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拍賣會


    听到蕭羽的話,毒草花和高木險些崩潰。

    靠,不說不要嘛?

    臉呢?

    高人風範呢?

    蕭羽見兩人不說話,生怕兩人賴帳,趕緊說道︰“咱們就商量一下,給多少合適吧。”

    最終高木決定給蕭羽二十五枚下品靈石作為報酬,請他幫忙。

    商議一定,高木心情大好,交代毒草花帶著蕭羽去參加拍賣會,並再三叮囑毒草花,一定要好好照顧蕭羽。

    高木對蕭羽的重視,讓毒草花有一絲不滿,難道這個楊蕭,也是她異父異母的兄弟?

    就跟上次那個臭小子一樣?

    想到這,毒草花看著蕭羽的臉色愈發不善。

    不過,他和那個小子居然還有一點像。

    毒草花有些疑惑,不禁好奇的打量起蕭羽來。

    蕭羽被她盯得有些發毛,摸了摸臉,心想,貌似易容丹時間沒到吧?

    想到這,他回看過去。

    毒草花見蕭羽注視著她,臉上露出一絲得意︰“怎麼樣?看上本小姐了吧?”

    蕭羽一頭黑線,咱能不能不這麼自戀?

    毒草花見他不說話,還以為是默認,得意道︰“我可是炎陽城第一美女,要不是有一個壞蛋,搶了我的蛇膽,哼!”

    說到壞蛋二字時,毒草花咬牙切齒,臉上閃過萬千情緒,然後不知想到什麼,俏臉羞紅。

    蕭羽左手摸了下下巴,奇到︰貌似是我搶了她的蛇膽?

    毒草花被蕭羽看見心事,心中嬌羞,臉上卻是一臉狠色,指著蕭羽︰“告訴你,不許把我剛才的樣子說出去!”

    蕭羽心中暗笑,這女孩,還真是霸道慣了。

    不過,他是不會和一個女孩計較的。

    于是點頭答應。

    見蕭羽‘屈服’,毒草花心情大好,說了聲跟我走,便像二樓走去。

    貴賓席在拍賣大廳的二樓,蕭羽跟在毒草花身後,向上面走去。

    剛走上樓梯,就見迎面站著一個皮膚白皙的青年,臉上抹著厚厚的脂粉,懷中抱著一只白毛老鼠,看得蕭羽一陣惡寒。

    一個大男人,惡不惡心?

    蕭羽撇了撇嘴。

    而青年看到毒草花,一臉喜色,迎了上來︰“小花,你終于來了。”

    不過,他也看到了毒草花旁邊的蕭羽,臉色不善,指著蕭羽的鼻子問道︰“這個小白臉是誰?”

    蕭羽差點一口老血噴出,大哥,你說我是小白臉?

    您老人家照照鏡子,看看自己好不好,到底誰是小白臉?

    毒草花看到面前男子,臉上時毫不掩飾的厭惡︰“劉浪,請你放尊重點,這是我們高家的貴賓。”

    “貴賓?”叫劉浪的公子哥冷笑道,“小花,這種來歷不明的人不要相信,說不定走漏了什麼風聲,你們高家的東西就不翼而飛了。”

    “你閉嘴!”毒草花大怒。

    劉浪看著蕭羽,神色陰冷︰“真不知道,你這個小白臉,有什麼本事?”

    蕭羽看著劉浪步步緊逼,自然不會退讓。

    人敬他一尺,他還人一丈。

    但對于不長眼的家伙,他自然不會客氣了。

    “你才是真的小白臉,還有資格說我?”蕭羽冷笑道,“你臉上抹得脂粉摻了青蜂蜜,說明你最近房事力不從心,節制一點啊。”

    听到蕭羽的話,劉浪原本一臉鄙夷的神色立刻變為驚恐,駭然的看著蕭羽。

    但是蕭羽沒有放過他︰“而且,給你開方子的醫師沒告訴過你,這青蜂蜜每次不能多用,否則會影響房事和諧嗎?”

    蕭羽每說一句,青年就倒退一步,像是看到了魔鬼。

    蕭羽熟背《藥典》,也感覺到了劉浪脂粉里摻雜的青蜂蜜的味道,以此推斷劉浪的癥狀,並不困難。

    要不是劉浪步步緊逼,蕭羽也不會公之于眾。

    “咱們走著瞧!”粉面青年恨恨的看了一眼蕭羽,眼中充滿深深的恨意。

    看著劉浪落荒而逃的狼狽,毒草花笑的花枝亂顫。

    然後對蕭羽說︰“沒想到你能讓劉浪出丑。”

    蕭羽白了一眼毒草花,沒有說話。

    毒草花見蕭羽冷漠的樣子,收回了笑容,一臉不滿。

    居然敢不理我?

    想到這,她氣的跺了跺腳,然後扭身,獨自走進了一旁的包間。

    蕭羽聳了聳肩,緊隨其後,進入了二層的貴賓間。

    貴賓間寬敞,布局齊全,毒草花大大咧咧坐在左邊的沙發上,翹起大腿,露出一片雪白。

    看的蕭羽鼻血直流,趕緊借著吃水果的機會,將視線轉移到外面。

    貴賓席視線極好,整個拍賣會場,都盡收眼底。

    大廳中,熱鬧非凡。

    商家大戶,散修武者,紛紛前來,很快,便座無虛席。

    眾人議論紛紛,似乎對這場拍賣會期待已久。

    見蕭羽茫然,毒草花解釋道︰“今天的拍賣會,是我爺爺籌備良久,花費了極大代價的,除了一些功法殘片,還有一柄上品凡兵。”

    蕭羽挑了挑眉毛,難怪如此。

    像青光劍,只是下品凡兵,而靈兵對于武修來說都是難得一見。

    這百花商會能弄到一柄上品凡兵,已屬不易。

    難怪高木對于自己出手如此感激。

    就在這時,一個中年人走上拍賣會台,正是之前見過一面的路管家。

    顯然,由他主持這次拍賣會。

    他清了清嗓子,朗聲道︰“各位來賓,我們開始吧!”

    路管家手托玉盒,揭開蓋子,環顧四周,向眾人展示。

    眾賓客紛紛伸頭凝神,想要看清玉盒里的東西。

    玉盒里面盛了六枚龍眼大小,漆黑如墨的藥丸,正是蕭羽所煉的接骨丹。

    有個客人忍不住道︰“路管家,這黑不溜秋的是什麼玩意?第一件展品不是一塊綠晶翡翠嗎?”

    “什麼?居然是接骨丹!”那人旁邊的身穿黑色華服的老者顯然見多識廣,認了出來,驚呼道。

    其他賓客也認了出來︰“接骨丹,居然是一品丹藥!這可是一顆下去,立刻恢復骨骼的丹藥啊!”

    路管家看到眾人急不可耐的樣子,不緊不慢,介紹道︰“這是我們商會花高價請來的煉丹大師煉制的,而且都是優質品質!”

    “什麼?!”

    路管家此言一出,更是驚嘆全場。

    一顆普通品質的接骨丹就已經十分難得,而這居然是優質品質,療效比普通的接骨丹至少好上兩三倍!

    來賓們都已經沸騰了,更有的賓客站起身,恨不得撲上來搶了。

    路管家見氣氛差不多了,心中得意,面上卻是不動聲色,高

    聲道︰“作為本次的第一件拍賣品,起拍價,每顆100兩銀子,每次加價,不得低于十兩!”

    蕭羽伸了伸脖子,第一件就拍賣他的丹藥,他不禁有些期待。

    台下賓客議論紛紛,接骨丹對于武修來講,不算太過優質的丹藥,但是對于世俗來講,斷骨傷筋,還是極難恢復的。

    接骨丹對于他們來說,十分搶手。

    果然,路管家話音剛落,眾賓客就紛紛報出價格。

    “120兩!”一個白面書生立刻報價。

    “這可是接骨丹啊,你也好意思?”旁邊的老者眼神輕蔑,大聲道,“160兩!”

    蕭羽一愣,這麼快就到160兩一枚了?

    160兩銀子一枚,六枚就是將近一千兩,足夠一個普通三口之家過上幾年富足生活了!

    蕭羽眼楮發亮,這回,看向接骨丹的眼楮里,不再是丹藥,而是閃閃發亮的金山銀山。

    但是160兩顯然才剛剛開始。

    價格一路攀升,最終,接骨丹的價格定格在300兩一枚,被17號區域的客人以300兩價格得到。

    蕭羽興奮的搓了搓手,沒想到平時只能賣出150兩的接骨丹,一下子漲了一倍,十分滿意。

    毒草花在一旁,看到蕭羽的動作,掩口輕笑,道︰“放心吧,有我們商會出手,你是絕對不會吃虧的。”

    當然,接骨丹只是開胃小菜,路管家繼續報出今日的商品。

    不得不說,高木為了此次拍賣大會,用足了心思。

    各種寶物丹藥,奇花異畫,應有盡有,看的蕭羽眼花繚亂。

    “六駿圖,乾豐國書畫大師林天的成名作,起拍價1000兩,每次加價不得少于100兩。”

    “我出1200兩!”

    “下面,我們拍賣本次的重頭戲。”路管家從侍女手中接過一柄泛著寒光的匕首,介紹到︰“上品凡兵,斷水匕。傳說是大將軍馬駿的匕首,削鐵如泥,能完美融合武者的真氣,將威力發揮值最大。”

    路管家輕撫斷水匕,聲音低沉,講起了斷水匕的故事。

    眾賓客都在路管家的語調中,追憶起那崢嶸歲月。

    而拍賣會的氣氛也在此刻,被推向了最高峰。

    “居然是上品凡兵!只有城主府有幾把啊!”

    “有了這把斷水匕,妖玄境的妖獸又有何懼?”

    所有的客人都目光灼灼,盯著斷水匕,尤其是一些武修,面露瘋狂之色。

    路管家點點頭,斷水匕引起的轟動不出他的意料。

    他看氣氛烘托得差不多了,微微一笑,報出了價格︰“斷水匕,起拍價,1枚下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得低于1枚下品靈石。”

    大廳中的賓客紛紛報價。

    一個頭戴四方冠的中年男子喊道︰“我出3枚下品靈石!”

    旁邊眾人紛紛冷嘲熱諷︰“太小氣了,我出4枚!”

    不過蕭羽則是看了一眼,嘆了口氣,沒有說話。

    上品凡兵雖好,但他還看不上。

    但是,蕭羽看不上,不代表別人也看不上。

    “10枚下品靈石!”

    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了起來。

    蕭羽扭過頭去,听出是隔壁的包房傳來的聲音。

    顯然,喊價的是剛才那個紈褲公子,劉浪。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