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三章 挑釁


    安若雪跑了,最直接的結果就是,沒人給剩下的幸存者清除記憶了。

    她走時,後續的小隊成員也都到了,其中倒是有個組長會還魂,趁天還沒大亮,對魂魄影響還不太嚴重,趕緊給眾人還了魂。

    可人都救醒後,怎麼安置就成了最大問題。

    會清除記憶術法的後勤人員十分稀缺,此次更是以圍剿為目的的,如果不是安若雪私自跑來,更是一個後勤人員沒有。可現在憑空冒出一堆幸存者來,安若雪還連羞帶氣的跑了,一時半會也就找不到人了。

    眾人只好滯留在別墅大廳,等辦事員請示上級後再做決定。

    一群學生重新聚在大廳,雖然這會已經有陽光照射進來,但一夜的驚嚇,還是有不少人都神情恍惚。剩下的面對這群突然出現的神秘人,也很是忐忑。

    好家伙,這攜弓配弩的,再加上一身黑色法衣,妥妥的亞洲版黑衣人。就這身造型打扮,硬是嚇得一群人老老實實,沒一個敢報家世亮背景,試圖提前離開的。

    白洛也在觀察這些人,安若雪以前跟他說過,甚至還直言不諱地告訴他,一開始接觸他就是看他有點潛力,想發展他進這個組織。

    白洛對此嗤之以鼻,他堅持認為安若雪就是臉嫩不好意思說,事實一定是安若雪被他的個人魅力吸引。

    雖然內心極力否認,但白洛還是對這個神秘組織很好奇的,今日有幸一見,白洛難免就盯著一個個隊員猛看。

    法衣穿著挺漂亮的,繪制的符文和太極八卦多少有些用,面對陰鬼時能有些防御功能,對上實體的行尸一類的,就毛用沒有了。

    弓弩看著很嚇人,可實際用起來除了打得遠外,效果估計也有限,論物理攻擊力,箭頭都是包尖的,殺傷力實在有限,論術法攻擊力,那就看上面纏的符紙了,離的太遠看不清都是什麼符,但用符的未必是那畫符的,這根個人實力沒太大關系。

    剩下的就是個人的術法修為了,可一想到被他和林可伊三下五除二就收拾了的老葛小隊,頓時覺得也就那麼回事。

    如此一對比,白洛就有些沾沾自喜了。

    他都不用培訓就能吃對方這口飯,要知道,不少大學生畢業後還得為工發愁呢,他還沒畢業,就算一身本事傍身了,想謀份這樣的工也容易了。

    要是幾天前,窮瘋了的他說不定真得問問去哪面試,可昨晚的經歷算是給他看了眼界。

    面對死亡威脅時,這些富家公子是真肯開價啊,這又房子又車子的,只要成交一單,他就妥妥的一夜暴富。

    雖然看那一個個緘口不言的樣子,這次的買賣多半是沒戲了,可以後還有的是機會,再遇到這種事,先錢就好了。

    白洛在觀察別人,也有人在觀察他。

    那是位名叫周榮平的小組長,盯了白洛好一陣後,終于指著他道︰“你跟我出來下。”

    “我?”白洛很詫異。

    “對,就是你。”周榮平說完就朝酒店外面走去,白洛有點莫名其妙,但還是跟了出去。

    一處別墅大門,周榮平變臉似的換了副面孔,凶狠地逼視著白洛,“小子,我警告你,我不管你和若雪什麼關系,你以後都給我理她遠點!”

    白洛愣了一下,隨即恍然大悟。

    以安若雪的身材相貌,到哪沒有追求者,眼前這個就是安若雪的狂熱粉絲了?還是威脅別人那種特沒品的。

    面對情敵,白洛反倒露出一副笑臉,開心地笑道︰“你不管啊,那挺好,那些多管閑事的人最惹人恨了。正式認識下吧,我叫白洛,安若雪的男朋友。”

    “你!你可別信口開河的胡說八道,小心我……”

    “你等會,你不是不管我們什麼關系嗎?這會就變卦了?這也太反復無常了,太沒誠信了。”

    白洛搖頭嘆氣的,用鄙夷的眼神看著周榮平,無聲地訴說著︰你這人人品有問題啊!

    周榮平單獨把白洛叫出去,一群黑衣人閑著沒事就都聚到門口看熱鬧,看到他兩句話就讓周榮平吃癟,不少人都笑出聲來。

    周榮平惱羞成怒,一拳朝白洛打去,白洛早有準備,也不躲閃,也是一拳迎了上去。

    兩拳相擊,兩人各自退開兩步,互相戒備著。

    一次試探,白洛心中大定,這水平的他完全能輕松搞定。

    也是被林可伊妖孽般的身手給嚇的,他生怕隨便遇到倆人就有一個武林高手。

    拳腳上不落下風,術法上就更不用擔心了,有老葛那隊人做對比,他還真不覺得眼前這年輕人能強大哪去。

    白洛把八個硬幣拿在手中,朝空中拋了拋,道︰“要打架嗎?還是應該叫、切磋?”

    周榮平盯著白洛拋起的硬幣,眼楮一亮。

    他雖然年輕,但也是術管局的老人了,見識還是有的,一眼就看出那硬幣是煉化過的法器,上面蘊含了濃郁的陽氣。

    周榮平一下就起了佔有之心,道︰“想不到你還是個圈內人,有登記備案嗎?我現在懷疑你跟昨晚致使多名學生死亡的靈異事件有關,你最好束手就擒,老實跟我回去調查!”

    周榮平這話一說,屬于他小組的兩個組員立刻站到他的兩旁,成犄角之勢鉗向白洛。

    白洛看了看,見其他人並沒有過來幫忙的意思,當下放心地笑道︰“怎麼著?要群毆我?”

    周榮平不屑地笑笑,道︰“只是要你接受調查,你不反抗的話。”

    “你們憑什麼調查他?”

    白洛還沒說話,酒店門口的林可伊就不干了,她是唯一一個擠在人堆里看熱鬧的學生,之前白洛聲稱是安若雪的男朋友,她生氣的沒出去,這會見白洛要挨欺負,林可伊就不干了。

    林可伊很霸道地推推搡搡,硬是從酒店門口清出一條道來,很有氣勢地走出去,站到白洛身邊。

    “活下來的人都是靠白洛護著,你們憑什麼調查他!”

    周榮平一看林可伊的長相,絲毫不遜安若雪,再看那跟白洛的親昵架勢,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怎麼好白菜都惦記著喂豬?!

    周榮平氣惱道︰“你是誰?這沒你說話的份!”

    林可伊蔑視地看著周榮平,沒說話,一個女隊員小跑到周榮平旁邊,用一點不小的聲音,“小聲”道︰“剛才打听了下,這姑娘姓林,每年贊助大筆經費的那個林家的掌上明珠。最得寵的那個哦!”

    女隊員說完,幸災樂禍地看了周榮平一眼,就又退回人群看熱鬧了。

    周榮平臉色數變,林家人他招惹不起,可就此罷手那面子就丟到姥姥家了,他想了想,揭過調查的事不提,另換了個冠冕堂皇的借口,道︰“你那法器是酒店里撿的吧?這次行動我們出了大力,所以繳獲都得歸公,交上來吧。”

    只要理由充足,又不是直接跟林家人沖突,周榮平就不害怕林家了。

    他也听過那位林姑娘的傳說,看她跟這小子這麼親密,林家一定還不知道,說不定他暴打那小子一頓,林家還會感謝呢。

    周榮平越想越覺得有道理,索性抽出腰間的銅棍,增加威懾力。

    林可伊一步擋到白洛身前,手中遮天傘舞出一個漂亮的劍花,插一腳的態度已經很明顯了。

    白洛可不想讓個女生護著,更不想跟林可伊扯上太多關系,將林可伊拉到一旁,道︰“你回里面老實呆著,這種男人間的事,有你什麼事。”

    林可伊氣得一跺腳,白洛說得像是兩人為了安若雪決斗似的,她听的這個不是滋味。

    周榮平卻樂壞了,沒有林家千金搗亂,他就能放開手腳收拾白洛了。

    他是正規戰斗小隊出身,平時沒少接受訓練,對付白洛這種野路子,還是很有自信的。

    兩人互相看不順眼,也不再找什麼冠冕堂皇的理由了,幾句話後,就開始動手。

    周榮平舞動銅棍,擺了個漂亮的起手式,見白洛沒拿兵器,他心中冷笑,也不等白洛準備,輪著銅棍就沖了上去。

    白洛一呆,他還以為對方會像葉正啟斗法那般施展術法,完全想不到他會像混混打架一般直接沖過來,雙方距離本就不遠,他再想施展護身八卦都來不及了,只好一邊後退,一邊打出兩枚硬幣,延緩周榮平的沖勢。

    雙方的斗戰就此展開,可卻很快就結束了。

    周榮平勉強用銅棍格開一枚硬幣,另一枚卻結結實實地打在他肩膀上,使他沖勢一滯,腳下一陣趔趄。

    白洛又一呆,完全想不到他臨時阻敵的手段竟收獲了戰果,可這時候也沒跟對方客氣,手中又打出兩枚硬幣。

    然後,戰斗就結束了。

    空門大開的周榮平被這兩枚硬幣擊中,銅棍脫手,人也仰面摔倒。

    這……安若雪的部門里,就都是這水平的?

    白洛有點牙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