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慕毓很饑渴


    “你再說我可要生氣了,我就是那種看見女性同胞被欺負就想抱不平的人,所以,你也不太放在心上了。”

    枚蝶看著慕毓極度拒絕的樣子,也只好罷。

    只是有點惋惜,連電話號碼她都沒能拿到。

    “那……你的衣服我還給你。”枚蝶說著就要脫下肩上的紅色皮衣。

    慕毓散出眼波上下打量了枚蝶一會兒。發絲凌亂,大衣枯褶擰巴,微長干淨的臉蛋印著幾道恐怖的抓痕,一看就是在此之前還發生過什麼。

    忽然,慕毓心中不覺變得沉悶,她急忙伸手止住枚蝶的動,定定地凝著她溫和說︰“不用,你身上穿的這麼少,還是留給你吧。”

    枚蝶感激的望著慕毓,眼眸因嵌淚而變地水汪汪的。

    枚蝶捏緊紅皮衣,“謝謝你!”

    慕毓笑著搖搖頭,在目送完枚蝶上車後,她心里也是不由得憤慨連連。

    這種好女孩兒,竟也會遭遇到這種事情!

    媽的,都怪那些社會敗類的臭男人!

    想到這兒,慕毓媚眼帶火地轉身走向那群還在啊喲哎喲的那群醉漢。

    那蜷著肥腰的光頭男人瞥見慕毓又往他走來,趕緊佯裝知錯,額頭“砰砰”踫,急忙出聲求情︰“女俠我錯了,是我狗眼不識泰山,不心沖撞了你,我向你保證我以後絕對不會再干這些事了,求求女俠你大發開恩放過我吧。”

    慕毓紅唇邪魅勾起,張狂地冷笑一聲,雙手骨節捏得咯吱響,“放過你?像你們這種社會敗類就該拿去閹割後再丟去給狗吃!”

    光頭男人一听,被嚇得尿了褲子,頭嗑的更是響亮,“女俠,求求你你放過我吧!來生我給你做牛做馬都行啊!”

    地上縮成一團的那些人眼看著他們老大都被欺負成這樣了,再加之他們自己也變成了要死不活的樣子。

    只好也跟著一起磕頭求情,“女俠,放過我們吧!”

    慕毓︰“……”

    搞什麼!說得好像她才是十惡不赦的惡人一樣!

    此時,“喂!立馬停手!”

    甦沉沖鋒陷陣,快步跑到那些正在“求情”磕頭的人身邊,看著那些粗膀子肥腰的醉漢,他心生疑惑。

    于是拿出警牌一晃後,厲聲斥問道,“我是警察,你們現在是怎麼回事?”

    那些人面面相覷了會兒,趁著甦沉不知情,光頭男人便指著慕毓反咬一口,“委屈”地申訴,“警察先生,都是那個不要臉的女人強迫我們做不苟之事啊!我們不願意,她就要來揍我們,警察先生你要為我們做主啊!”

    靠在樹干上的慕毓立馬跳起來,嗔著怒眼死盯著光頭男人︰“媽的!行不苟之事?也不看看你那副淫蕩樣兒,看你一眼我都嫌夠惡心的!”

    “警察先生你看,她還對我凶巴巴的,要不是我剛才誓死不從,肯定早就被她侮辱了。”

    甦程︰“……”

    他只是來揪前面旅店里被舉報吸毒的,可沒想到光天日下的還遇到女干男的事情!

    關鍵是這女的口味也真是夠重的,這肥膘大耳的也吃得下去!

    是有多饑渴!

    于是,甦程手拽拽地插兜,狹長的丹鳳眼帶著說不清的“佩服”向慕毓投去。

    “怎麼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