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獵狐行動(五)



    笑戰風雲

    “嗯,我瞧瞧!”徐龍從駱天手里拿過“魚泡”,借著車里的燈光,仔細的看了看,又用手捏了捏。

    最後從小腿處拔出了軍用匕首,小心翼翼的劃破了“魚泡”。

    整個過程,他的神情都很專注,就像在完成一件藝術品最後的雕刻工作。

    “噓……”徐龍輕吐了口氣,從“魚泡”中取出了一物,伸手摘下隨身攜帶的專用手電,認真的看了一遍後,神色變得很嚴肅,一掃三人說道“來,你們也看看吧!”

    ……

    駱天三人忙探頭過去,發現原來徐龍手上的東西,是一張小紙條。

    這是一張長七八厘米,寬五厘米左右的紙條,斷口邊緣處很毛糙,像是用手隨意撕下來的一樣,上面寫了些字。

    由于被某人放在嘴里咀嚼了一番,紙條顯得皺巴巴的。有的地方已經損壞,字跡潦草,模糊,三人費了好大力,才依稀辨認出“天下”,“地下”,“毒”,“救”六個字。

    ……

    “怎麼樣?”待三人看完,徐龍發話了“你們三人,看出點什麼了嗎?”

    “徐教官,我估計這是一張求救信!”丁敏首先發言“但什麼天下,地下的,我有些搞不懂,不知是什麼意思!”

    “徐教官,我同意丁班長的說法。”許虎慎重表態“別的字先放一邊,就是這個毒字,會不會是指毒品,還是說寫紙條的人遭了毒打?”

    “我也不清楚啊!”徐龍微微一嘆“我只確定一點,這是一封求救信。但這張紙條是誰寫的,又是怎麼跑到這魚肚子里來的……這些我都沒弄不明白哪!”

    “除了這無頭無尾的幾個字外,沒有任何的提示,一切只能靠我們去猜測。就算紙條上所說是真的,我們又該去哪里救人呢?”

    ……

    “徐教官,那我們不就變成了無頭蒼蠅嗎?”許虎答了一句後,見駱天有些神情恍惚,便伸手推了推,問道“咦,小天,你愣啥神啊?”

    “哦,沒事!”駱天回過神,收回遠眺的目光,說道“徐教官,虎哥,丁班長,我覺得吧,這家飯店絕對有問題,而且還是大問題。說不定與這次案件,也有些關系!”

    “駱天,你憑什麼這樣猜測的?”徐龍好奇的問道。

    “直覺!”駱天伸手指了指腦袋“徐教官,我的直覺一向很準!”

    手轉了個方向,指向那閃閃發光的牌匾,說道“你們看,那上面的字,寫的是什麼?”

    “不就是迎天下野味館麼?”許虎撇撇嘴“這字有啥好看……”

    說到這里,他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低頭死死盯著紙條上的字,顫聲問道“小天,你不會是想說這紙條上的天下兩字,指的就是這飯店招牌吧?”

    “嗯,應該就是這個意思!”駱天手指著紙條,說道“虎哥,你看!這天下二字前面,應該還有一個字。雖然紙條揉爛了,但通過這紙條上的痕跡,我想這個字,90就是迎字。”

    思考了會兒,又繼續說道“這紙條應該是一個女子所寫,而且是匆忙之下寫出了的!”

    “如果我猜測不錯的話,這紙條上的幾個字,其實已經告訴了我們很多的東西!比如地點,應該就是這家飯店。”

    這一刻,他像是被後世動畫片中的某個神探主人公附體一樣,說得是頭頭是道啊。

    ……

    駱天話說完了,車廂里頓時一片寂靜,許虎三人同時陷入了沉思中。

    幾分鐘後,徐龍開口打破了沉默“嗯,分析得確實有道理!我仔細想了想,這事可能真被駱天猜準了。”

    “同意!”丁敏隨後點頭表態。

    “我也同意!”許虎說道“不過,小天,這地下和毒字又該怎麼解釋?”

    “笨!”駱天恨鐵不成鋼的瞪了許虎一眼“虎哥,你這智商真不咋點啊!以後我還是離你遠點吧,和你在一起久了,我怕智商被拉低到及格線之下了。”

    “小天,有你這麼說話的嘛?”許虎不服氣的說道“我智商低,你智商高。那行,就請高智商的你,來幫我解惑吧!”

    “虎哥,說你笨,你還嘴硬!”駱天不屑的說道“地下就是地面底下,毒就是……”

    “等等,小天,你這解釋也太牽強了吧!”許虎打斷了某人的話,沒好氣的說道“照你這麼說,那地上就是解釋成地面之上了?”

    “吆吆,虎哥,你突然開竅了,真是可喜可賀啊!”駱天撫掌低笑“不錯,就是這個意思!看來,你還沒笨到無藥可救的地步。”

    “滾蛋吧,你!”許虎笑罵了一句,將手里硌牙的“罪魁禍首”放在手電下,問道“徐教官,你看看這東西又是啥玩意啊?”

    ……

    “這東西……”許虎這一問,可把徐龍難住了。

    左看右看,也沒想到是什麼東西,最後只能籠統的概括了一下“許虎,這估計就是一種植物的種子吧。能放在菜里,我看極有可能是一種香料的果實!”

    ……

    我暈,這特麼不是白說嘛?

    我也知道是植物的種子啊!

    听了徐龍的話,許虎感覺自己問錯了對象。

    于是立馬轉頭,將手上的東西,遞給了駱天“小天,你看看,認不認識這東西?”

    “好!”

    ……

    仔細研究了一下,駱天眼楮一亮,失聲叫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小天,你鬼叫啥?”許虎不滿的低吼道“有話趕緊說,有屁就趕緊放!”

    “是啊,駱天,你知道什麼就趕緊說,別賣關子了!”徐龍也跟著催促道。

    身上還背負著任務呢,他哪還有心思,在這里瞎耽擱時間。

    ……

    “徐教官,這東西是罌粟籽!”駱天一語驚人。

    “罌粟籽,那不是毒品嗎?”丁敏湊過來,驚訝的說道。

    “丁班長,罌粟殼和汁,才是制作毒品的原料。這罌粟籽還算不上!”駱天不慌不忙的解釋道“其實這東西吧,是可以入藥的!”

    “駱天,你能確定嗎?”徐龍說道“這可是個嚴重的問題,你千萬不要搞錯了!”

    “徐教官,我絕對會弄錯的。因為這東西,我見過!”駱天正色的說道“我家里以前也種過一棵罌粟,我那時調皮,經常把果實掰開玩耍,那籽跟我手上的一模一樣……”

    “什麼?你家種毒品!”駱天話沒說完,許虎就跳了起來,一臉緊張的問道“小天,這可不能亂開玩笑的啊,種毒品可是犯法的!”

    “虎哥,你瞎扯啥玩意?”駱天很不滿的說道“你當我是法盲啊!這些東西我都懂,你听清楚我說的話,好不?”

    “我說,我家以前種過一棵。時間是以前,數目是一棵!虎哥,這下你听懂了沒?”

    “听懂了!”許虎郁悶的揉揉耳朵“小天,你說就說吧,干嘛湊到我耳邊大喊大叫?我耳朵都快被你震聾了!”

    “活該!”駱天幸災樂禍的笑罵了一句,接著說道“徐教官,我家是養豬專業戶。有時候,豬生病了不吃食,我媽就把這東西碾碎了喂豬……”

    “還有,我們那邊很多農戶,都喜歡在屋後種上這麼一棵。有時遇到雞生病了,就用罌粟籽泡水給雞喝,效果是立桿見影。但有一點不好,就是喝了這罌粟籽的水,母雞很長時間都不會下蛋……”

    ……

    駱天揚揚灑灑的說了一大通後,把徐龍三人唬得一愣一愣的。

    “小天,那你說這罌粟籽,人吃了會不會有什麼危害啊?”許虎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趕緊虛心請教。

    “我也不知道!”駱天雙手一攤“虎哥,我又不是這方面的專家啊!不過,我听老人們說起過,這東西吃多了會上癮的!”

    “上癮?”許虎心里一緊,苦著臉說道“小天,那我會不會上癮啊?剛才黑燈瞎火的,我都不知道吃了多少粒下去了!”

    “一次應該沒事吧?”駱天敲了敲額頭,說道“虎哥,你別太擔心了。剛才我們不都吃了嗎?要是一次就上癮的話,這車里的人,誰也跑不掉啊!”

    話雖然這麼說,但他心里也很忐忑不安哪,畢竟誰也不敢保證!

    ……

    雖然駱天心里沒底,不過這番話說出來,倒是讓許虎心安了。

    “那就好,那就好啊!”許虎一副劫後余生的模樣,長舒了口氣,突然又色變了。

    “不好,格格還在里面吃飯呢,我得趕緊去救她!”

    話一說完,立刻就跳下車,準備沖進飯店去。

    ……

    “救你個屁啊!”駱天眼疾手快,攔腰抱住了他,低吼道“虎哥,冷靜一下!”

    “你現在沖過去,不說門口放不放行,就說你這麼一鬧,那就打草驚蛇了啊!”

    “小天,你這話什麼意思?”

    “你真是木瓜腦袋!剛才還開竅了,怎麼一會兒功夫,就又一竅不通了呢?”駱天急道“這菜里放罌粟籽,那就證明了一點,我剛才的猜想是正確的!”

    “嗯,有道理!”許虎沒明白,徐龍可懂了駱天話里的意思。

    “駱天,這樣吧,咱們把車往回開一段。”徐龍說道“我用對講機呼叫呂懷德,讓他們迅速趕過來再說!”

    “是,徐教官!”駱天點點頭,翻身坐穩後,開上車就往原來的方向奔去。

    笑戰風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