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群嘲


    其時,因著國師劉基和符陽商議斗劍之事,而一旦商定就會暫息兵戈,眼下青州僅余的慶陽、齊州二縣反而成了出雲國重點進攻之地。

    徐行辭別了其姐徐千雪,乘了雲梭,便朝慶陽趕去。

    夜空之上,星月朗照,天地曠遠,流光瑩瑩的雲梭穿雲破風,飛了足有二三個時辰,在子時二刻才來到慶陽地界。

    沉沉夜色中,遠遠而望,已加高至三丈的慶陽縣城,宛若一座蟄伏的野獸,因三四日間攻守雙方反復爭奪,城牆青磚之上,已見說不清的刀痕箭印。

    巍巍門樓上,披甲兵丁手執火把,神情警惕,四下巡弋著,而在遠處四野,扎著連綿三四里的營盤,營內人影憧憧,鹿角、拒馬、壕塹、箭樓各具其位、章法有度,正是出雲國的倭人。

    徐行皺了皺眉,清冽眸光閃爍不停,卻是犯了難,“城中軍氣連綿,攪動天地氣機,外間還被元神真君聯手布下禁空、陷地法陣,這要如何進去救人?”

    徐行無奈之下,只能尋了一片灌木叢,悄悄隱匿身形,相時而動。

    出雲國大營之內,旗幡如林,燈火通明,其中一座布置豪奢的大帳內,一個中年倭將居中而坐,身披黑色魚鱗甲,腰按狹長倭刀,面容陰沉,目光冷騭,下首左側坐著兩排倭將,右側則是坐著四五位穿著各色道袍的男女道人,或神情冷漠,或含笑不語,皆是來自海外扶林宗。

    “謝法師,城中那幾家士紳可已說定?”中年倭將是出雲國幕府將軍素盞鳴尊的親信阪口圭右,此人出身貧賤,但好讀九州兵法,頗有道略,後得素盞鳴尊一手簡拔于微末,眼下督陣一路萬余兵馬,打算一舉拿下于斐鎮守的慶陽縣城。

    扶林宗的謝道人身穿水火道袍,氣度縹緲,捻須一笑︰“阪口將軍稍安勿躁,那幾家說至少也要等丑時之後,城門兵馬才會換防,那時他們各家子弟接管西城門,城樓舉火為號,里應外合。”

    阪口圭右思索了下,沉聲道︰“那謝法師就再聯系他們,就說最好能在拂曉時分舉火。”

    聞言,謝道人就是撇了撇嘴,心道,也不知這一位出雲國將軍,為何對拂曉這般情有獨鐘,他一路而來,這都多少次了。

    謝道人打坐修煉,不分晝夜,委實不知這是黎明和殘夜交接處,人最為困倦之時。

    “謝法師,周廷青羊宮的道人,察覺沒有?”阪口圭右眉頭皺成“川”字,目光閃爍,問道。

    若是為青羊宮道人察覺,提前有了準備,這次恐怕又要無功而返了。

    謝道人笑著解釋說道︰“城中青羊宮兩位陰神道人,已被渺雲宮宮主親自施法蒙蔽了感知,一時半刻,應察覺不到。”

    阪口圭右長舒了一口氣,目光轉而投向左側,道︰“各部擇選五百精銳,見西城牆舉火則殺進慶陽,待到城破,三日不封刀!”

    聞言,謝道人眉頭皺了皺,也沒說什麼,這樣血腥殺戮,縱是罪孽加身,也自有阪口圭右身後的出雲國承擔,和他扶林宗無關。

    時間無聲無息而逝,不知不覺間,已到了後半夜,漫天烏雲卷舒,掩了稀疏的幾顆星子。

    徐行此刻也有些耐心耗盡,試著溝通了青銅碎片,但卻沒有絲毫回應,只能無奈作罷,心道,“若我有陽神道行,倒是可以破虛前往洪府,眼下確是難為了。”

    徐行不知慶陽縣此刻已匯聚四位元神真君,布下四方法陣,甚至暗中還有渺雲宮的天仙神念遙遙關注,想要進城救人無疑痴人說夢。

    其時,三位來自蓬萊閣、扶林宗、雲渺宮的海外天仙,再加上符陽顧十方,一共四尊天仙,雖有一向搖擺不定的神宵掌教林還初,因為楚王在濟南府之故,替國師盯住了那位道法高深莫測的蓬萊閣主,可劉基一人仍是要對付三位天仙,實在捉襟見肘。

    不過,隨著茅山、龍虎山二派掌教北上,再有依托兗州的嶗山仙宗也踏入朝廷陣營,倒也勉強可以支撐下來。

    冥土•槐山

    其上築有一座黑色宮殿,殿宇重重,外間一隊隊捉刀鬼卒往來巡弋,氣息強悍,目光冷厲。

    殿中,元武大帝身穿黑龍帝王冕服,坐在蟠龍御座上,這位帝君看著年紀四五十歲,方面闊口,頜下蓄著短須,氣度威嚴沉凝,看著下方站立的三道,就淡淡說道︰“大周國師,本帝可以助你威壓符陽以斗劍決勝,但你寧周龍廷,不能沒有誠意。”

    “帝君此言差矣,”劉基面色端妙,輕搖著拂塵,沉聲說道︰“而今出雲倭亂,青州淪陷,亂世人命如草芥,邪祟叢生,地府雖近日收攏不少厲鬼,勢力也急劇膨脹,但其中罪孽業力,恐怕也需帝君和十位閻君時時消磨,若能早日戡亂青州,也是功德一件。”

    厲鬼含恨而死,罪孽業力纏身,往往都需打入十八層地獄,時時消磨。天地有序,陰司有常,十殿閻君平日就是在做這些。

    “些許罪孽,你以為帝君放在眼里?”楚江王冷笑一聲,按椅而起,喝道︰“帝君坐鎮六道輪回,于天地功莫大焉,你劉基若為蒼生計,就應告知寧向,將金陵山河鼎拱手讓出!”

    “帝君本就鎮壓輪回,若不是你劉基當年從中作梗,此界冥土早已圓滿!”宋帝王身穿紅袍王冕袞服,手端著一杯茶盞,這時就放下,冷聲說道。

    而其他八位閻君也是在一旁齊齊幫腔。

    “沒有地書彌合冥土,縱然貧道施舍給爾等山河鼎,又能如何?”面對十殿閻君喝問,國師劉基神色自若,言辭譏諷︰“難道爾等一人一州,率魑魅魍魎鎮壓九州十方?不怕觸怒天意,落得灰灰下場?”

    “好膽!”

    “放肆!”

    “哼!”

    殿中厲喝此起彼伏,怒目而視,幾位閻君久居高位,何時被這樣群嘲?縱是素來城府深沉的五殿閻羅王,也對劉基神色不善。

    “砰,”宋帝王放下茶盞,正待發作,卻听到上首一聲清咳,遂按捺下怒火,正襟危坐。

    “大周國師,徒逞口舌之利,于事無益吶。”元武帝君淡淡一笑,轉而看向神宵掌教林還初,問道︰“林道友上次和昆虛掌教來我地府時,可是一口咬定本帝拿走地書,為何此刻卻一言不發?”

    林還初清咳了一聲,轉而面色如常,沉吟道︰“帝君所求者,不過江北,貧道以為國師倒可以思量下,李道友以為呢?”

    李伯言老神在在,殿中就屬他修為最低,此刻聞言,道︰“此事當需國師決斷才是。”

    “江北?林道友可真是小瞧了帝君。”宋帝王目光冷厲︰“巴蜀張憲,冢中枯骨,沐猴而冠,妄稱鬼帝,若非帝君仁德,本王早已擰了他的頭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