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紅魔異變



    二轉金丹的效用不是蓋的,瑤璣仙子和芙蓉仙子只是服用了一炷香的時間之後,身體已經恢復得七七八八了,兩人也知道戰況緊急,連忙飛身出了陣眼。

    墨老怪的金色傀儡已經斷掉了右臂,一截小腿也沒了,身上到處是深深的傷口,看起來非常慘,墨老怪自己躲在一個紫色的護罩里,承受著對方暴雨一般的劍芒打擊,仙靈之氣消耗的很快,眼看就要支撐不住了。

    瑤璣仙子和芙蓉仙子來到了墨老怪的身前,芙蓉仙子撐起一個寒冰護罩抵擋住公孫陽的攻擊,臉色變得煞白,這還是依靠了防御仙器的力量,否則根本連一擊都抵擋不住,她很難想象墨老怪是怎麼在這種猛烈的劍芒之下支撐下來的。

    墨老怪沒有廢話,立馬吞服了恢復類靈丹調息起來。

    瑤璣仙子的武器是一把下品仙劍,名為冰鳳,她身在芙蓉仙子的防御護罩里,指揮冰鳳在外面發起了犀利的攻擊,無數冰冷的劍芒向外發出,範圍之大,覆蓋了半邊天空。

    紅魔的處境就更不好了,身上的血能越來越淡,對法術和劍芒的攻擊抵抗能力越來越弱,甚至不斷的讓雷霆劈在了骨頭上,嘎嘎響。

    王志龍的翔龍偃月刀威力奇大,速度又快,不時地閃過紅魔的三叉戟在紅魔的骨頭上斬出道道微小的傷痕,要不是紅魔的骨頭奇硬,是仙人之骨,估計早已經被砍散架了。

    李霖看出來紅魔已經到了極限,能在一個四劫散仙和兩個三劫散仙猛烈的攻擊下抵擋這麼久已經非常不錯了,再打下去就真的要死翹翹了,正想著要使用界力擊敗洛天等人,並順勢收回紅魔呢,這時場中突然出現了異變!

    不斷遭受打擊的紅魔,身上的血能越來越淡,但是眼中的血能卻如熊熊烈火一般燃燒著,而且整個骷髏身體的每一塊,宛如無暇白玉的骨頭上都發出了淡淡金芒。

    王志龍的翔龍偃月刀又一次斬在了紅魔的身上,紅魔忽然雙手松開了三叉戟,看得王志龍一愣,就這瞬間的功夫,紅魔左手抓住了翔龍偃月刀的刀身,一把將王志龍拉到了身邊,強大的力道根本容不得王志龍反抗,兩人幾乎是面對面貼在了一起,紅魔的骷髏頭頂在了王志龍的腦袋上,鼻對鼻,眼對眼。

    紅魔的雙眼之中閃著熊熊的血焰,在血焰深處還有一點金芒顯露其中,看得王志龍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王志龍右手用力抽刀,沒有抽動,洛天和趙凌王看到兩人離得這麼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一時停下了攻擊,趙凌王甚至看到紅魔的仙器扔了,還搶先飛過去撿起了仙器三叉戟,心里洋洋得意。

    紅魔的右手閃電般插進了王志龍的腋下,深深的扎了進去,王志龍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淒厲慘叫,他看著紅魔越發詭異的金紅雙眼,他的眼中顯出了無邊的恐懼之色。現場無論是洛天、趙凌王、公孫陽等天淨宗的人還是瑤璣仙人、芙蓉仙子、綠穎等廣寒宮的人,包括墨老怪、墨軒和藍芷等等全部向王志龍和紅魔看了過去,很難想象王志龍到底是受了何等重創才會發出這麼慘絕人寰的嚎叫。

    王志龍的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逃!馬上逃離這個妖魔身邊,但是身體卻被紅魔牢牢的抓住,想逃都跳不掉,然後他就驚恐的發現身上的仙靈之氣像是洪水一般被紅魔的魔爪吸收了過去,只是剎那之間他的身體就干癟了好幾圈,從一個英俊挺拔的俊逸青年變成了一個外形干瘦如柴的老者,這個場面太過突兀、太過恐怖,以至于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嚇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驚怖至極。

    洛天首先反應過來,大喝道“妖魔,放開志龍!”說完寶鏡發出一道刺眼的白光射向了紅魔兩人。

    趙凌王壓下了心中的恐懼,先將仙器三叉戟收進了儲物戒指,接著揮動馭風劍翎扇,無數道劍芒射向了紅魔。

    公孫陽直接舍棄了瑤璣仙子、芙蓉仙子和墨老怪,驅動皇天怒化一道粗大至極的金光向紅魔飛射過去。

    李霖沒想到紅魔會出現這種變化,心中很是驚喜,看到洛天、趙凌王和公孫陽都向紅魔發起了強大的攻擊,試圖打斷紅魔的異變,李霖當然很不高興,三個巨型骷髏頭出現在了紅魔身邊,張開了駭人的巨大嘴巴。

    洛天用四靈寶鏡發出的強烈白芒被一個巨型骷髏頭一口吞了下去,同樣被吞的還有趙凌王的無數劍芒,至于公孫陽則是連人帶劍一頭沖進了巨型骷髏頭的嘴里,想刺穿而出。

    正常情況下,三個巨型骷髏頭當然擋不住這麼強力的攻擊,早被打爆了,可惜的是,這次李霖暗中使用了界力來陰人,巨型骷髏頭的嘴內卻是李霖的萬象世界通道,四靈寶鏡的白芒、馭風劍翎扇的劍芒包括勇猛無畏的公孫陽全部沖進了李霖的萬象世界里。

    就這麼眨眼的時間,王志龍的身體再有變化,整個人都被紅魔吸化成了一個嬰兒大小,慘叫就不用說了,最後所有的一切連帶元神都被紅魔吸化進了身體,紅魔的身上發出了耀眼的金紅色光芒。

    這、這、這是邪不死宗的什麼秘法?竟然連散仙都能吸化,在場的洛天、趙凌王、瑤璣仙子、芙蓉仙子和墨老怪都是驚駭莫名,有種兔死狐悲之感。

    本來如果天淨宗和廣寒宮、傀儡門都沒有鬧翻的話,此時此景,三個宗門的散仙高手應該聯合起來共同對付邪惡殘忍的紅魔才對,可惜,紅魔現在代表的邪不死宗卻是站到了廣寒宮和傀儡門一方,在為他們兩家而戰,這讓瑤璣仙子、芙蓉仙子和墨老怪即便心中厭惡紅魔也只能先接受了再說。

    紅魔吸化了三劫散仙王志龍,身上又出現了異變,冒著耀眼的金紅色光芒,這種金紅色光芒讓在場的散仙包括閱歷豐富的李霖都沒有認出是什麼玩意,血能?仙能?仙血能?

    李霖不多想了,還是先解決剩下的天淨宗中人再說。

    紅魔將翔龍偃月刀交到右手,隨手挽了一朵刀花,竟是非常犀利,比使用三叉戟要流暢犀利得多了。

    李霖甚至從紅魔的意識里感受到了一種久違的喜悅之情,難道說紅魔以前是用刀的?刀才是紅魔的慣用武器?

    洛天、趙凌王還有躲在一角的孫法天臉色變得非常難看,甚至眼中都帶上了驚懼之色,他們誰也沒想到本是強勢而來,竟然打著打著會落到這種慘烈的地步,不但損兵折將,連他們自身都陷入了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