!為了傾雪!”這是楚凌天此時的腦海中唯一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