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老丈人的故事


    d市,南郊。

    這里是d市最大的舊貨市場,這里每天都有著大量的淘舊貨的、收破爛的、以及從各種廢舊電器中拆卸貴重金屬的,也不乏翻修手機和賣髒物的,這些都是街上那些扒手的銷贓地,偷來的東西在這里很快就能轉手,故而這片舊貨市場魚龍混雜,形勢較為復雜。

    近年來互聯發達,購物都是線上,就連舊貨買賣也有不少絡平台,所以舊貨市場的生意可以說越來越不景氣,很多商家都搬出了這片市場,只有少數戀舊的人還堅守著這塊市場,不肯離去,但是效益也就一般了。

    張磊,算是這些商家里歲數最年輕的,他才二十幾歲,但身無長技,不過結婚還算早的,去年結的婚,他覺得生活美滿,頗為欣慰。此外他老丈人也算有點錢,這個舊貨攤子就是從老丈人手里接過來的,生意不算好也不算差,但總歸能夠養活老婆孩子。

    對于自己這個老丈人,張磊也是打心底里佩服的,雖然說是買舊貨的,但好歹也算是一個老板不是嗎?而對于老丈人白手起家下海經商的經歷,張磊更是欽佩不已,于是對于這番岌岌可危的基業仍舊盡力維持。

    看管一個店的枯燥,很多人都無法體會,但偏偏張磊還是一個話癆,一天不跟人說個半天話就難受的要死,但是說話也不能尬聊啊,于是他就養成了一個習慣,給別人講故事,而且不講別的,專門講他老丈人的光榮創業奮斗史,如果哪個顧客讓張磊講過癮了,張磊還會給這個顧客一點折扣,算是對于摧殘別人的補償……

    今天,張磊迎來了一個優點特殊的顧客,竟然是多年不見的初中同學。

    來人先是打量了一圈張磊的店面,然後故熟絡的笑著說道,“哈哈哈,老同學,多年不見已經當上大老板啦,這生意做這麼大……”

    馬龍知道這人是自己的初中同學,但是一時半會竟然想不起對方的名字,所以只好老同學老同學的叫著,而張磊這邊呢,他也忘了馬龍的名字啊。

    “哈哈哈,老同學……”張磊也是有樣學樣,盡管他倆都不太熟,但是並不妨礙他講故事啊!

    “來來來,老同學來了真是高興,快坐下,我給你倒杯水,咱們好好說說話。”張磊示意馬龍坐在,然後自己去拿杯子倒水。

    馬龍剛要客氣一下,“不必麻煩了……”

    但張磊可不這麼認為,他迅速的倒好了兩杯水,不由分說的遞給馬龍,自己已經在自己的專用“演講位”坐好了。

    馬龍見張磊這樣,他也不好意思再站著,只得捧著水杯坐下。

    “老同學,你知道我老丈人是怎麼打下今天的基業的嗎?”張磊為了營造出一種懸念,特意拋出了一個他自以為很完美的問題。

    馬龍當時都呆了,你這話讓我怎麼接?你都有老丈人了這事我並不知道,還有你老丈人打下什麼基業了?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敢問吶!

    看到馬龍一臉便秘的樣子,張磊還以為對方在苦苦思索。這勾起了他講故事的**,于是這話匣子打開了就不一發可收拾了。

    馬龍耐著性子听了半個時,總算整明白了什麼事。

    第一個事,就是一個重磅新聞啊!

    張磊去年結的婚,今年兒子就能在地上跑了!

    張磊生怕馬龍不信還真的從後屋抱出來一個男孩,那男孩脆生生的叫了一句爸爸,馬龍仔細看了好幾遍,這孩子跟張磊一點都不像的好嗎?而且連出生的時間都不對的好吧!

    你到底是娶了個什麼樣的媳婦啊!

    馬龍出于禮貌,並沒有跟張磊說你被綠了這件事。而是繼續听張磊滔滔不絕的說下去。

    原來,張磊的老丈人原來也只是種種地,整點辛苦錢,但他是怎麼**絲逆襲的呢?沒別的,屯&b&b機!那個年代&b&b機火的不行不行的,很多人都可能並不理解,但這確實是存在過的的一種現象。如今手機已成為人手必備的通信工具,但當年&b機的風靡程度完全不亞于現在的手機和汽車。&b機就是尋呼機,可能說&b&b機大家會更熟悉一些,當時的&b&b機有多貴呢?一些高端的機型可以賣到000左右,摩托羅拉的漢顯甚至能賣到六七千的高價,這要是按照購買力計算,最少相當于現在的4萬塊錢了,輕輕松松就能買輛汽車。

    不過在當時,大家對于汽車的需求還並沒有像現在這樣強烈,反而更需要&b&b這種能夠快速溝通的工具,尤其是當時的生意人,開車的沒有幾個,但&b&b機卻幾乎人人必備,因此流傳有這樣一個說法︰呼機一響,黃金萬兩,雖然有點夸張,但反映出了當時人們對于&b&b機的重視程度。

    老丈人當時就拿著東拼西湊的兩萬塊錢,一股腦的吞了十幾台&b&b機,正準備好好的大賺一番。誰知道這時候大哥大橫空出世,直接就把&b&b機碾壓了,再後來就有了手機……

    &b&b機的價格直接一落千丈,你可能都想象不到,那段日子老丈人被丈母娘打得有多慘……

    戀舊這種情結,可能賣舊貨的人會更嚴重些?

    但是,故事一般都會在這個時候冒出來一句但是,果不其然,張磊在此時故意停頓了一句,然後一臉傲然的說道︰“但是,我老丈人還是有獨特的商業眼光,他選擇了收破爛,收破爛其實還是比較賺錢的,尤其是我老丈人在賣掉了家里唯一的一套房子,買了一輛大貨車拉破爛之後,他收破爛的效率得到了大大的提升,不到幾年房子就漲價了……”

    馬龍呵呵一笑,你老丈人真是有商業頭腦啊……

    不過好在他老丈人還算勤奮,再加上有一次收破爛還收到一件價值不菲的古董,也不知道是什麼玩意,反正這只畫著一只大公雞的杯子看上去賣相還不錯,他老丈人賣了點錢,這才盤下這間鋪子,一直做著舊貨生意。

    這就是張磊老丈人的光榮創業史,期間張磊去續了三次水才算說完。

    張磊感覺很是亢奮,這是少有的能有人听他說完全部創業史的人,他有些感激的看向馬龍,說道︰“我還沒問你,你找我來,是有什麼事嗎?”

    馬龍感動的直想哭,終于說道重點了啊,這都水了兩千字才聊到正題啊!

    不過馬龍自身也是對于這個狗血的創業史挺感興趣的,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像張磊老丈人這麼沒有商業頭腦,還一直在經商的路上樂此不疲。

    還有你這個兒子啊,明顯就比張磊帥了不止一個等級吧……到底為什麼不像你,你心里就沒點&b數嗎?

    對于張磊的處境馬龍並不打算過多評判,他這個老丈人的經商頭腦他更無權議論,馬龍只是想著如果有什麼合適的時機的話,建議張磊去做個親子鑒定什麼的……

    萬一,他是說萬一,萬一是自己的呢?

    收攏回自己的思緒,馬龍也就開門見山的說道︰“我想要一些報廢的機器,比如說拖拉機啊、報廢大巴啊什麼的……”

    “報廢的機器啊,你要那個干嘛?我跟你說,那玩意拆出來的廢鐵份量是不少,拆下來一倒手也是能賣不少錢,不過現在已經沒什麼人搞這個了。”張磊撇撇嘴,似乎有些不屑于顧。

    “你不說能拆下來很多廢鐵嗎?咋沒人弄這個了?”馬龍皺眉問道。他本以為搞這些廢鐵還比較容易,但一听張磊這意思好像都沒人做這方面的生意了,那豈不是沒有廢鐵可拆了?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說,這些廢鐵疙瘩多得是,但是就是沒人費那個勁去往下拆了,你要是不嫌累,東邊那塊空地上,都是這些個廢銅爛鐵,交八百塊錢,自己拆去吧,半天時間內,能拆多少下來就看你的本事了。”

    馬龍眼楮陡然一亮,還有這等好事!

    換做別人的話,要想從拖拉機上拆出點廢鐵來那怎麼也得半天功夫,但是馬龍完全沒問題啊,徒手擰螺栓,雙手拆引擎,那簡直就是分分鐘的事啊!

    重要的是,盡管內心激動,但是馬龍仍故鎮定的說道︰“帶我去看看吧,別真是什麼廢銅爛鐵,那拆下來也沒什用。”

    張磊听馬龍這麼一說,也是微微點頭,拆一些腐朽不能用的東西真的就是廢鐵,但是如果能拆出來一些打磨打磨還能用的零件來,還是能有些賺頭的。他猜想馬龍也是這個意圖,要不然一般人說沒事來這拆廢鐵啊,還不如去拆遷現場撿鋼筋來得快。

    在張磊的帶領下,兩人來到了東邊那片空地上,說是空地,其實是指這里原本是一片空地,現在這里已經堆滿了各種報廢汽車、工程機械以及各種看不出原本形狀的廢舊鐵框鐵殼子。

    這里活脫脫就是一個機械墳場啊!

    盡管這里看上去破敗不堪,但也不是無主之物,空地旁最顯眼的地方立著一塊牌子,用漆筆歪歪扭扭的寫著幾個字。

    機械大世界。

    湊不要臉!我信了你個鬼,你個糟老頭子壞得很!馬龍恨不得一腳將這塊牌子踹飛,拯救派打造了多少年的機械世界都不敢稱一個“大”字,你這個收破爛的還敢自稱機械大世界?

    在這塊牌子的旁邊搭著一把曬得已經發白的遮陽傘,下面坐著一個膀大腰肥的胖子,他一雙眼楮一眯,掃了馬龍二人一眼,呵呵一笑,露出一口黃牙,說道︰“呦,這不是張老板嗎?怎麼有空來我這了?先說好了啊,要是講你老丈人的創業故事我可不听,我都能背下來了!”

    馬龍嘴角微微抽搐,你這是跟多少人講了你老丈人的事啊,大家伙都听煩了都!

    張磊對于胖子的話不以為意,先是向馬龍介紹了一下,他有些惡趣味的說道︰“這位是劉老板,是我們這片最大的破爛收貨商,在收破爛這一領域中的天賦,就算是我老丈人都是對其贊不絕口。”

    “張磊,你這麼損我對你有什麼好處,這位兄弟看著似乎對于我這里的這些寶貝有些興趣,你快給我介紹介紹,別耽誤我賺錢。”

    想必這些商戶之間的調侃互損已經是一種常態了,他們沒有直接的利益爭奪,反而會時不時的給彼此介紹點生意什麼的,所以雖然看上去嘴上不饒人,實際上關系都還不錯。

    “嘿嘿,老劉,你可真是個老狐狸,這位是我的老同學,這次是想過來淘點破爛,老規矩,還是按友情價算吧。”張磊說道。

    “友情價?!”老劉直接從椅子上坐了起來,眼楮一瞪,“每次你帶人過來都說是友情價,上次說是你前女友的前男友來了,上上次說是你前男友的前女友來了,這次是啥?我也不問是誰了,一口價,淘半天八00,淘一天000,如果要租借工具的話再加兩百,不過看在是張老板帶來的人的份上,工具可以讓你免費用。”

    老劉這邊報出的價格跟張磊剛才預估的錢數沒有變化,看來這也算是比較合理的價格,而且可以無償使用老劉這邊的工具,以及算是比較給面子了,但是馬龍完全不需要工具這些東西啊。

    “行,這是八百塊錢,您拿好了。”馬龍沒有什麼遲疑就掏出八百塊錢直接給了老劉,老劉先是一愣隨後看了一旁的張磊一眼。

    一般人可沒有這麼痛快的吧,他還準備著對方和自己還還價呢,誰知道對方眉頭都不帶皺一下的就把錢付了,這下倒顯得自己好像有點家子氣了。

    老劉有些尷尬的說道,“咳咳,其實你不必這麼著急給我錢的,等你淘完了出來的時候再給我錢就行,要是收獲不理想的話,我……我退你一百也不是不可以的……”

    馬龍听到老劉這麼說,差點沒憋住笑。這個老劉竟然還感覺良心有點痛,不過一會自己出來的時候,對方可能想砍死自己吧……

    “錢你收好,劉老板,剛才你說可以租借你這邊的工具是吧,”馬龍覺得自己還是帶上幾把工具進去比較好,這樣不容易讓人起疑。

    “好,工具在這里,你隨便挑。”老劉一指不遠處的一個三輪車,里面塞滿了各種工具。

    馬龍隨便挑了幾件工具,在那個放置工具的三輪車上,偷偷留了一千塊錢。找到一個破舊的布袋子塞了進去,就朝堆滿廢鐵的垃圾場走去。

    哎,這樣心里好受些了,希望一會這個老劉不會抓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