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參加藥王大會


    來人衣著華貴,看起來二十出頭的樣子。身邊跟了兩個長相清秀卻滿身風塵氣的丫鬟,身後還有四個隨身保護的壯漢。這人大概是霸道慣了,見報名處的排起了長隊,便讓幾個壯漢護衛在人群中擠出了一條路。這一擠,就直接擠到了最前面。

    此時天色已晚,那些世家大族的人早已報完名進入了藥王谷,山腳報名處的這些人大多都是些小門小戶的人家。見到這人插隊,又有美人在側,護衛相隨,一個個都敢怒不敢言。

    “這誰啊,這麼霸道!”

    雖然沒人敢阻止這插隊的人,卻還是有幾個膽子大些的少年,悄悄地埋怨著。

    他們在此處排隊都排了一兩個時辰了,憑什麼這人一來就無視排隊的規矩,直接插隊到了最前面。

    “噓,可不敢多說。”

    一個二十**的青年輕輕地拽了拽身邊少年的衣袖,滿臉的驚恐。

    “這可是賓州城主家的公子,得罪不起的。”

    還想多埋怨幾句的少年,面色一凝,立刻閉口不言。

    听到這青年的話,周圍那些雖然沒說什麼卻面有不虞之色的幾人,都紛紛收斂起了臉上的表情,不敢表現出任何的不滿。

    賓州城雖然不大,可是賓州城主的獨子武昀的名聲卻一點也不小。

    八歲的時候,府中下人失手摔了他的硯台,他就直接將那下人杖斃。

    十四歲的時候,就在賓州城強搶民女,一時之間,不知道有多少良家女子香消玉殞。

    十九歲的時候,為了爭奪一個杏花樓的花魁,一怒之下帶人將爭奪對手綁了,關在賓州城的地牢中,生生折磨死。

    奈何他是賓州城主的獨子,縱使他犯下天大的罪過,賓州城主都會為他進行遮掩。上告無門的賓州百姓們,不得不舉家遷徙,背井離鄉。

    武昀擠到了最前面,見被自己擠開的是個女子,心中一動,便向著顏夕的臉看去。

    見到顏夕那張平淡無奇的臉之後,武昀臉色一黑。方才擠開顏夕的時候,他分明聞到一股幽香,又見這女子的身段極其出眾,以為遇到了難得一見的美人。

    卻沒想到,轉過去之後看到的竟然是這樣一張平淡無奇的臉。心中見到美人的幻想落空,武昀不由得惱羞成怒,將怒氣全部發泄到了顏夕身上。

    “丑八怪,別擋小爺的路。”

    “就是,長得這麼丑還敢擋在武公子面前,真是丑人多怪。”

    武昀身邊的兩個丫鬟見到顏夕背影的時候,也是一慌。她們好不容易爬上了武昀的床,使盡渾身解數才讓武昀答應帶她們出來。生怕這個背影一看就讓人想入非非的女子入了武昀的眼,讓他們失了剛得來的寵。

    見到顏夕的那張臉後,她們懸著的一顆心瞬間落了地。又听武昀對顏夕不滿的辱罵,心中一陣快意,立刻附和著武昀,辱罵起顏夕來。

    突然被人罵丑八怪,顏夕一愣,想到自己自己。本來被人插隊影響到的心情,也在一瞬間生出了一絲好奇。

    說她是丑八怪?這人難不成眼楮有問題!

    (本章未完,請翻頁)

    側頭看了看武昀眼中明顯的嫌棄,顏夕忍不住樂了。正要嘲諷回去,卻突然記起來自己此時是易容了。不過她易容的這張臉雖然確實沒什麼特色,也絕對稱不上沒人。

    可是,這張臉,和丑八怪這個詞應該還是沾不上邊的吧。

    站在顏夕身邊的甦離听到這話,臉色也是一變。

    這個賓州城主的公子,他也有過耳聞,確實是個人人恨不能誅之的紈褲。

    甦離正要出手教訓教訓出言不遜的武昀,卻被身邊的顏夕阻止了。

    眉頭微皺,甦離雖然不知道顏夕想要干什麼,卻還是將蓄在指尖的內力散開。顏夕可不是那種能任人辱罵的性子,阻止他出手,怕是又在算計著什麼。

    一瞬間,甦離不由得有些同情武昀。早不來晚不來,偏偏趕上這個時候,插了顏夕的隊,還肆無忌憚的招惹她。如今被顏夕算計上,也是他活該。

    武昀見甦離準備動手卻被顏夕阻止了,誤以為顏夕是美人的惱羞成怒轉變為被人不敬的憤怒。

    又見顏夕阻止了甦離之後,既不給自己讓出路來,也不為身邊的老僕給自己道歉,武昀的這份憤怒瞬間又更旺盛了幾分。

    “怎麼,還想動手?看你們這一副窮酸樣,有錢學醫嗎?會醫理藥理嗎?還敢來參加藥王大會!”

    “就是,她身上這股子香味,也不知道是從哪里來的。我看啊,藥王谷應該好好查一查她的身份,別讓那些花街柳巷的下賤之人也跑來參加藥王大會,平白的侮辱了藥王谷的名聲。”

    兩個丫鬟雖然對顏夕的臉放下心來,可是對她那身段卻是滿腹的妒忌。此時見武昀繼續針對顏夕,兩人也抓著顏夕不放,張口就亂咬。

    不想遭受無妄之災而遠遠躲開的那些人,看著武昀和兩個丫鬟如此欺辱顏夕,都不由對顏夕投去同情的目光。

    這姑娘惹了武昀這個紈褲,今日怕是討不了好。

    只是,同情歸同情,卻是沒有任何一人敢在這個時候站出來。

    報名處的幾個藥王谷的弟子見到這一幕,也沒有任何阻止的意思,見紫衣公子也沒有阻止的意思,便一個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在一旁看戲,恨不得武昀再將事鬧的大一些。

    坐在最中間的紫衣公子,在顏夕阻止甦離的時候,抬眸看了顏夕一眼。

    這個相貌平凡的女子,雖然阻止了身邊老僕出手教訓武昀,眼中卻沒有任何的畏懼之色。只怕她此時不計較並非是不敢,而是另有打算。

    就這一份寵辱不驚的氣度,這個女子也是值得他多看一眼的。

    見顏夕阻止甦離之後,始終沒有任何的動,紫衣公子幾不可見的搖了搖頭,又垂下眼眸。

    只見他端起放在桌上的茶杯,飲著沏好的茶,仿佛眼前發生的一切根本不存在一般。

    “哪里來的瘋狗,敢在藥王谷亂吠!”

    听到這聲音,藥王谷山腳的人都不由得睜大了眼楮。

    是哪個不要命的,竟然敢這樣和武昀嗆聲。

    聞聲,顏夕將一只手背到了身後,抬眼看向聲音傳來的地方。

    人群之中,一個穿著白色勁裝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

    公子,在兩個侍從的陪同下,正慢悠悠的往報名處的方向走來。

    看到來人,紫衣公子的眉頭不經意的皺了皺。手中的茶杯放到了桌上,幾滴茶水灑了出來。

    “于揚公子。”

    報名處的幾個藥王谷弟子看到走過來的人,立刻站直身子,向來人行禮。

    于揚隨意的擺了擺手,沒有搭理幾個藥王谷弟子,眼神不經意間掃過了紫衣公子的臉,眼底隱隱的有幾分挑釁之意。

    也不管那紫衣公子何反應,于揚又將視線掃向了顏夕。從頭到腳的將顏夕打量了一遍,然後將視線停留在了顏夕背在背後的手上。

    看到顏夕衣袖上的點點白色粉末,于揚的眼中染上了一抹玩味的笑意。

    其他人看不真切,可是方才他從人群中過來,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這個長相普通的女子,在被武昀主僕辱罵的時候,看似不動聲色,卻暗地里動了手腳。只是不知,那白色的粉末有什麼藥性。

    看到于揚帶著探究的視線,顏夕神色一凝。

    她方才做的事情,被這個男子看到了。

    這一次藥王大會的規則,雖然可以說是人盡皆知了,可是藥王谷的人還是在報名處貼了告示。告示上有一條規則,正好是顏夕之前沒有听到過的。

    藥王大會期間,打架斗毆者,取消參賽資格。

    這也是為什麼顏夕一直沒有對武昀動手,也阻止了甦離直接對武昀動手的原因。

    雖然有這條規則的約束,可是顏夕什麼時候守過規矩了?既然不允許他們打架斗毆,那她不直接動手總該可以了吧!

    不用直接動手就悄無聲息的收拾武昀的辦法,對顏夕來說可是多不勝數的。想來想去,最適合此時的辦法,還是下毒!

    所以,顏夕將提前準備好帶在身上的藥粉不動聲色的藏進了指甲中,然後趁著武昀和那兩個丫鬟罵人罵的痛快的時候,輕彈指甲,將那藥粉在沒有任何人發現的情況下,彈到了武昀的身上。

    顏夕卻沒有想到,這個時候會有人從她的身後過來,而且過來的人,還是個用藥的高手。

    發現來人的一瞬間,顏夕就將另一種可以讓人瞬間失聲的藥粉彈了過去。

    可是那藥粉落到那人身上之後,那人卻只是輕輕地拍了拍衣袖,甚至連臉色都沒有任何的變化。

    其實在這種情況下使用催眠術是最保險的,可是顏夕卻不想在這麼多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底牌,便忍了下來。

    有連續過招了幾次,顏夕和來人誰也奈何不了誰,便都偃旗息鼓,暫時休戰。

    和顏夕的反應完全不一樣,听到于揚的名字,人群中又是一陣唏噓,就連方才囂張跋扈的武昀都不自覺的收斂了幾分。

    “竟然是于揚公子,他可是蕭國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啊。據說,于揚公子的醫術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許多老一輩的名醫治不好的疑難雜癥,他都能藥到病除。”

    “是啊,于揚公子現在還不到二十歲,他的醫術已經讓很多老一輩的人望塵莫及了。這一屆的藥王大會,只怕于揚公子已是穩贏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