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格斗術訓練開始


    凌祺狐疑地看了看他︰“你新手期這都還沒過呢,這就打上這個算盤啦?”

    這意思,難道是說,必須得過了新手期才能有自由支配的時間?

    那格斗術怎麼才能夠刷刷的訓練過去啊……

    程誠開始頭大了。

    然而頭大是沒有任何實際用的,該咋還是得咋。

    他整根線繃緊,似乎是在緊張地“看著”凌祺一樣。

    凌祺歪著腦袋點了點頭︰“是要學格斗術啊,我還以為你都已經無師自通學會浪費時間去跟那群無業游民神交聚會了——不過新手期好像連不上那邊的線路,倒是我擔心得太早了也說不準。”

    所以說,能行嗎?

    “在新手期就這麼好學,一般都是好幾個世界之後這個樣子才比較正常。”她撓了撓頭發,又打了一個哈欠,“你這個進度有點快——不過听說你是只有三個世界的新手世界來著?覺悟的這麼快,確實對得起我們上司對你的賞識。”

    “當然是可行的,就是可能進去的過程比較難熬。之前不是痛覺幾乎沒有嘛,在這里進入演武場,你沒感受的痛覺就會放大很多倍,換言之,就是有點疼。”

    ……相比起快速學習,這其實也不算多大的問題。

    反正程誠自己還是相當願意為了學習付出這點兒代價的。

    那麼,是和之前一樣默念嗎?

    凌祺點了點頭︰“對,進入演武場不管什麼時候都是默念的,我這會兒正好去拿一下下個世界的資料——在這里演武場的時間流速會變得更快,所以恐怕我還沒回來,你就從演武場出來了。”

    程誠的線頭上下挪動兩下,充點頭。

    “看”著凌祺的身影原地消失之後,程誠像是以前的無數次那樣,在心底默念了“演武場”三個字。

    這次的感官變化和之前的幾次都完全不同——代表著程誠的這根線仿佛在這個瞬間經歷了輕微的千錘百煉,然後落到了一個細小的裂縫之中,順著裂縫飄著、飄著,輕飄飄地落到了地上,再有明確的意識時,確實有種渾身上下都在疼的感覺,與此同時,程誠又一次發現了代表自己的變成了一個火柴人。

    大概是換了進場方式的緣故,飄出來的金色人形煙霧並沒有直接動手做出之前的攻擊動。

    難得有這麼一次不被掀翻在地,確實還挺感動的——畢竟程誠最近進演武場的頻率高,被掀翻的頻率也就非常之高。

    意識到這個火柴人也是自己的精神體之後,程誠就知道自己之前的擺姿勢,為什麼沒感受到多少肌肉酸痛、也沒感覺有什麼難以接受的了。

    一個精神體,怎麼可能會有酸痛和難受的概念?

    所以後來被增加的那些“壓力”,恐怕也都是他這位煙霧教官給手動增加的。

    程誠若有所思地在地上坐了有好一陣兒之後,才終于不舍的站了起來——這次,停在那里沒動的教官直接給沖了過來,然後迅速把他掀翻在了原地,全程完美忽略了程誠的懵逼臉,以及成功伸出去的一整條手臂。

    ——是的,這點兒反抗在教官眼里估計完全不是什麼反抗,甚至還挺疲軟無力的。

    程誠又出現了想要抽根煙的沖動,並且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試圖去找根煙。結果不必多說,自然是失敗的……呃,想想都知道一個精神體不可能有抽不了的煙。

    他又傻了。

    程誠默默站了起來,看了看教官的動——

    這次他看到了新的操方式。

    似乎擺姿勢的那一套已經被摒棄了,現在教官的對面出現了另外一道黑煙,她一個鞭腿就把黑影直接甩沒了,但黑煙似乎是並沒真的被踹沒,消失了僅僅是一瞬間,便又再次出現了。

    再次出現的黑煙依然是和之前一致的姿勢,隨後金煙教官刷的一腿又一次把它踢爆,接著又是新的循環……

    剛從地上爬起來的程誠看了看自己對面、和教官踢爆的那一道一模一樣的黑煙,瞬間明了,擺姿勢這個內容已經畢業了,現在是進入了實戰階段的教學。就是功夫還沒學到位,可能實戰會來得更慢、顯得更難。

    然而,永生咸魚最不缺的就是時間嘛。

    程誠沖上去就是一個鞭腿,試圖一口吃成個胖子——然後迅速被黑煙打臉。

    因為這個鞭腿壓根沒有踢到黑煙,甚至黑煙躲開他的“鞭腿”之後,還順便用煙霧凝結出來一只手,沖著他比了個中指。

    ……行吧,現在的教官就是皮。

    程誠感覺自己會逐漸習慣這倆教官的。

    被黑煙鄙視過之後,程誠調整了一下角度,再次悍不畏“死”地沖了過去,然後再次得到了失敗。

    在這之後,黑煙一直在那里反復橫跳,變換了數十個角度站立。金煙教官的動又帥又凌厲,沒有一次黑煙能逃脫被踢爆的命運,而在程誠這邊,就仿佛變成了黑煙教官在跑來跑去的逗他玩兒一樣。

    大概這就是水平不夠吧。

    程誠一臉扎心地爬起來,又繼續沖了上去。

    多虧是這次進來並沒有額外的附加壓力,所以程誠完全沒感覺難過——否則程誠恐怕還沒來得及嘗試這麼多次,就已經虛脫乏力了。

    一次又一次地重復,一次又一次地重復,程誠的精神上終于對這個變換的鞭腿動感受到厭煩的時候,第二個完全不同的動出現了——金煙教官的“手”被黑煙教官抓在“手”里,然後金煙教官的另一只手迅速扣住了抓著金煙教官的那只手, 嚓一掰,金煙教官就成功用單手的力量把黑煙教官甩到了地上。

    黑煙騰的一下消失,隨即一個新的黑煙教官出現在了它的身後……

    而程誠自己,在下意識地拿兩個禿禿的手腕揉了揉自己的臉之後,發現自己多出了兩只手,身後多了一個人影,抓住了他的一只手……

    嗯,這個一對一慢慢練的格斗技肯定挺實用的。

    就是有點難。

    程誠抱著雄心壯志,用沒被控制的那只手,開始試探著抓黑煙教官的手腕。

    毫無懸念地,他又失敗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