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六大宗門


    “快來拜見先祖!”

    香妃兒對著族民們一聲歡笑道。

    那些族民的眼光,投射到相天齊身上,忽然渾身一震,趕緊齊刷刷跪了下來,朝著相天齊參拜道︰“子孫們拜見先祖!”

    “先祖……”

    太老爺的身影,從一間石屋里走了出來,當他听見先祖這個名字的時候,不由得又哭又笑,不顧一切的朝著相天齊這邊飛奔過來。

    來到相天齊面前,太老爺倒頭便拜道︰“不肖子孫相河拜見七先祖!”

    在神君家族後裔們的宗祠祖像里,相天齊排列第七,他就是神君家族的第七代先祖,所以一見面的時候,太老爺就從祖像上的面貌辨認出了相天齊的身份。

    “起來吧。”

    相天齊衣袖一揮,將太老爺托了起來。

    “拜見恩公!”

    在太老爺的帶領下,那些族民們全部朝著逍遙長生叩謝大恩,如果沒有逍遙長生,就沒有他們神君家族的希望。

    這個時候,逍遙長生也無法推辭,只好站在那里受了禮。

    接下來的時間里,逍遙長生和香妃兒各行其事,為神君家族襲擊封神殿蓄積力量。

    其實,在神君家族還沒有動手的時候,在封神殿的廣場之上,已經是硝煙四起,遍地烽火了。

    封神殿的廣場之上。

    一道道身影,從不同的地方朝著封神殿匯聚而來,他們的身份,雖然分屬于幾大門派,但是他們都唯一個宗門馬首是瞻,這個宗門就是天壤谷。

    唐贏費勁了無數的資源,才拉攏了那些門派,他們要像當年封神殿摧毀神君府一樣摧毀封神殿,讓封神殿也嘗一嘗相同的災難加身的代價。

    議事廳里,葉不羈的臉色非常的難看,座下的兩邊,分坐著長老院的大小長老,他們一個個垂頭喪氣的模樣,正在為逍遙長生的失蹤而懊惱。

    老太祖不在這里,看樣子應該是心灰意冷的回到了自己的居室,失去了逍遙長生,他們的全部希望和全盤計劃都落空了,他們便不會在別的事情上浪費時間了。

    “我們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逍遙郎的身上,誰知道封神塔既然將他吞噬了,難道是天妒我封神殿嗎?”

    太長老的拳頭,狠狠的拍在白玉椅的靠*手上,一副痛心疾首的神情。

    葉不羈無可奈何的搖搖頭道︰“想不到我們封神殿最有希望的兩個弟子,一個罪不容赦的被殺了,另一個稀奇古怪的失蹤了,現在只剩下了葉傾城,看來我們封神殿只能從頭開始了。”

    “唉,”

    大長老衛軻嘆了一口氣道,“本來以為這是封神殿的運數,誰知道竟然是封神殿的劫數,世事變遷,命運無常,隨著無法控制天道之中的變數啊。”

    “是啊,看來是我們封神殿沒有福緣啊,我們好不容易看到了封神殿可以崛起的希望,誰知道老天爺竟然和我們開了一個玩笑,一個大大的玩笑!”

    諸位長老也是深有同感,在大廳里發出了長吁短嘆的聲音。

    “天壤谷的唐贏帶領幾大當家的前來拜山,還請葉不羈葉殿主出來相見。”

    唐贏的聲音,不高不低卻具有強大的穿透力,不斷的回蕩在封神殿的廣場之上。

    “可惡,這個唐贏,看來是為他的孫子唐淵尋仇了,這個老家伙,可是一個老狐狸,我們一定要好好對付他,走,出去看看吧,漠寒血,你快去稟報老太祖,看來封神殿將要面對一場劫難了。”

    听見唐贏挑戰的聲音,太長老從坐椅上站起來,帶領著長老院的長老們走出了議事廳。

    廣場之上,在唐贏的身後,分別並列著幾大家族的家主和長老,他們的臉上,懷著各自不同而又意味深長的神色,緊緊盯著封神殿的大殿之門。

    嘎嘎嘎……

    唐贏的話音落下,就听見封神殿的大殿之門緩緩的開啟,隨即看見太長老帶著封神殿的長老弟子走了出來。

    太長老的臉色變得越發的陰沉,望著唐贏冷笑道︰“唐贏,你也是拜山嗎?你的陣勢也搞得有些太大了吧,你以為這里是什麼地方,菜市場嗎?可以任由你在這里滿嘴不著調的跑火車,如果你是來做客的,那就請進去喝一杯茶,如果你是來尋開心的,那就對不起了,我這里沒有你要的游樂場。”

    唐贏望著太長老狠厲的笑道︰“封神殿的太長老,你們封神殿知道我為什麼來這里,只要你能夠將那個逍遙郎交出來,我倒是可以考慮不再追究。”

    太長老苦笑一聲道︰“老匹夫,如果我告訴你逍遙郎已經離開了封神殿你會不會相信呢?”

    唐贏哈哈大笑道︰“老家伙,誰會相信你這些騙人的鬼話?如果你們封神殿不把逍遙郎了出來的話,那就對不起了,封神殿將會血流成河!”

    “燕子樓的燕十三,落錦軒的游元客,暗血盟的商少卿,朝天宗的杜子良,天香閣的謝天香,想不到你們竟然成了天壤谷的幫凶,你們難道不考慮後果嗎?”

    太長老的眼光,一一掃過五個人的身影,並且一一的喊出了那些人的名字。

    唐贏的身後,走出了一個手搖芭蕉扇的老者道︰“多謝太長老還記得我也把老骨頭,老夫商少卿真是受寵若驚了,只可惜,我既然已經答應了唐谷主的邀約,就必須前來做一個見證,所以我希望太長老看在大家朋友的面子上可以交出逍遙郎,這樣大家就可以化干戈為玉帛,豈不是兩全其美的大好事。”

    商少卿剛剛說完,他的身邊走出來一個身穿紅裙一臉妖冶的女人道︰“太長老、葉殿主,天香閣的謝天香這廂有禮了,商盟主說得不錯,何必為了區區一個逍遙郎傷了大家的和氣,只要你把逍遙郎交給唐谷主處理,我們大家還是朋友,有空的話還請太長老、葉殿主到我天香閣喝一杯茶。”

    太長老壓住怒火道︰“二位當家的言重了,本來我想讓你們六大當家的進來搜一遍看一看有沒有逍遙郎,但是礙于我封神殿的規矩,所以還請諸位見諒,希望大家可以給老朽一個薄面,各自回歸貴府,他日老朽一定登門拜訪賠罪。”

    唐贏是有備而來,怎麼可能听太長老這些不著邊際的話,當即對著太長老一聲大笑道︰“老家伙,既然如此,那我們可就要得罪了。”

    轟隆!

    唐贏揮手一掌,轟碎了封神殿的大殿之門,封神殿厚厚的玄鐵大門,被唐贏一掌之下拍成了四分五裂,最後狠狠的砸裂了玉石板地面,留下了一片蜘蛛網一般的裂紋。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該出手時就出手,封神殿的長老們,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鐵青的顏色,他們一個個怒視著唐贏,只等葉不羈一聲號令他們就會大開殺戒。

    被唐贏找上門來如此的張牙舞爪,無異是如同給了封神殿的長老們狠狠的一記耳光,讓他們覺得顏面掃地,更讓封神殿的名聲一落千丈,可以說,封神殿自從崛起在這片地方的時候,就沒有受過這樣的鳥氣。

    “唐贏,你這是在逼我們封神殿和你們為敵啊,既然如此,那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大家就各安天命吧。”

    太長老如此說,無疑是接受了唐贏的挑戰。

    廣場之上,一剎那之間,氣氛就開始變得凝重起來,一場大戰,即將拉開帷幕。

    在太長老的喝聲剛剛落下的時候,就看見魯長老渾身是血踉踉蹌蹌的跑了過來,一根狼牙刺正好穿過了魯長老的胸口,那件狼牙刺之上,不斷的有血珠子掉落下來。

    “老夫唐鏖,已經斷掉了你們封神殿的退路,從今天起,你們封神殿恐怕會從最高的神探上跌落下來!”

    一個老者的聲音,忽然從廣場一邊的方向傳來。

    “唐家老祖,想不到這個老家伙竟然還活著,他的年紀,應該有上千歲了吧?”

    唐鏖的出現,讓太長老發出了一聲苦笑,若論年紀,唐鏖比他要大幾百歲,要論資歷,他還得叫唐鏖一聲前輩,因為唐鏖成名的時候他還是封神殿的一個小長老,在封神殿里,可以和唐鏖比肩的就只有封神殿的活化石老太祖。

    面對封神殿眾長老們忽然現出驚變的臉色,唐鏖仰天厲聲笑道︰“太長老、葉不羈,你們封神殿這些個卑鄙小人,當年你們的先祖偷襲暗算了神君府,奪得了現在的天下,今天,我天壤谷那就以其人之道反治其身,讓你們封神殿也得到相同的報應,這樣也算是報了我重孫子唐淵被你們屠殺之仇!”

    一看到唐鏖和唐贏形成夾擊之勢,葉不羈就有些心生不妙,看來天壤谷和其他雇佣人馬已經做好了踏平封神殿的準備,他們來勢洶洶,一定會殺盡封神殿的主導力量,然後將封神殿在封神帝國除名。

    六大宗門的聯合力量,絕對不容小覷!

    “杜子良,你真的要毀了我封神殿嗎?想當初,你朝天宗和我封神殿也算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系,你現在為什麼要倒戈相向做這唇亡齒寒之事?你說吧,需要什麼條件,凡是天壤谷能夠給你的,我們封神殿也會給你。”